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骄兵必败(二)
    “杀!”

    杨秋得势自是不饶人,就在两马即将对冲而过之际,但听其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抡,原本已被荡开的精钢长枪呼啸着便反抽向了高览的后腰。

    “铛!”

    这一听身后的风声不对,高览顿时便被惊得个亡魂大冒,仓促间身形猛然向前一趴,与此同时,急速地一扭腰,双臂顺势一个反架,总算是勉强挡住了杨秋的这一记抽杀,饶是如此,也自被震得手腕猛然便是一麻,一张黑脸当即便被生生憋成了紫色。

    “混蛋,老子杀了你!”

    一个大意之下,先手顿失不说,还被杨秋连着来了两记狠的,虽不曾受伤,可高览的脸面却明显已是有些个挂不住了,火冒三丈之下,在战场外侧一个打马盘旋,恼羞成怒地便再度向杨秋冲杀了过去。

    “嘿!”

    在一个照面便占据了绝对上风的情况下,杨秋难免便起了小觑高览之念头,这一见高览气急败坏地又冲杀而来,杨秋也自不以为意,但听其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双脚猛地一夹马腹,毫不示弱地便迎向了高览。

    “嗬哈!”

    高览急欲搬回场面,此番再度杀来之际,自是容不得在让杨秋抢先出招了,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只听高览一声暴吼之下,双臂猛然一振,瞬息间幻化出无数的枪花,铺天盖地地便向杨秋罩了过去,这一招赫然正是高览拿手绝招之一的“天花乱坠”。

    “来得好!”

    杨秋虽已是打出了信心,可这一见高览枪法高妙异常,也自没敢大意了去,但听其一声断喝之下,也之双臂连振不已,一招“千重浪”急速攻出,同样荡起了层层叠叠的枪影,不避不让地要跟高览来上个以硬碰硬。

    “铛、铛铛……”

    两大强招疯狂对碰之下,密集的撞击声顿时响得有若爆豆一般,火花四溅中,无数的枪花枪影彼此抵消泯灭,直看得两军将士们皆为之头晕目眩不已。

    “呼……”

    杨秋的武艺与力量固然不差,可真算起来也就是马岱那个水平而已,或许能稍高上那么一线,可绝然到不了绝世武将这么个级别,较之高览来说,显然是有所不如的,先前第一个回合的较量中,之所以能占据上风,那不过是因着高览太过大意之故罢了,而今这么一记硬碰下来,彼此间的差距可不就显现了出来——杨秋的招式已尽,手足也因巨大的反震之力而酸软不堪,可高览的枪招却尚有余力,只见火花四溅中,一朵碗口大的枪花已然突破了杨秋的防御圈,急速地直奔其胸膛而去。

    “哎呀!”

    面对着高速袭来的枪花,杨秋当即便被惊得个面色惨白不已,一声怪叫之下,赶忙借着反震之力耍了个铁板桥,与此同时,双脚拼命地一夹马腹,座下的战马吃疼之下,顿时便长嘶着发足狂冲了起来,带着杨秋急速地从高览身旁一掠而过。

    “狗贼,有种别跑!”

    杨秋这一避让动作连贯而又滑溜,高览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竟是来不及再给杨秋补上一枪,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杨秋就此逃向了远处,错失良机之下,高览原本就旺着的心火顿时便更盛上了几分,破口大骂之余,紧着便是一拧马首,强行调了个头,不依不饶地便向杨秋追了过去。

    “老子还怕你不成?杀!”

    死里逃生之下,杨秋也自怒了,愣是不肯承认自己的武力不如高览,这一调转回了马首,紧着也自发起了反冲锋,就此与高览狠斗在了一起,因着双方都是强行掉头之故,马速都不甚快,只交手几招下来,各自座下的战马皆已失速,二将就这么走马灯似地战成了一团。

    “狗贼休走,留下头来!”

    杨秋的武力到底是差了高览一筹,尽管含怒苦战个不休,可近三十招大战下来,还是无可避免地被高览压在了下风,眼瞅着难挡高览之神勇,杨秋可就不打算再这么硬战下去了,寻了个空档,虚晃一枪,拨马掉头便往本阵逃了回去,一见及此,高览自是不肯善罢甘休,打马便衔尾狂追不止。

    “全军出击,杀贼,杀贼,杀贼!”

    这一见高览追得如此之急躁,幽州军先锋副将路涛唯恐高览有失,自是不敢坐视不理,紧着便一挥枪,高呼着便率部发起了狂野的冲锋。

    “撤,快撤!”

    高览追得狂猛之下,列在阵前的关中军弓箭手们唯恐误伤了自家主将,竟是没敢轻易放箭,这一见有被高览径直追杀着冲乱己方阵型之可能,杨秋可就不免有些急了,在离着己方阵型还有七十余步之距时,便已是厉声疾呼了起来。

    杨秋手下的关中军一半以上都是没打过大战的新兵,在瞧见有若潮水般席卷而来的幽州步骑之际,本就已被震慑得不轻,错非有督战队在阵后,只怕早四散而逃了去了,而今一听自家主将下了撤退之令,自是更无丝毫战心可言,呼啦啦地全都调头向来路狂逃了去,一见及此,幽州军将士们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呐喊着便死追了上去,个中又属两千骑军最是凶狠,不断地交叉突击,不断地将关中军掉在后头的败兵们分割下来,由随后冲将上来的己方步军绞杀一空,整整四里半的大追杀下来,直杀得关中军将士们狼奔豕突不已,可谓是一路逃一路死,凄惨得个无以复加。

    “呜,呜呜,呜呜……”

    就在幽州军追杀得起劲之际,异变却是陡然发生了,但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中,左右两侧各有一彪军从村庄以及林子中冲出,左翼夏侯惇、右翼钟繇之弟钟演各率一万步骑,有若利箭般地杀向了幽州军的两肋。

    “贼军中计了,儿郎们,跟我来,反身杀贼啊!”

    两路曹军伏兵这么一杀出,杨秋顿时便来了精神,但见其一拧马首,率三百余亲卫骑兵强行在道旁一个打马盘旋,高呼着便往回杀了去,有了其之带头,已被杀得狼狈万状的关中军将士们也都就此鼓起了勇气,呐喊着便向已然大乱的幽州军发起了气势如虹的反冲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