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四章 马超扬威(四)
    “马将军,我鹿角部落退出!”

    “马将军息怒,我赤宗部落即刻退出!”

    “我呃呼部落退出!”

    “我啊弥部落也退出!”

    ……

    饶是刘雄嘶吼得个疯狂不已,可众羌族部落头人们却根本不打算听他的,这并不仅仅因着马超的神勇无敌,更多的则是在感念马家往昔对各部落的照顾——游牧部落最缺的不是粮食,而是食盐,往昔马家固然靠着走私来着幽州的食盐发了大财,可各部族牧民们也同样得了实惠,论及亲密程度,各部族头领们自然不会去选择刚崛起没多久的刘雄,这都还没等马超数完五声,鹿角、赤宗、呃呼、啊弥等四个部落已是明确表了态,各自率部便往两旁闪了开去,至于祈延与土库两部落头人么,虽不曾开口表态,可在行动上同样果决得很,默不作声地便跟着往两旁闪躲了开去,刹那间,原本看似庞然的联军骑阵中就只剩下刘雄所部两万余骑还茫然无措地立在原地。

    “一群懦夫,狗贼,废物,撤,快撤!”

    这一见诸羌部落如此果决地便全都舍弃了自己,刘雄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前发黑,怒不可遏地便骂了起来,只不过他也就只骂了几句,便即停住了口,一拧马首,紧着便下了撤退之令。

    “步军不动,骑军出击,破敌在此一举!”

    刘雄的反应已然算是很快了的,可惜这都还没等刘家军开始转向呢,徐庶便已当机立断地下达了出击之令。

    “跟我来,杀贼,杀贼,杀贼!”

    随着徐庶一声令下,中军处的号角声便即狂然暴响了起来,旋即便见迭摩达一马当先地冲出了本阵,咆哮如雷般地便率五千铁骑发起了狂猛的冲锋,与此同时,正自在两军阵前策马而立的马超也自跃马横枪地冲了起来,单人独骑地向着乱作了一团的刘家军骑阵杀了过去。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见得马超如此神勇,众幽州骑军将士们顿时为之士气狂飙而起,整齐的战号声中,杀气冲天而起,直上九霄云外。

    逃,赶紧逃,刘家军上下士气早已被打落了谷底,这一见幽州铁骑狂飙而来,瞬间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从刘雄以下,根本无人愿留下来等死,哗啦啦地调转马头,疯狂地便往西面狂逃不止,兵败如山倒之下,很快便被衔尾狂冲而来的幽州铁骑杀得个落花流水,大批掉队的将士毫无抵抗地便被幽州铁骑绞杀了个干净彻底。

    “鸣金!”

    只一看刘家军那等溃败的惨状,徐庶便知刘雄已无胆子再率部来战,倒也没打算对其赶尽杀绝,待得马超率部追出了五里左右之际,徐庶便即紧着下达了鸣金之将令,倒不是啥恻隐之心在作祟,而是现场还有着大批的诸羌部族军要处置,不仅如此,正自向蒲城进军的钟繇所部也须得有所防备,徐庶自是不敢真将穷寇追到了底。

    “呐麋普参见马将军!”

    “俄坎达见过马将军!”

    “少将军,谢苏明摩给您见礼了。”

    ……

    马超这才刚率部凯旋而归,一众羌族部落勇士们便已徒步迎上了前去,七嘴八舌地见礼不迭。

    “诸位且都静一静,听某一言。”

    见得众部落勇士们如此恭谦,马超也自不免有些个飘飘然不已,好在他兴奋归兴奋,却并未忘了正事,但见其飞快地瞥了徐庶一眼,见徐庶无声地颔了下首之后,这才高举起了右手,朗声宣了一嗓子。

    “诸位,我家大将军有言在先,为感谢诸位的盛情,从今年起,运往诸部的食盐加两成量,价格下浮一成,若愿随我军讨逆者,量再加一成,价格再下浮两成,有此意者,且请举起右手!”

    马超在诸羌部落勇士中早已是神一般的存在,此际他既是有言,众勇士们当即便全都安静了下来,齐齐恭谦地等候着马超的训示,对此,马超倒也不曾有甚拿捏,紧着便将事先与徐庶商定好的条款陈述了出来。

    “马将军,我鹿角部落愿去!”

    “马将军,我赤宗部落听从您的调遣!”

    “少将军,我呃呼部落愿为先锋!”

    “将军如此厚爱,我啊弥部落岂肯后人!”

    ……

    食盐就是各部落的命根子来着,此际一听马超开出了如此优厚的条件,本就与之交好的四个部落自是毫不迟疑地便答应了出兵之要求,至于祈延与土库两部落么,虽略有迟疑,可也没迁延多久,很快也跟着表明了愿出兵随征之意。

    “好,马某多谢诸位的盛情了,如今贼军钟繇所部正在向蒲城急进,诸位且尽快整顿好队伍,即刻出发,灭此朝食!”

    这一见各部落头领们皆已先后表了态,唯恐钟繇闻讯逃窜之下,马超自是一刻都不愿耽搁,紧着便宣了一嗓子。

    “我等遵命!”

    各部族勇士们本就已被马超所慑服,再有着重利之诱惑,自是都不会有甚异议,齐齐应诺之余,飞快地便各归了本部,一番忙碌之后,多达四万余的部落骑军便已在幽州铁骑的引领下,浩浩荡荡地径直往西南方向疾驰而去了……

    “命令部队加快行军速度,务必在日落前赶到潘家镇。”

    末时末牌,最热的正午时分虽已是过去了,可离着日落却尚远,火辣辣的阳光无情地烘烤着大地,热浪滚滚而起,在这等天候下行军,无疑是桩极其辛苦之事,已然赶了大半天的路程下来,曹军将士到了此时已是疲态毕露无遗了的,行军的速度越来越慢,对此,钟繇自是大为的不满,厉声便下达了提速的将令。

    “报,禀大都督,不好了,幽州贼骑勾连诸羌部落军,兵马多达近五万骑,正自从北面急速向我军杀来,距此已不足五里了!”

    钟繇的命令方才刚下,这都还没等接令的传令兵赶去各部下达通知呢,就见一骑浑身大汗淋漓的前去游哨已疯狂策马赶到了中军处,连下马都顾不得,便已是惶急无已地嚷嚷了一嗓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