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围点打援(六)
    “弓箭手上前压住阵脚,备战,备战!”

    马玩昔日在韩遂麾下时,可是没少与幽州军交战,自不会不清楚幽州军的战斗力之强悍,哪怕此际狂猛冲出的幽州步卒比之关中军的兵力要少上不少,他也不敢有丝毫的轻忽,紧着便挥刀狂吼了起来,旋即便见一千关中军弓箭手们齐齐上前一步,张弓搭箭地做好了覆盖射击之准备,与此同时,一千五百盾刀手以及一千长矛手也都神经紧绷地等待着出击之将令。

    “铛、铛铛……”

    近了,更近了,有若狂涛般汹涌而来的幽州步卒很快便冲过了里许之地,在冲霄的杀气之刺激下,众关中军将士都已做好了决死搏杀之准备,可就在此时,幽州军大营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金锣之声,原本狂飙而来的幽州步卒竟是就此止步转身,呼啦啦地便又全都退回了营中。

    “弓箭手、盾刀手原地待命,长矛手即刻开始架桥!”

    关中军上下本来都已憋足了气势,却万万没想到幽州军居然来上了这么一手,一时间自不免全都傻愣住了,就连马玩这个主将也自不例外,满脸诧异地呆愣了良久之后,这才谨慎地下了道将令。

    “咚、咚咚……”

    简易浮桥的搭建并不算甚难事,关中军在渡河之际,便已将十数条粗麻绳牵引过了河,只消用木桩固定住,再已将木筏固定在缆绳上,便可快速构筑出数架简易浮桥,当然了,此事说起来简单,真要做了去,所需的时间也自不少,就在一千关中军长矛手忙碌张罗个不休之际,幽州军大营中突然又响起了一阵暴烈的鼓声,旋即便见两千步卒再度嘶吼连连地冲出了营门,有若怒涛一般向刚松懈下来的关中军阵列冲将过去。

    “长矛手归位,备战,备战!”

    马玩本就一直在警惕着幽州军的诡计,精神始终是紧绷着的,此际见得幽州军再度大举杀来,自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第一时间便狂吼了起来。

    “铛,铛铛……”

    随着马玩一声令下,一千长矛手可就顾不得再搭建浮桥了,匆匆丢下手中的活计,抄起长矛便奔回了阵列,紧张地等待着幽州军的杀到,却不曾想就在幽州军步卒方才刚冲过先前退兵的位置百步不到之处时,幽州军大营中又再度响起了金锣之声,狂飙突进的幽州步卒顿时又有若退潮般撤回了营中。

    “混蛋,这帮该死的幽州贼,可恶!弓箭手、盾刀手继续待命,长矛手抓紧时间抢搭浮桥。”

    再度被幽州军戏耍了一把之下,马玩气恼之余,也自不免有些个心慌意乱不已,下意识地便回首望向了河对岸,指望着策马率部在对岸列阵的曹操能给出个指示来,奈何隔着宽阔的河面,曹操那头虽已是察觉到了不对,一时半会也自难给马玩甚有用的帮助,无奈之余,马玩也只能是怒骂着下了道将令。

    “咚、咚咚……”

    就在关中军的长矛手们方才刚刚散开不多久,幽州军大营里的鼓声突然又响了起来,照例又是两千步卒狂奔而出,呐喊连连地向岸边列阵待敌的关中军冲杀了过去。

    “混蛋,还来,全军听令:锣声一响,即刻发起冲锋,给老子杀光那帮混球!”

    这一见幽州军又是两千步卒杀出,马玩的心火自是再也压制不住了,收拢好了长矛手之后,咬着牙便下了道命令。

    “铛、铛铛……”

    两千幽州步卒的冲锋速度比起前两拨来说,明显慢了不少,可冲锋的距离却比前两拨更远了些,这都已杀到离关中军阵列只有一百二十步左右的距离上了,幽州军大营里的锣声方才再度狂响了起来。

    “全军出击,杀啊!”

    锣声这么一响,马玩可就不打算再多等了,为了打幽州军一个措手不及,他根本不等幽州军停步回撤,便已是狂吼了一声,策马便率部发起了凶猛的反冲锋。

    “突击,突击!”

    锣声是响了,然则此番出击的两千幽州步军却并未似前两回般急速后撤,但见迭摩达策马从后急速冲出,一声咆哮之下,已然率部开始了狂猛的加速。

    “该死,冲上去,给我杀!”

    马玩万万没想到幽州军此番居然是玩真的了,待得惊觉不对之际,其部阵型已乱,再想结阵而战已无可能,心急如焚之余,也只能是拼命策马挥军向前,试图仗着兵力上的优势,强行冲垮幽州军的冲锋。

    “轰……”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鼓而衰,马玩手下这拨关中军虽也算得上精锐,可连番紧张放松,再紧张再放松下来,锐气已折,此际虽是奉命发起了反冲锋,可精气神早已不在状态,与幽州军这么一正面对冲下来,当即便有若撞上了铁壁一般,瞬间便被杀得个人仰马翻,所谓的兵力优势不过只是个笑话罢了。

    “哎呀。”

    迭摩达乃当今绝世勇将之一,一身武艺自非等闲可比,手中一柄方天画戟运转如飞之下,所过处,胆敢迎上前来的关中军将士无不被其杀翻在地,手下竟是无一合之敌,一见其如此神勇,马玩的心顿时便虚了,哪敢上前迎战,一声惊呼之下,拧转马首,便要往斜刺里逃将开去。

    “蟊贼休走,留下头来!”

    马玩的反应虽不算慢,可惜这等乱军之中,要想调转马首,又岂是件容易之事,这都还没等其完成调整,迭摩达便已若神魔般纵马杀到了近前,但听其一声怒吼,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急速地斜劈向了马玩的肩头。

    “啊呀呀……”

    这一见迭摩达杀到,马玩登时便急了,怪叫一声,拼尽全力地横枪便是一架,试图挡住迭摩达的劈杀之势。

    “铛!”

    马玩的武艺虽只是一般,可情急拼命之下,还真就超水平发挥了一把,竟是真架住了高速劈来的方天画戟,问题是他的力量显然比迭摩达要差了老大的一截,只这么一记硬碰下来,双臂登时便已是酸软不堪,不仅如此,身形也自被震得歪斜不已。

    “呼……”

    尽管有些意外马玩这等无名下将居然能封住自己的攻杀之势,然则迭摩达却并未因此而稍有停顿,没等马玩打马冲过,就见迭摩达双腕猛然一翻,再一甩,本已被斜弹开的方天画戟一颤之下,瞬息间便又已若灵蛇般挑击而出,角度刁钻地直取马玩的小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