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莒县之战(六)
    “狗贼休走,留下头来!”

    彭勇的反应倒是不慢,可惜大营好进,出却是难了,值此兵荒马乱之际,急于逃命的曹军将士全都挤成了一团,哪怕彭勇有马可骑,在这等时分,又哪能快得起来,这都还没等他冲出几步呢,就听一声如雷的咆哮响起中,幽州军大将黑耶明已策马率部从后营狂冲了出来。

    “闪开,快闪开!”

    耳听着身后的响动不对,彭勇本就慌的心顿时便更慌了几分,哪还顾得上手下将士的死活,一边拼命地打马向前,一边不管不顾地挥刀便将挡道的自家士兵全都砍翻在地,总算是侥幸地从栅栏豁口处冲杀了出来。

    “蟊贼,受死!”

    这都还没等彭勇松上一口大气呢,就听一声大吼间,张毅已率部从营门处兜转而出,势若奔雷般地便冲进了狼奔豕突的曹军溃兵之中,只一个冲锋,便已杀到了彭勇的近旁,手起一枪,毫不客气地便捅向了彭勇的右肋。

    “啊呀呀……”

    张毅马速奇快无比,彭勇根本来不及作出避让,无奈之下,也只能是怪叫了一声,拼尽全力地挥出了一刀。

    “铛!”

    彭勇的刀法不错,尽管是仓促出手,可还是准确地挡住了张毅的刺击之势,只是因着力道未能使足之故,吃亏自也就是难免之事,当即便被震得身形猛然一歪,而反观有着马的冲劲可借的张毅不过只是身形微微一晃而已。

    “好贼子,看打!”

    一枪占了上风之下,张毅自是得势不饶人,急速地一个收枪再刺,又是一枪挑向了彭勇的小腹。

    “哈!”

    张毅攻出的这一枪速度倒不是很快,可角度却是极其的刁钻,身形失衡的情况下,彭勇根本无法策马逃开,不得已,只能是大吼了一声,横刀便是一个斜挑,总算是勉强又架开了张毅的攻杀。

    “杀!”

    连着挡住了张毅的两记攻杀之后,彭勇总算是寻到了个策马而逃的空档,可惜还没等他脚踢马腹,背后马蹄声急中,黑耶明已高速杀到了,但听其一身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送,手中的长马槊便已若闪电般刺向了彭勇的背心。

    “噗嗤!”

    尽管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不对,奈何体力已然耗尽不说,身形依旧不曾坐稳马背,彭勇已然来不及再作出躲闪的动作了,只听一身闷响过后,锋利的槊尖便已从其后背捅入,又从其前胸透了出来,可怜彭勇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嚎,便已是两眼一翻白,就此没了性命……

    “不好,中计了,撤,快撤!”

    时值幽州军大营火起之际,于禁本想着提兵跟着冲杀上去,然则命令到了嘴边,最终又改了主意,正自犹豫不决间,陡然发现前去袭营的己方将士竟已疯狂从营中逃了出来,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根本不敢率部前去救援,只见其一拧马首,紧着便断喝了一嗓子,这就要率部赶紧逃回凤凰山大营。

    “全军突击,杀贼,杀贼,杀贼!”

    就在于禁方才刚下完命令没多久,就见幽州军中营紧闭着的营门轰然洞开间,赵云已率四千铁骑从营内疯狂冲出,势若奔雷般地向于禁所部杀将过去。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疯狂冲刺间,幽州铁骑的战号声如雷般震响,杀气如虹而起,直上九霄云外,一闻及此,本就慌乱不堪的近万曹军将士顿时便乱了分寸,根本无法敢留下来等死,呼啦啦地便撒腿往暗夜里狂逃了去。

    “轰……”

    两条腿又岂能快得过四条腿,饶是曹军上下都已是丢盔卸甲地鼠窜不已了,可其后队还是很快便被幽州军追上了,但听一声惊天巨响中,大批的曹军将士被奔驰而来的战马生生撞成了空中飞人,惨嚎声当即便暴响成了一片。

    逃,赶紧逃,于禁根本不敢回头去救援落难的己方后队,只顾着拼命向西北逃窜,他这么一逃不打紧,其手下将士自是更没了抵抗的勇气,很快便作鸟兽散了个干净,待得逃出了十数里之后,还能跟在于禁身后的将士已然不足四千之数,余者不是死了,便是早逃得不知去向了。

    “回营!”

    卯时四刻,于半道上收拢了些溃兵之后,于禁也自不敢再在旷野上多呆,悻悻然地领着五千余残兵便往凤凰山赶了去,大老远见着山腰处的军寨上空还飘扬着己方的旗帜,于禁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赶忙扬手招呼了一声,率部便往山前冲了去。

    “全军突击,杀啊!”

    就在于禁牵马行上山坡之际,原本紧闭着的营门陡然洞开,旋即便见幽州军大将丁屯赫然已率部冲营中狂冲而出,顺着山势便向曹军掩杀了过去。

    “该死,撤,快撤!”

    于禁万万没想到己方大营竟然已被幽州军攻占,这一见丁屯所部狂猛冲来,当即便被吓得面如土色,哪敢迎战,一骨碌便翻身上了马背,而后一拧马首,不管不顾地便往山下狂冲不已。

    “休走了贼子,追上去,杀!”

    丁屯是昨夜绕道赶到了凤凰山,趁着军寨中兵力空虚之际,发起了夜袭,一举击溃了千余曹军留守部队,又在营中躲藏了近一个时辰,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于禁的归来,此际见得曹军溃兵们要逃,他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在杀散了掉队的曹军溃兵之后,又不依不饶地率部在后死追着于禁残部不放。

    “呜,呜呜,呜呜……”

    于禁所部一夜间跑了五十余里,体力早已不在巅峰,加之新败之余,军心士气全无,被丁屯所部这么不依不饶地追杀个不休,一路上不知丢下了多少具尸体,眼瞅着已是在劫难逃之际,却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间,前方一彪军疯狂冲来,赫然是闻知己方兵败的李典率部赶到了!

    “撤!”

    丁屯手下不过就四千兵马而已,基本上都是步卒,这一见敌军势大,自是不敢上前硬战,一拧马首,紧着便率部撤向了凤凰山,而李典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也没敢率部前去追杀撤走的丁屯所部,掩护着于禁所部残军便掉头就此回转莒县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