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 莒县之战(五)
    “狗贼,尔不过区区一军侯罢了,安敢辱我,是欲找死么!”

    来使不发话还好,这么多了一句嘴,于禁的火气顿时便全都冲着其撒了去,那一双圆睁着的双眼里满满皆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当即便吓得那名可怜的来使连着倒退了数步。

    “将军息怒,将军息怒。”

    见得于禁暴怒若此,副将高密可就沉不住气了,唯恐于禁盛怒之下真杀了来使,赶忙从旁闪了出来,陪着笑脸地劝慰了一句道。

    “哼!”

    于禁不满的只是李典罢了,至于拿那名来使作法,不过只是在借题发挥罢了,又岂会真掉价到跟区区一军侯较劲之地步,有了高密的出头,于禁自是不会再死揪住那名倒霉的军侯不放。

    “将军明鉴,我军离敌营是远了些,然,远也有远的好处,至少贼军断不会想到我军敢于夜行二十余里赶去突袭,但消能绸缪得当,破敌应是不难。”

    高密乃是琅琊郡太守,莒县正是其治下,其虽是文臣,却也薄有武艺,向有善谋之名,一番分析下来,倒也说得尚算在理。

    “唔……”

    于禁实际上并不反对夜袭,无他,幽州军的战斗力实在太强了些,聚集在莒县一带的曹军都是二流部队,正面应敌,根本无甚胜算可言,要想退敌,还真得行险用计方可,对此,于禁自不会不清楚,他之所以发怒,其实更多是不满李典越居其上罢了,而今一听高密言之有理,于禁自不免便有些心动了。

    “将军,贼军上下虽素来骄纵惯了,然,那庞士元却非等闲之辈,我军夜袭之际,还是不得不防此獠会有所准备,终归须得好生谋划了去方好。”

    这一见于禁明显已是动心了,高密紧着便又进言了一番。

    “高使君之意是……”

    于禁曾在夜袭中大败过幽州军水师,也曾因夜袭谋划不当吃过幽州军埋伏的苦头,正因为此,他对夜袭一事自是不敢稍有轻忽,而今一听高密说得如此自信,立马便来了精神,紧着便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窃以为夜袭之战当在于奇,今,若是敌军无备,我军只消一部兵马便足以破敌,若是有备,便是全军齐上,恐也难讨得到好,故而,某以为当可……,如此,纵使不胜,也不致有大败之虞也,将军以为然否?”

    高密先是自信满满地笑了笑,而后紧着便上前一步,低声地便将所谋之策详述了出来。

    “好,那就这么定了!”

    于禁眉头微皱地将高密所献之策细细琢磨了一番,并未发现有甚不妥之处,也就没再多犹豫,一击掌,就此下了最后的决断……

    丑时四刻,夜已经极深了,不知从何时起,天空中的乌云渐渐地浓密了起来,星月无光之下,大地已是一片漆黑,唯有栅栏上所插着的寥落火把还在风中明灭不定地燃着,偌大的幽州军营地里,除了巡哨们的脚步声外,再无旁的声响,好一派的祥和之宁静,只可惜这等祥和注定无法持续下去——二十余名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现在了幽州军左营的外侧,很快便分散了开来,有若鬼魅般游走不定,好一阵子之后,又聚集在了一起,彼此飞快地交换了几个手势,而后便见其中一人闪身便隐入了暗夜之中,一路猫腰潜行地向西北方向疾行了去。

    “报,禀将军,贼军营中一派宁静,暂未发现有不妥之处。”

    黑衣人虽是徒步,可奔行的速度却是极快,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已足足跑出了两里半开外,径直赶到了早已在此处等候多时的于禁马前,紧着便是一个单膝点地,低声地禀报了一句道。

    “好,上!”

    这一听那名黑衣蒙面人如此说法,于禁的眼神里立马便滚过了几丝激动之色,一挥手,已是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见策马立在其身后的偏将军彭勇低声地应诺之余,纵马便率五千鞋裹破布的步卒行出了本阵,一路匆匆向幽州军大营方向行了去。

    “突击,跟我来,杀进营去!”

    两里半的距离并不算远,五千步卒也就只花了一刻来钟便已赶到了离幽州军大营不足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上,眼瞅着再往前走便会惊动营中的岗哨,彭勇自是不打算再多等了,但见其一扬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是声如雷震般地暴吼了一嗓子。

    “敌袭、敌袭……”

    五千曹军将士这么一冲将起来,在暗夜中,声势自是浩大已极,幽州军大营中的轮值将士当即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号角声便即狂乱地响成了一片。

    “上,砍开栅栏!”

    就在一派大乱中,事先便已潜伏在栅栏前的二十余名黑衣蒙面人纷纷一跃而起,先是用弩箭干掉了几名在高大瞭望塔上狂呼乱叫的幽州军岗哨,紧接着齐齐抽出了后腰处别着的大斧,疯狂地劈砍起了栅栏来。

    “冲进去,放火,给我烧!”

    幽州军大营前的栅栏虽算得上密实,可又哪架得住那些黑衣蒙面人的疯狂劈砍,不过片刻功夫而已,便已被砍翻了一大截,一见及此,彭勇顿时大喜过望,提着斩马大刀,咆哮如雷般地便率部径直冲进了幽州军大营之中。

    “放箭!”

    曹军的冲营行动很是顺利,毫无阻碍地便深入到了左营的中央地带,一路上着实点燃了不少的幽州军帐篷,可惜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但听一声大吼响起中,箭啸声顿时暴然而响了起来,刹那间,也不知有多少雕羽箭呼啸着便向汹涌而来的曹军将士劈头盖脸地罩了过去。

    “不好,中计了,撤,快撤!”

    密集的箭雨下,队形密集的曹军将士瞬间便被射倒了一大片,惨嚎声当即便暴响不已,一见及此,侥幸躲过了箭雨洗劫的彭勇登时便慌了神,哪敢再在这等险地里多呆,只见其一拧马首,怪叫着便要往营外逃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