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二章 决胜关中(六)
    幽州军大营构筑得坚固无比,再加上有司马懿这等极擅防御的大将在指挥,饶是曹军不惜一切代价的狂攻凶悍无比,可要想破营而入,又岂是件容易之事,不说旁的,光是倒在壕沟前沿的曹军将士便多达两千余之数,直到午时将近,连着发动了四次强攻的曹军依旧未能打破幽州军大营的第一道栅栏,可纵使如此,曹操也自不曾下令收兵,依旧不断地投入攻击力量,双方隔着栅栏杀得个难解难分。

    “快,全军过河!”

    巳时末牌,就在曹操督军狂攻幽州军大营之际,连夜狂飙了百余里路的夏侯惇终于率部赶到了离潼关东城不足二十里的洛河南岸,为抢时间,夏侯惇顾不得师老兵疲,这才刚到了河边便已急吼吼地下达了强渡之将令。

    “呜,呜呜,呜呜……”

    洛河水面极宽,就算是曹军抢渡的最窄之处,也有着六百余步上下,可水却不深,最深处也不过就只到马腹而已,人马皆可涉渡而过,当然了,在抢渡之际,要想保持军伍的整齐自然是没可能之事,三万五千余大军在宽正面上一起渡河,混乱自是无可避免之事,就在曹军先头部队方才刚刚登岸没多久,就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一彪军从离岸三里开外处的山谷中狂冲而出,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高览!

    “该死,亲卫队,跟我来,杀贼,杀贼,杀贼!”

    夏侯惇之所以日夜兼程地率部狂赶了一百二十余里路,目的就一个,那便是要奇袭守军不多的潼关东城,却不曾想己方居然被高览所部打了个半渡而击,眼瞅着情形不对,夏侯惇登时便急红了眼,也自顾不得收拢部队,大吼了一声,率尚能跟随在侧的两千余步骑便发起了狂猛的反冲锋,试图给后续部队的集结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嘿,骑军跟我来,向前突击,步军左右拉开,一举打垮贼军,杀,杀,杀!”

    夏侯惇的反应倒是很快,可高览同样不慢,只一看便知夏侯惇这等行事的目的之所在,又岂肯遂了其之意,只见高览一摆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是声如雷震般地咆哮了起来,旋即便听号角声峥嵘间,高速冲将起来的幽州步骑立马分成了三路,有若三道巨浪般势不可挡地滚滚向前。

    “狗贼,受死!”

    这一见幽州军突然兵分三路,夏侯惇的瞳孔陡然便是一缩,奈何此际他手下能聚拢起来的兵少,根本无法分兵拦截,无奈之下,也只能采取擒贼先擒王的战法,试图以击杀高览来破解幽州军的强袭之势,但听其一声大吼间,已急速策马冲到了高览身前,双臂猛然一送,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快逾闪电般地暴刺而出了。

    “嗬哈!”

    高览曾跟夏侯惇交过手,自是清楚此人乃是劲敌,又岂敢大意了去,一声断喝间,手中的精钢长枪也已是狂猛无俦地暴击而出,不避不让地便迎向了来招。

    “嘿!”

    夏侯惇早就知晓高览的力量不在自己之下,一开始就没打算真跟高览较力,先前攻出的那一枪看似狂猛,实则不过只是个虚招而已,就在高览出枪迎击之际,只听夏侯惇一个开声吐气,双腕一振,原本笔直刺出的长枪一颤之下,瞬息间便幻化出了三道枪影,分袭高览的咽喉、胸膛以及眉心。

    “杀!”

    夏侯惇的算计倒是不错,却不曾想高览与他竟然是同样的心思,就在夏侯惇变招的同时,高览也自同样双臂连振,于电光火石间抖出了一大蓬的枪花,劈头盖脸地便向夏侯惇罩了过去。

    “卑鄙!”

    “混蛋!”

    ……

    二将显然都没料到对方会在此际耍花枪,待得惊觉不对,几乎同时便骂了一嗓子,都顾不得伤敌,齐齐耍了招铁板桥,避开了彼此的攻杀之势,待得各自再坐稳了马背,两马已然交错着对冲而过了,到了此时,双方都已来不及再冲出第二招,两军的后续骑兵便已狂猛冲至。

    “高览小儿,某誓杀汝!”

    无论是曹军骑兵还是幽州铁骑,都算得上是强兵,可要想挡住夏侯惇与高览这两员绝世勇将的破阵而出,显然是毫无可能之事,仅仅二十息不到,夏侯惇便已狂暴无比地杀透了幽州军的骑阵,可待得其拧转了马首,却猛然发现幽州军左右两翼步军正自疯狂地绞杀着乱作了一团的曹军将士,不仅如此,追随他夏侯惇发起反冲锋的两千余步骑也已倒下了五分之一还多,而反观三千幽州骑兵,不过只战损了百骑不到而已,面对着这等颓势难挽之局面,夏侯惇的眼珠子登时便泛了红,怒极不已地大吼了一声,不管不顾地便又纵马向高览冲杀了过去。

    “枪下游魂,受死罢!”

    眼瞅着半渡的曹军已然被己方步军杀得个落花流水,明显已是胜势在握,高览大喜之余,自是更不肯放过击杀夏侯惇之荣耀,这一见夏侯惇再度纵马杀来,高览又岂肯示弱丝毫,一声咆哮之余,也自猛地一点马腹,率手下骑军再度冲了起来。

    “啊哈!”

    “杀!”

    二将都心知对手乃是不世大敌,自是谁都不敢将先手让与对方,在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但听二将几乎同时开声吐气之下,两柄精钢长枪齐齐攻杀而出,这一回,双方都没打算再玩花活,各自出枪之际,都已用尽了全力。

    “铛!”

    二将的武艺本就在伯仲之间,力量上也自相差无几,这一记硬碰硬的对撞下来,自是谁都不曾占到丝毫的便宜,但听一声巨响中,二将的身子皆是猛然一歪,坐下的战马也都是长嘶地人立而起了。

    杀,再杀,二将都已是打出了火气,彼此各不相让之下,很快便厮杀成了一团,无数的枪花枪影彼此泯灭,密集的撞击声响得有若爆豆一般,顷刻间便在战场上清出了老大的一块空地,直杀得个天昏地暗,只是彼此武力值基本在一个水平线上,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里分出个胜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