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七章 决胜关中(一)
    公孙明其实并不介意孙权跟在自己身后捡点便宜,哪怕孙权趁机拿下了徐州,公孙明也自同样不以为意,道理很简单,曹营才是幽州军争霸天下的最大拦路虎,不解决掉横亘在中原之地的曹营势力,幽州军根本没可能去荡平天下,再者,江东军仅仅只长于水战,至于陆战之力么,相较于幽州军来说,实在弱得可怜,就算将徐州暂时给了孙权,也自无妨,在打败了曹操之后,顺手便能将孙权打回江东去,有鉴于此,公孙明自是乐得让孙权去好生消耗一下曹军的战争潜力。

    为了帮孙权一把,公孙明不惜花费巨大的代价在关中拖住曹军的主力,不仅如此,还刻意从冀州调集了一万五千援军,在水师舰队的配合下,渡河进抵历城,摆出了要再度进兵肥城之架势,以吊住曹洪所部,可惜的是孙权自己不争气,两路大军进展乏力至极——周瑜所部偏师就不说了,兵力不过只比陈登所部多一万出头而已,又不擅打攻城战,几番试探性攻击下来,不单没能拿下广陵,反倒折损了不少兵马,而孙权所部主力在进抵合肥城下之后,倒是勇悍至极,连着挥军狂攻了三日,损兵折将不少,却连城头都不曾登上过一回,不得已,孙权只得采取了围而不攻之战术,试图以此来拖垮曹军的后勤供应。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鼓而衰,孙权拖垮曹军的想法无疑很美,却不曾想他手下的江东军将士反倒因持久不战而疏于防备,竟被曹仁、张辽以奇兵夜袭之策杀得个落花流水,近六万大军土崩瓦解,能逃回濡须口的居然不足两万五千之数,大败之下,孙权仓皇逃回了建康,孤军无力的周瑜也不得不无奈地撤回了江东,至此,江东军野心勃勃的北伐计划仅仅只持续了月余的时间便以失败告了终了,眼尖借力江东军已无可能,公孙明遂决意以霹雳手段解决关中之敌,下令张郃挥军强攻潼关西城。

    潼关西城位于黄土塬上,依腰而建,北有渭河沿城下而过,南有深达数十丈之禁谷,东面则是黄河古渡,西则是断崖处处、怪石嶙峋,关前坡道虽不算特别陡,却长达三百余步,关后更是只有一条蜿蜒崎岖的羊肠小道可通关中,就战略意义而论,虽不及潼关东城扼守三省咽喉之险要,可论及城池本身之险固,却远在东城之上,城中有兵一万两千余,各种攻防器具齐备,粮秣更是足可支大半年之用,毫无疑问,要想拿下这等险关,显然不是件容易之事,正因为此,在接到了公孙明之命令后,张郃并未第一时间发起强攻,而是紧着上了封密折,提出了个一揽子解决关中之作战计划,公孙明思忖再三后,最终准了张郃之所请。

    “呜,呜呜,呜呜……”

    建安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卯时末牌,,潼关西城东面的幽州军大营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营门轰然洞开间,大批的甲士推着各式攻城器具鱼贯着从营中行出,迤逦地向位于黄土塬半腰处的潼关西城逼去,这等声势可谓是浩大已极,正自在城头上轮值的曹军哨兵们立马便被惊动了,随着告急的号角声响起,整个关城上便很快便是一派的兵荒马乱。

    “弓弩手上城碟处备战,其余人等各就各位,有敢肆意喧哗者,皆杀无赦!”

    得知幽州军大举出动之消息,正在用早膳的曹休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轻忽,匆匆披挂整齐,率亲卫队急速赶到了关城之上,这一见城头纷乱异常,登时便怒了,但见其一把抽出腰间的宝剑,用力便是一个虚劈,声色俱厉地便咆哮了一嗓子,总算是弹压住了手下将士们的骚乱。

    “开始罢!”

    辰时三刻,柳齐所部四万步骑以及从关中绕东城而来的马岱所部一万兵马皆已在关下的平地上列好了阵型,一见及此,张郃也自无甚犹豫,扬手间便已冷声下了道将令。

    “咚、咚咚……”

    随着张郃一声令下,中军处的鼓声顿时便暴烈地狂响了起来,旋即便见一万步军呼啸着冲出了本阵,直抵山坡之下,但并未顺坡直冲而上,而是在山脚处便即打住了,依次将身后背着的布袋解下,将事先装在其中的沙土往山脚处倒下,很快便形成了座低矮的土堆,其后,又一万步军跟上,将土堆沿坡接着向上堆了去,更有千余光着膀子的幽州军中大力士,抬着石碾从阵后奔出,将不断向上蔓延的土堆压实。

    “该死的狗贼,传令下去,甲、乙、丙三营并骑军即刻在关门后集结待命!”

    幽州军的动作很快,不过才一个多时辰而已,坡道下方已然筑起了一道厚实的土墙,且正不断地向坡道上方挺进着,看这架势,明摆着就是要以土墙往关城上堆,以最大限度地抵消守军居高临下的防御优势,尽管这等土木作业没个十数日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得了,可真若是被幽州军得了手,那潼关西城离告破也就不远了,一念及此,曹休可就真稳不住神了,趁着幽州步军尚未在土墙上完成部署之际,咬着牙便下了道将令。

    “传令下去:投石机各营即刻上前一百五十步,做好随时发射之准备,着马岱率本部兵马上前掩护!”

    在曹休下令的同时,张郃也在做着调整,随着其一声令下,幽州军的远程部队便已在马岱所部的护送下,开始了前移。

    “打开城门,跟我来,夺下敌土墙!”

    这一见幽州军的远程部队开始压上,唯恐错失战机之下,曹休自是一刻都不敢耽搁,但见其健步如飞般地便率亲卫队冲下了城头,翻身上马之同时,厉声便咆哮了一嗓子。

    “咯吱吱……”

    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中,早有准备的把门将士已手脚麻利地将厚重的城门从内里推了开来,刹那间,五千曹军步骑便已在曹休的率领下,有若潮水般从城门中冲出,狂呼着便顺坡道直冲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