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悬崖勒马(三)
    “嗯?尔又回来作甚?”

    异心好起,决心却是难下,吕翔在亭子间中来回转悠了良久,却愣是没能转出了所以然来,正自心浮气躁不已间,眼角的余光冷不丁瞧见自己的亲卫统领竟是再度出现在了亭下,吕翔的眉头顿时便是猛然一皱,没好气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禀将军,子龙将军来了,现已在府门外。”

    听得吕翔声色不对,亲卫统领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赶忙一躬身,低声地禀报道。

    “什么?来了多少人?”

    这一听赵云已到,吕翔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大惊失色之下,紧着便出言追问了一句道。

    “回将军的话,就只有十数名亲卫随行。”

    亲卫统领并不奇怪吕翔的震惊,没旁的,赵云可是兵部尚书,幽州军中的第一大将,威望卓著,心中有鬼之辈,就没谁不畏惧赵云之神威的。

    “呼……,快,大开中门,某这就……,唔,去,且先将亲卫队诸般人等都集结在西跨院中待命,快去,快去。”

    一听赵云仅仅只带了如此少的亲卫前来,吕翔紧绷着的心弦立马便是微微一松,长出了口大气之余,紧着便要往府门处赶去,只是人才刚行下了亭子间的阶梯,突然又改了主意,但见其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将亲卫统领招到了身旁,低声地嘱咐了一番。

    “诺!”

    吕翔这般言语一出,亲卫统领的眼神瞬间便是一闪,但并未有甚多的言语,恭谨地应诺之余,匆匆便往园门外奔了去,而吕翔却并未急着动身,脸色变幻不定地在亭前默立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深吸了口大气,抬脚便向府门处行了去……

    城守府门前的台阶下,一身整齐甲胄的赵云昂然背手而立,脸色始终淡然,丝毫不因等了许久而有甚不快之色,反倒是其身后的众亲卫们却是全都面带怒容,只是因着赵云殊无表示,众亲卫们并不敢有甚放肆罢了。

    “末将参见赵将军。”

    大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但听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中,已换好了一身甲胄的吕翔终于疾步从府门里抢了出来,这一见到赵云的面,赶忙疾走数步,抢下了台阶,冲着赵云便是一礼。

    “仲南不必多礼了,赵某奉主公之令前来,有事要宣。”

    赵云并未在吕翔面前拿捏兵部尚书的架子,很是客气地还礼之余,和煦地便道明了来意。

    “原来如此,那好,此处不便,赵将军还请内里叙话可好?”

    赵云此言虽是平淡,可听在吕翔的耳中,却有若炸雷暴响一般,心头狂震之余,身子竟是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好在最终总算是撑住了,但见其勉力地陪了个笑脸,伸手一摆,便将赵云一行人等都往府内让了去。

    “主公有话要问你:前番兵出肥城,尔疏于警戒,以致兵败若此,尔可认罪否?”

    城守府大堂上,彼此分宾主落了座之后,赵云也自无甚寒暄之言,脸色一肃之余,紧着便开口问起了罪来。

    “这……,末将、末将……,此番兵败确是末将疏忽所致,末将认罪,然,还请容末将戴罪立功则个。”

    吕翔显然没料到赵云一开口便是这般态度,心顿时便慌了,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咬着牙认了罪。

    “哦?此话怎讲?”

    赵云敢孤身前来问罪,自然不是自大之故,实际上,在他赶来城守府之前,张毅便已手持军令赶去了军营,在军情局的配合下,早已将城中兵权都已拢在了手中,四门守军将士也都尽在掌握之中,不仅如此,吕丹前来密会吕翔一事,也早有军情军官员紧急禀报到了赵云处——吕翔的亲卫统领正是军情局安插在其身旁的暗子!,赵云之所以不曾一上来便拿下吕翔,不是不能,而是出于共事多年的情谊,有心要给吕翔一个最后自救的机会罢了,正因为此,这一听吕翔自言愿将功折罪,赵云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微微一松。

    “好叫子龙将军得知,就在大半个时辰前,末将一族弟奉了曹贼之密令携重金前来,欲说降末将,末将寻思着看能否将计就计,故而先将其扣在了府上,却不曾想计较未定,将军便已先到了。”

    尽管已暗中将亲卫队全都集聚在了西跨院中,可吕翔最终还是没敢真行造反之事,原因无他,幽州军制不同别处,将军手中皆无太多的私兵,也难以培养出嫡系将领,要想凭着上级的身份携裹部下造反,着实不易,如今赵云既至,成功的希望无疑便更渺茫了几分,到了目下这般田地,吕翔又岂敢不悬崖勒马的。

    “此事当真?”

    尽管已从军情局官员口中得知了此事,可话从吕翔口中说出来,意义却是完全不同,出于往昔情谊,赵云自是乐得给吕翔一个自我救赎之机会,这便故作不知状地追问了一句道。

    “末将不敢虚言欺瞒将军,此事确是如此,那人名叫吕丹,现任丞相府西曹堟吏,目下正关在后院偏房中,将军若是不信,末将可即刻提其来见。”

    既已决定要悬崖勒马,吕翔自然不会去顾惜吕丹的性命,毫不犹豫地便将其卖了个彻底。

    “嗯,仲南打算如何将计就计?”

    赵云并未对吕翔的话语有甚点评,面色稍霁之余,不动声色地又往下追问了一句道。

    “回将军的话,末将本打算假意投贼,引敌前来,而后于泰山余脉间设伏,一举全歼来犯之敌,只是眼下将军既至,城中暗藏之曹贼细作恐已被惊动,此计恐再难有施展之可能了。”

    吕翔确实想过要将计就计上一把,只不过这等念头原本极淡,他想的更多的是投入曹营到底合算还是不合算,当然了,在赵云面前,他却是断然不敢将真实心思表露出来的。

    “无妨,赵某并非独自前来,张毅将军早已奉主公之令去了军营,如今四城皆已紧闭,想必消息应是无走漏之可能,仲南且去将吕丹那厮提来好了,自有军法处人等会去处置。”

    赵云虽是有心要拉吕翔一把,却也不敢做在明处,而今有了吕翔这般言语,赵云总算是放心了下来,也就没再藏着掖着,一语便道破了天机。

    “末将遵命!”

    赵云这等言语一出,吕翔顿时惊得个冷汗狂淌不已,暗自后怕之余,哪还敢再有甚私心杂念,但见其惶恐不安地应了一声,匆匆便奔后堂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