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 巧取潼关东城(四)
    “受死!”

    高览可不是啥心慈手软之辈,这一见曹休已然软倒在地,又哪肯错过这等斩将之良机,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狂猛地向前一挺,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快逾闪电般地向曹休扎了过去。

    “铛、铛铛,呼……”

    此际,曹休一口气尚未喘将过来,冷不丁见得高览再度出枪攻来,本就慌了的心顿时便更乱了几分,但却绝不愿坐以待毙,勉强运劲连出了三剑,皆用的是卸力的手法,试图将枪势卸开,奈何力量有限,三剑虽是都斩在了枪柄上,可也就仅仅只将枪势稍稍震开了一些罢了,反倒是他手中的青锋剑因虎口被震得开裂之故,竟是被弹得飞上了半空。

    “将军小心!”

    眼瞅着寒光闪闪的枪尖已刺到了离自己左胸不足一尺之处,曹休的双眼瞬间便已瞪得个浑圆,奈何手足酸软之下,已来不及作出应变了,只能是惊恐万状地等着死亡的到来,可就在此时,曹休手下的几名亲卫终于及时赶到了,这一见曹休有难,众亲卫们顿时便急了,齐齐出刀,交叉一架,总算是勉强封住了高览的枪势,但听一阵脆响过后,高览的枪势固然被震得歪斜了开去,可那几名出刀招架的曹军士兵却更是不堪,全都被巨大的反震力道给震得向后翻滚不已。

    “上,快上,挡住贼子。”

    仅仅两招而已,便险些丧命在高览枪下,曹休哪还有再战之勇气,一边高呼着喝令手下将士上前阻敌,一边紧着便缩回了乱军之中,连滚带爬地往城头上退了去。

    “挡我者,死!”

    没能一枪将曹休斩杀当场,高览心中自是不甘已极,这一见曹休要逃,又哪敢善罢甘休,厉声嘶吼着便往上硬冲,手中的精钢长枪运转如飞一般,生生将蜂拥而来的曹军将士杀得个人仰马翻。

    “快走,去西门!”

    高览虽勇,奈何顺梯而下的曹军士兵全都挤在了一起,纵使高览能一枪杀一人,一时半会也难以杀上梯道,纵使后续冲上来的幽州军将士也在玩命进击着,可在曹军将士们的拼死抵抗下,战局还是不免僵持住了,然则艰难逃上了城头的曹休却无丝毫的喜色,概因他很清楚后续无力的曹军根本不可能支持太久,他又哪敢再在这等险地多呆,一声低呼之下,领着尚能跟随在侧的十数名亲卫便沿着城墙向左面狂奔而去了。

    “混蛋,溜得倒快,该死的狗贼!”

    曹休这么一逃,后续尚未冲下梯道的曹军将士们自然也都来了个有样学样,齐刷刷地跟着都逃了个精光,如此一来,在梯道上拼死厮杀的曹军将士也就没了后续之力,很快便被高览率部杀了个精光,只是到了此时,曹休早逃得没了踪影,对此,高览虽是恼火不已,却也没辙,愤愤然地骂了几句之后,留一部分兵力把守城门,自率主力一路向关城的兵营所在处急冲而去……

    “报,禀大都督,东城中杀声震天,应是高将军所部得手了!”

    把守潼关东城的曹军乃是精锐部队,尽管曹休这个主将战败而逃了,可聚集在兵营中的曹军将士却并未因此彻底溃散了去,而是在副将冯楷的统率下,仓促开出了军营,与高览所部沿街大战不休,这等声势自是不小,游曳在关城西门外的幽州军游哨们立马便被惊动了,自有一骑匆匆赶回了大营,将敌情变动报到了张郃处。

    “来人,擂鼓,全军集结!”

    这一听游哨如此说法,张郃登时便兴奋了起来,一击掌,便已是紧着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帐外鼓声隆隆暴响不已间,原本尚算宁和的幽州军大营中顿时便是好一派的兵荒马乱。

    “将军,您……”

    就在张郃紧急调兵遣将之际,一路狂奔的曹休总算是绕着城墙跑到了西城墙处,正自惶急不已的西城校尉一见自家主将赶到,顿时便大松了口气,赶忙疾步便迎上了前去,行礼之余,紧着便要探问一下城中的乱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快,打开城门,所有人等随某撤往西城!”

    曹休生性果决过人,在明知东城已然保不住的情况下,他根本无心去坚持,趁着此际张郃所部尚未从营中杀出的空档,紧着便下了撤退之令。

    “啊,这……”

    西城校尉明显就是个憨直之辈,愣是没搞懂曹休为何要如此下令,一时间竟是傻愣住了。

    “尔敢抗命?”

    生死关头上,曹休哪有时间多言解释,这一见西城校尉在那儿发傻,登时便怒了,双眼一瞪,火冒三丈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末将不敢,末将遵命!”

    曹休这么一发飙,西城校尉登时便慌了神,哪敢再有丝毫的迁延,恭谨地应诺之余,匆匆便领着人奔下了城去,七手八脚地卸下了粗重的门栓,齐心合力地将两扇厚实的城门从内里推了开来。

    “撤!”

    城门方开,已然翻身上了马背的曹休根本没去管长街另一头的战事究竟如何,一声令下,率千余步骑便冲出了城门,惶惶然地便往三里开外处的潼关西城急冲而去。

    “全军突击,冲上去,休走了贼军!”

    曹休所料果然不差,仓促率部迎战的冯楷根本不是高览的对手,冲出了兵营的曹军仅仅只支撑了两刻钟不到的时间,便已被狂飙突进的幽州军杀得个落花流水,难敌高览神勇的冯楷负伤而逃,可惜他明显没曹休那么好命,这才刚率残部狼狈鼠窜出西城门呢,张郃便已率部赶到了,一见冯楷要逃,张郃又岂肯遂了其之意,狂吼着便挥军冲杀了过去。

    曹军本就已是溃败之师,前有张郃所部的拦截,后有高览率部追杀,寡不敌众之下,又岂有甚生路可言,一场困兽之斗下来,除了冯楷领着百余骑兵仗着马快逃出了生天之外,余众非死即降,潼关东城自然也就此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