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该急的人都急了(四)
    “诸公且都议议看,关中之战还须多少时日可见分晓?”

    尽管一直在关注着关中战局,也自没少派出细作混入关中打探军情,可限于技术手段,孙权得知渭北一战的详情时,都已是七天之后了的,在确定关中战局之均衡已被打破的情况下,孙权可就稳不住神了,紧急将周瑜、张昭等一众全都请到了将军府中,在将关中军情简略地描述了一番之后,也自不曾有甚多余的废话,径直便提出了个关键问题。

    “主公明鉴,窃以为曹营败局已定,胜负至多半月余内便可见分晓,无他,渭北尽失,曹营侧后难安,加之潼关东城已失,幽州军粮道畅通无阻,一待潼关西城告破,便是幽州军发起总攻之日,师老兵疲之曹军断不会是幽州军之对手,大败已难有避免之可能,在此情形下,我军北伐须得尽快展开,以免贻误战机,末将愿请命为先锋,还请主公恩准!”

    孙权话音方才刚落,大将黄盖已是头一个站了出来,朗声便将时局剖析了一番,末了更是慨然自请了起来。

    “主公,公覆所言甚是,天赐不取者,不祥也,此正是我江东攻取徐州之良机也,还请主公早作决断!”

    “主公,黄老将军所言无差,末将等皆愿随主公北伐,以涨我江东之声威!”

    “主公,您就下令罢,末将等早厉马秣兵多时了!”

    ……

    黄盖乃江东元老,在军中素有威望,他这么一带了头,程普、周泰、太史慈等众将们自是全都来了精神,呼啦啦地尽皆站了出来,纷纷昂然请战不已。

    “主公且慢,窃以为此际尚不可轻举妄动,那曹阿瞒素性坚韧,每每总能以弱胜强,前番官渡之战时,袁本初又何尝不是兵威煌煌,看似胜券在握,最终却是落得个全军尽没之下场,今,关中之战尚未真见分晓,我军实不宜妄动,不妨先坐山观虎斗,待得形势分明后再行定夺,也自不为迟。”

    张昭素来求稳,此际一见诸将们全都嚷着要战,登时便稳不住神了,唯恐孙权就这么被众将们蛊惑了去,这便紧着从旁闪了出来,朗声进谏了一番。

    “主公,张大人所言甚是,如今关中局势其实未明,曹军与幽州军虽是战过数场,然,皆未挫动彼此之根本,此际我军若是就此北上,却恐那曹阿瞒就此弃关中于不顾,紧急回援淮河一线,真到那时,我江东岂不是徒为那公孙小儿作嫁衣裳了么?”

    “主公明鉴,鹬蚌相争,渔翁方能得利,今,二强虽已缠斗许久,可并未见大的胜负,此际我军若是出动过早,却恐二强就此罢斗啊,窃以为不若再多等上些时日为宜。”

    ……

    武将们固然是想着要建功立业,可文官们却大多主张求稳,这不,张昭话音方才刚落,顾雍、步骘等一众文臣们已是纷纷跟上,都不赞成在此际发兵北伐。

    “唔……,子敬可有何教我者?”

    孙权之所以召集众文武来议事,本心就是想着要抓紧时间北伐的,可眼下一见众文武们意见如此对立,孙权的头可就不免大了一圈,目光在众文武们身上逡巡了一番之后,最终落在了鲁肃的身上。

    “主公明鉴,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也,如今关中之战虽尚未见最终之分晓,然,二强缠斗之格局已明,纵使明知身后有变,只怕两强也不敢轻易后顾,此正是我江东崛起之时也,还请主公速速决断,以免错失良机!”

    鲁肃一向是个坚决的主战派,此际听得孙权发问,自不会有丝毫的含糊,朗声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子敬休要胡言,我江东历十数年之经营,也不过有兵十余万而已,扣去治内所需,所能动者,不外乎七八万之数,以如此之兵力,若不能寻得最佳之良机,仓促北伐,恐难言胜,一旦稍有闪失,后果实有不堪,主公还请三思啊。”

    这一见孙权明显有着被鲁肃说动之迹象,张昭可就不免有些沉不住气了,仗着内政长史的身份,毫不客气地便呵斥了鲁肃一番。

    “主公,您可知晓龙、犬、虫之分否?”

    见得张昭仗着老资格当众训斥鲁肃,先前一直默默不语的周瑜可就真看不过眼了,这便紧着从旁闪了出来,朗声打岔了一句道。

    “这……,唔,可有甚典故么?”

    孙权本正为文武意见不一而头疼着呢,此际一听周瑜突然冒出了句题外话来,登时便懵住了,茫然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狐疑地出言追问道。

    “龙者,翱翔九天之神兽也,虽起于鲤,然百折而不饶,终归有跃过龙门之日;犬则只可守家,虽吠吠不休,终究不过宠物罢了,至于虫么,烂泥糊不上墙,蝇营狗苟之辈,所谓夏虫者,岂可语冰哉。”

    周瑜淡然地笑了笑,意有所指地便将所谓的龙、犬、虫之别剖析了一番,虽不曾明言,可个中之意味无疑耐人寻味得很。

    “唔……,公瑾以为北伐可得其时么?”

    孙权本性聪慧,倒是一听便知周瑜话语中的暗指,只是一想到己方此番北伐可是须得将老本全都压上,自不免还是有些个患得患失。

    “主公明鉴,窃以为关中之战没那么容易见分晓,不是不能,而是公孙小儿有心要消磨曹军之潜力,故而方才会迟迟不强攻潼关西城,今,我军若大举北伐,坐不住的可不止是曹阿瞒,公孙小儿怕也再难磨蹭下去,势必会全力强攻潼关西城,而曹阿瞒为解潼关之危,势必也会拼死向前,两虎相争之下,胜者也必大伤,断难再有南顾之力,我军借此机会,不单可克淮河以南之地,更可顺势收拢民心,三数载后,不难大治,到那时,便是北定中原之日也,化龙在此一举,还请主公明断。”

    周瑜并未急着给出个判断,而是先行分析了下战局的可能之变化,而后方才指出了江东崛起的机会之所在。

    “公瑾此言大善,吾意已决,后日一早各部按预定计划展开,渡河北进!”

    孙权本就有意要北伐,而今听得周瑜这般说法,自是不会再有甚疑虑,霍然而起之余,紧着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