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泰山伏击战(一)
    “哈哈……,公达来得正好,吕翔那厮来信了,说是愿为朝廷效忠,历城唾手可得矣,哈哈……”

    方才匆匆从莒县前线赶到肥城的荀攸这才刚行进中军大帐,就见曹洪哈哈大笑地迎上了前来,得意洋洋地炫耀了一通。

    “哦?送信之人何在?”

    在看过了曹洪递交过来的两封信函之后,荀攸并未有甚激动之情绪,反倒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正在后营歇着呢,这信莫非有甚不妥么?”

    这一见荀攸神情不对,曹洪不由地便是一愣,但见其狐疑地打量了下荀攸,而后方才不解地追问了一句道。

    “那到不至于,只是兹事体大,终归须得慎重些方好。”

    两封信都不长,扣除那些无甚意义的表忠之言外,所约定的事情说来就一桩,那便是吕翔自言已降服了军中诸将,答应献出平阴、卢县、历城等三城为投名状,只是唯恐消息走漏,提请曹洪尽快挥军前来配合行事,至于吕丹的信么,所言所述大致略同,从字面上,自是看不出有甚问题,然则事关重大,荀攸又岂敢掉以轻心了去。

    “也对,来人,去,将信使带了来,快去!”

    兵者诡道也,再如何谨慎都不为过,曹洪虽粗豪,可对此点却还是清楚的,此际听得荀攸这般说法,只是不会有甚异议,紧着便咋呼了一嗓子,自有一名在帐中随侍的亲卫轰然应了诺,匆匆便奔出了中军大帐。

    “末将吕明参见曹将军。”

    帐中亲卫去后不多久,便见一名中年汉子已在两名士兵的护送下,昂然行进了中军大帐,这一见着曹洪的面,紧着便抢上了前去,很是恭谨地便行了个礼,此人赫然正是吕翔的亲卫统领吕明。

    “吕将军不必多礼了,来,某给尔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当今尚书令荀攸、荀大人。”

    曹洪笑呵呵地摆手示意吕明免礼之余,紧着便将荀攸推介了出来。

    “末将参见荀大人!”

    吕明显然有些意外本应在莒县的荀攸会突然出现在此处,只是在这当口上,他也自不敢有丝毫的迟疑,赶忙作出一派恭谦状地便向荀攸行了个礼。

    “吕将军客气了,不知您在吕翔将军麾下出任何职啊?”

    自打吕明进账之际,荀攸便已在默默地观察着此人的举止,只是尚未能有所得,故而,于应对之际,倒也不曾拿捏甚尚书令的架子,在很是客气地拱手还礼之同时,看似随意地便发问道。

    “好叫大人得知,末将乃是吕将军之亲卫统领,官阶为校尉。”

    尽管荀攸问话之际表情和煦,可吕明却又哪敢掉以轻心了去,于应答间,自是能简略尽量简略,担心的便是言多必失。

    “哦,将军也姓吕,莫非与吕翔将军是同宗么?”

    荀攸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一派拉家常状地又往下发问了一句道。

    “确是如此,末将与吕将军份属同辈,只是已出了五服。”

    荀攸表现得越是随意,吕明的心弦便自不免绷得越紧,好在加入军情局之际,曾受过相关之训练,于问答间,倒也不致于露出甚不应有的破绽来。

    “嗯,将军来我军大营前,吕翔将军可有甚特别的交待么?”

    荀攸看似问得随意无比,可视线却是始终着落在吕明的脸上,显然是试图从吕明的应对之表情里看出些端倪来。

    “回大人的话,我家将军只言兵贵神速,迟恐有变,着末将随曹将军所部而动,以为向导,除此外,再无旁的交待。”

    饶是吕明受过特殊之训练,可被荀攸这等压迫性的目光如此这般地凝望着,背心处还是不免出了些白毛汗,好在心理素质尚算过硬,言语兀自流畅一如平常。

    “嗯,那到时候便有劳吕将军了,天色不早了,吕将军且先下去休息也罢,来人,送客。”

    几番应对下来,都不曾瞧出有甚不妥之处,荀攸自是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了,客气了一句之后,便即下了逐客之令,自有边上随侍的亲卫们行上前去,将吕明护送出了中军大帐。

    “公达,如何了?”

    曹洪先前虽一直保持着沉默,可其实心中却已是焦躁不已,待得吕明方才刚退下,他便已是迫不及待地发问了一句道。

    “不好说,此人气度不差,却只是名亲卫统领,实有些奇怪。”

    荀攸虽不曾从吕明的应对中发现甚不妥之处,可心中的不安不单不曾稍减,反倒是更浓了几分。

    “啊,这……”

    曹洪本还等着挥军横扫青州呢,这一听荀攸如此说法,眼珠子当即便瞪得个浑圆。

    “某不敢肯定个中是否别有蹊跷,然,为慎重起见,此番出兵实不可用力过猛,不若且着陈道率五千步骑先去,待得有了准信,子廉再以主力急赶了去也不为迟。”

    兵进青州乃是曹操所拟的既定战略,若能得手,各路幽州军必然会军心浮动,到那时,自顾不暇的幽州军庞统所部也就再无南下之力,只能紧急退兵自保,腾出了手来的曹军也就能集中全力先击退江东军的进攻,待得徐州战事大定,曹军便可有力地支援关中战场,从而逼公孙明退回河东,正因为兵进历城干系重大,荀攸心中虽有所不安,可却不敢冒贻误军机之风险,只能是将既定战术安排略作了些调整。

    “如此也成,事不宜迟,明日一早,某便着陈道率先锋军急速北上,且看个虚实好了。”

    曹洪虽急欲建不世之功,可对荀攸的建议也自不敢轻忽了去,但见其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之后,这才谨慎地应允了下来……

    “传令下去:各部加快行军速度,日落前务必赶到平阴城!”

    泰山余脉虽无甚高大的山峰,可绵绵起伏的丘陵却是一座连着一座,通往平阴的驰道尽皆在山丘与山丘间盘旋,道路自是难行得很,大军兼程急赶了一日半的时间,也不过才走出了三分之二不到的路程,眼瞅着日头已然偏西,率部出击的陈道显然是有些个忍无可忍了,眉头紧锁地便下了道严令。

    “哟,陈将军,末将内急,先去行个方便,速速便回。”

    陈道的将令一下,号角声顿时便骤然大响了起来,原本正自磨磨蹭蹭的曹军将士们不得不紧着小跑向前,可就在此时,原本一直默然无语地策马跟着陈道身后的吕明却是突然一捂肚子,满脸歉然之色地出言求肯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