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无巧不成书(三)
    “报,禀将军,西北方发现一支军伍,打着上郡旗号,正在向我夏阳城而来,距此已不足五里了。”

    夏阳城虽不大,可无疑是曹营的边防重镇,守御一向森严,哪怕是背对黄河的西门也自不例外,这不,阎行所部上郡军方才刚从一处不甚高的土丘后头转将出来,城头上的岗哨立马便被惊动了,自有一名机灵之辈紧着便冲进了城门楼中,将此事禀报到了守门校尉处。

    “哦?”

    守门校尉日前倒是曾接到通知,说是上郡军将会在数日内赶来夏阳增援,可却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到得如此之快,自不免便是一愣,可也没想那么许多,紧着便大步行出了城门楼,贴着城碟往外一看,果然发现上郡军的大批步骑正自迤逦而来。

    “传令下去:关上城门,即刻前去通禀胡将军,就说阎使君所部已至。”

    守门校尉虽是籍籍无名之辈,可无疑却是个谨慎人,并未因看清了阎行的旗号便有所松懈,不单不曾准备出迎,反倒是紧着便连下了两道将令。

    “来人,去,喊开城门!”

    上郡军的脚程并不算太快,可也就只花了一炷香多一些的时间,便已赶到了城下,这一见夏阳城西门居然是紧闭着的,策马立在帅旗下的阎行不由地便皱紧了眉头,心下里难免有些忐忑不安,只是眼下到都已是到了,自是无半途而废之理,他也只能是在匆匆列好了阵型之余,紧着下了道将令。

    “城上的人听着:我家使君大人奉大都督之令前来增援,尔等将我军拒之城外,究竟是何居心,还不赶紧开城迎接!”

    阎行的命令一下,自有一名大嗓门的亲卫轰然应诺之余,紧着便纵马冲到了城下,冲着城头便是一通毫不客气的呵斥。

    “怎么回事?”

    守门校尉显然是个极其执拗之人,根本不曾理睬城下那名上郡军士兵的喊话,可就在此时,一名满脸络腮胡的大将已然在数十名亲卫的簇拥下,从城门楼旁的梯道处转了出来,这一听城下的喊话越来越刺耳,脸面不由地便是一板。

    “禀将军,是上郡太守阎行所部在城下喊话,末将未得您指示,实不敢擅专。”

    这一见赶来的是自家主将胡质,守门校尉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轻忽,紧着便抢上了前去,朗声禀报了一句道。

    “嗯……,打开城门,某亲自去迎!”

    守门校尉的应对不能算错,尽忠职守本身也同样无可挑剔,胡质虽有些不满此人的自作主张,却也不曾发作于其,也就只是闷闷地吭了一声,大步抢到了城碟处,往城外张望了一下,待得确认了城下的部队确实是上郡援军,胡质也就没再多犹豫,高声下令的同时,大踏步便往城下行了去。

    “咯吱吱……”

    随着胡质一声令下,紧闭着的两扇城门便已被把门士兵奋力从内里推了开来,旋即便见胡质在一帮亲卫的簇拥下,缓步从城门里行了出来。

    “跟上。”

    见得胡质已然亲自迎出了城外,阎行紧绷着的心弦方才算是稍松了些,可依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但听其呼喝了一声,一抖马缰绳,便已策马缓缓向城门处行将过去,数百亲卫骑军紧随其后。

    “不知阎使君驾到,末将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则个。”

    胡质在曹营中资历其实颇深,早在曹操与吕布争夺衮州之际,便已投入了曹操的麾下,然则因着能力一般之故,官阶并不甚高,到如今也不过就仅仅只是偏将军而已,较之阎行的一郡太守来说,无疑要低了一大截,加之手下不过就只有七千兵马,只及阎行所部的一半,在这等情况下,哪怕身为地主,胡质也自不敢在阎行面前拿甚架子,这一见阎行马到,赶忙紧着便抢上了前去,满脸堆笑地打了个招呼。

    “好说,好说,动手!”

    按理来说,哪怕阎行官阶较高,可时值胡质亲自来迎之际,他也该早早便翻身下马,然则阎行却并未如此行了去,而是一边笑呵呵地敷衍着,一边策马便贴上了前去,待得到了离胡质不过三步之距时,但听阎行一声断喝之余,手往腰间一抹,急速地便将腰刀抽了出来,与此同时,双脚猛地一夹马腹,人马合一地便蹿上了前去,手起刀落,可怜胡质都还没能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便已被阎行一刀枭了首。

    “敌袭、敌袭……”

    阎行这一下发动得实在太过突然了些,列队迎候的曹军将士们根本就来不及作出反应,很快便被后续冲上来的数百亲卫骑军杀得个人头滚滚落地,一见及此,城上的哨兵们顿时全都乱了分寸,狂呼乱吼声当即便响成了一片,可惜根本没啥卵用,夺取了城门之后,大批的上郡军将士呐喊着便杀进了城中,毫无准备的曹军将士又哪有甚抵挡之力,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而已,整座夏阳城便已成了阎行所部的囊中之物……

    “报,禀大都督,不好了,胡质将军身亡,夏阳城丢了。”

    戌时正牌,刚忙完了一天的公务,钟繇正自准备着人传膳之际,却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狂响不已间,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已踉踉跄跄地闯上了堂来,一头跪倒在了钟繇的面前,惶急不已地便嚷嚷了一嗓子。

    “什么?怎会如此?说,快说!”

    夏阳城的战略地位较之潼关虽略有不及,可同样是防御幽州军的核心要害之所在,一旦丢了,那就意味着关中的大门已然被打破,对此,老于军伍的钟繇又岂会不知,乍然闻此噩耗之下,钟繇哪还能坐得住,但见其有若触电般蹿了起来,一个大步便冲到了那名报马的身前,一把扭住其胸甲,狠狠地往上一提,气急不已地便狂吼了起来。

    “大都督息怒,大都督息怒,今日申时将至,那阎行……”

    见得钟繇如此激动,前来禀事的报马当即便被吓坏了,哪敢有丝毫的迁延,赶忙颤巍巍地便将夏阳城遭阎行突袭的经过详述了一番。

    “啊……”

    这一听夏阳城居然是这么丢的,一股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羞辱感顿时便打钟繇的心底里狂涌了起来,怒火攻心之下,钟繇忍不住便发出了一声惨嚎,身体一顿之后,缓缓地便向后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