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 骄兵必败(四)
    “步卒上山,骑军听令:跟我来,再杀回去!”

    尽管已然救出了一拨步军将士,然则高览却并未就此满足,将死里逃生的步卒护送到了山脚下之后,紧着又率部再度向战场处狂冲了过去。

    “该死的狗贼,欺人太甚,上,挡住贼军,杀啊!”

    大老远瞧见高览居然再次去而复返,杨秋当即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恼羞成怒之下,也自顾不得绞杀幽州步军残部了,大吼了一声,率部掉头便向高览杀了过去。

    “手下败将,安敢言勇,找死!”

    这都已是连着两回正面击败杨秋了,高览又岂会将其放在眼中,一见着杨秋再度提兵杀来,高览不屑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此獠猖獗,一起上,杀了他!”

    杨秋火大归火大,可都已是被高览打出了心理阴影了的,哪敢再独自上前应战,于冲刺间,高声便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见李堪、马玩二将齐齐应诺之余,飞速地左右一分,与杨秋形成了个倒三角形,急速地便向高览冲杀了过去。

    “贼子受死!”

    “斩!”

    ……

    李堪、马玩二将原本都是韩遂八部将之一,跟随韩遂在关陇之地纵横多年,自是不乏血勇之气,哪怕明知高览武力超群,也自不以为意,一阵打马狂奔之下,很快便一左一右地冲到了高览身旁,几乎同时大吼了一嗓子,一刀一枪狠命地便攻杀了过去。

    “滚开!”

    李、马二将共事多年,往昔可是没少在战阵上配合杀敌,彼此间的默契程度自是极高,刀、枪并出之下,瞬间便封死了高览的去路,然则高览却并未因此而乱了分寸,但听其狂吼了一嗓子之余,双臂猛然一抡,一招“连稍带打”狂啸而出,于间不容发之际,将二敌攻过来的刀与枪全都荡了开去。

    “啊哈!”

    李、马二将的攻势方才刚被拦死,杨秋便已快马冲到了近前,这一见高览招式已老,自是不会有甚客气可言,厉声断喝之余,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如虹般暴刺而出,急速地捅向了高览的胸膛。

    “铛!呼……”

    杨秋这一记偷袭可谓是快准狠兼具,可惜还是没啥卵用——早在瞧见三敌联手杀来之际,高览便已多留了个心眼,在出手招架李、马二将的攻杀时,高览看似全力以赴,可实际上却是留了不少力,等的便是杨秋的杀来,只见高览双臂突然一横,已然准确地架住了杨秋的长枪,再斜着用力往外一推,便已将杨秋的长枪震到了外门,而后左臂一收,右手猛然一送,借着对碰之力,手中的长枪便已急速地撩向了杨秋的小腹。

    “铛!”

    高览这一枪攻得实在太过突然了些,角度也自刁钻得很,当即便令杨秋吓得个面色惨白不已,慌乱间几乎是下意识地摆了下抢尾,总算是好运无比地挡住了高览的攻杀路线,只可惜他力量本就不如高览,此际又是仓促变招,一身的力量最多不过发挥出了三成而已,哪能完全卸开高览的枪招,但听“嘶啦”一声,锋利的枪尖已然划着杨秋的肋部而过,生生将其身上的盔甲划拉出了个大口子。

    “啊呀。”

    尽管不曾受伤,可这一察觉到肋部漏了风,可把杨秋给吓坏了,哪还有先前叫嚣时的勇气,怪叫一声,重重一踢马腹,便头也不回地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别看高览一枪险些将杨秋挑杀当场,可实际上么,连番冲杀下来,虽尚未到强弩之末的地步,可体力也早已不及先前的一半了的,若是杨秋敢于留下来搏杀,再加上李、马两位帮手,要逃的人可就该换成高览了的,可惜杨秋早被杀怕了的,又哪有再战的胆子,至于李、马二人么,见得杨秋都逃了,他俩也自没胆子兜马回头,跟着也往战场深处鼠窜了去。

    “呸,没用的废物!”

    这一见总算是将杨秋三人吓跑了,高览心下里也自暗叫侥幸不已,可口中却是不屑地骂了一嗓子,纵马便冲进了汹涌而来的关中军中,又是一阵疯狂的屠戮,杀散了关中步骑的拦阻,急速冲破了又一处包围圈,将圈中正自浴血苦战的一千两百余幽州军步卒救了出来,紧着便撤回到了山脚下。

    “高将军,路将军被贼军围在左翼了!”

    连着两番冲杀下来,饶是高览身强体健,也自难免疲得够呛,不仅如此,跟随其不断出击的幽州骑军也已是伤亡不小了,如今还能再战的也就只有两千四百余骑而已,在这等情形下,尽管明知战场各处还有着不少的己方将士正在拼死抵抗,高览也自没打算再度出击了,却不曾想他都还没来得及下马,就见一名军侯急速从小山顶上冲了下来,隔着大老远便已是惶急不已地嚷嚷了一嗓子。

    “呼……,步卒上山,列阵待敌,随时准备接应,骑军都有了,跟我来,杀向左翼!”

    这一听路涛还在重围之中,高览的脸色顿时便阴沉了下来,无他,路涛可是幽州军中资格最老的元勋,尽管武艺平平,可却是公孙明最信重的大将之一,他若是有失,高览当真不知该如何去面见公孙明了,一念及此,尽自疲得够呛,高览还是咬着牙率部再度反身杀向了战场。

    “稳住,不要慌,大都督的援军须臾即至,挡住了!”

    左翼战场上,自知武艺不太行的路涛并未冲杀在前,而是持弓在手,在一众亲卫们的掩护下,靠着超群的骑射之能,不断地放箭射杀外围的曹军将士,所取得的战果倒是不少,足足有近百名勇悍的曹军将士惨死在他的箭下,可对于多达一万三千之数的曹军来说,这么点损失根本无关痛痒,杀得兴起的曹军将士们不断地缩小着包围圈,战至此时,路涛所带领的四千步卒已折损了三分之一还多,已然到了崩溃之边缘,饶是如此,路涛也自不打算放弃抵抗,一边不断地张弓放箭着,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着,试图以此来鼓起手下残部的血勇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