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风吹草动(二)
    公孙“明公,窃以为猜测公孙明之心思并不重要,真正的关键在于明公自身有何打算。”

    郭嘉一直默默地听着众人的议论,直到曹操点了他的名,这才不紧不慢地从旁行了出来,冲着曹操便是一拱手,一派从容淡定地给出了个答复。

    “哦,此话怎讲?”

    郭嘉此言一出,曹操的眼神瞬间便是一亮,似乎已想到了个中之关窍,只是朦胧间又觉得把握不住要害,略一迟疑之后,方才往下追问了一句道。

    “此事说穿了也不复杂,那公孙小儿刻意散播谣言,除了欲乱我军心之外,其实更多的是想试探一下朝廷的反应,以便埋下后招,此恰如弈棋中的试应手罢了,朝廷真若是闻风而动,只怕恰好正中此獠之下怀。”

    郭嘉自信地笑了笑,随口便给出了个解释。

    “唔……,奉孝之意可是以不变应万变么?如此倒也不是不行,只是贼军骑乘众多,兵行极速,若是不早作防范,却恐难抵贼军之攻掠,此又当如何是好?”

    郭嘉都已将道理解说得如此分明了,曹操自不会听不懂,然则一想到幽州军那等攻掠如火般的战斗力,他又哪能淡定得了。

    “此事其实不难解决,关中那头只消以精锐之师死守潼关、夏阳两处,不给贼军偷袭之可能,足可阻挡贼军数十日之久,是时,朝廷自可从容集结大军赴援,另,再以长安为防御核心,修缮完备之防御工事,一旦两关有失,亦可以长安吸引敌重兵来攻,耗敌有生力量,而后朝廷再以重兵出击,破敌非难事,至于徐州么,当以广陵为第一道防线,拦阻江东之敌,再以逍遥津为第二道防线,如此,足可挡住江东贼军之袭扰,北面可以济宁、莒县为防御核心,多设烽火台,一旦有警,周边各县之兵尽速集结两城之中,与敌据战,坚持到朝廷援军赶至应非难事。”

    论及谋略,哪怕这时代的杰出谋士众多,郭嘉也绝对能位列顶尖,奈何巧妇就算再巧,也难为无米之炊——在没有水师又乏骑军的情况下,曹营根本不具备主动发起进攻的能力,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守御一法而已,指望的便是公孙明会犯下大错,而这等可能性不是没有,只是概率实在高不到哪去,对此,郭嘉显然是心中有数的,但却并未说破,仅仅只是就事论事地给出了具体的谋划之安排。

    “嗯……,那就先这么定了也好。”

    郭嘉的谋划不可谓不稳当,可曹操却实在有些提不起精神来,没旁的,自陈留起兵以来,曹操在用兵时一向主张积极进取,哪怕是在守御之际,想着的都是如何集中力量发起进攻,无论在面对吕布还是袁绍时,都是如此,可自打遇到了公孙明,却令曹操狠有些个老虎吃天无从下嘴之感,几番大战下来,不单没能占到上风,还屡屡被幽州军打得个狼狈不堪,这叫素来心高气傲的曹操又如何能忍得下去,问题是曹军的机动能力远不如幽州军,他就算再憋屈,却也只能是无奈地忍将下去了的……

    十月二十九日,与江东使节团的谈判都已进行了十数天了,却依旧没能达成一致,没旁的,公孙明好说话,可奉命与鲁肃等人谈判的徐庶却是没那么好说话了,双方围绕着配合以及利益分配始终纠缠不清,对此,公孙明始终冷眼旁观,既不发表看法,也不接受鲁肃等人的觐见之要求,如此一来,谈判自是毫无意外地陷入了僵局。

    “禀主公,许都急信在此,请主公过目。”

    郭嘉所料不差,与江东的结盟在公孙明心目中不过就只是个试探曹营反应的幌子而已,成与不成,根本无足轻重,公孙明自是懒得在谈判事宜上多费心思,所有事宜全都丢给了徐庶去打理,至于他自己么,则是一头扎进了公文堆中,起早贪黑地批着那些似乎永远没见少过的折子,这不,都已到了天将擦黑之时了,公孙明还在大将军府的大堂上忙乎个不停,正自挥笔速书间,却见公孙冷匆匆从外而入,疾步抢到了公孙明的身旁,紧着便递上了枚小铜管。

    “呵,军师也看看好了。”

    这一听是许都来的急信,公孙明立马便搁下了手中的笔,拿起小铜管,麻利地扭开了其上的暗扣,从内里取出了卷纸,摊开一看,眼中当即便闪过了一丝精芒,可也没甚点评之言,也就只是淡然一笑,随手便将密信转交给了凑上前来的庞统。

    “嘿,果然不出主公所料,这般整将下去,只怕曹老儿又要急吼吼地去盗墓了。”

    庞统飞快地扫了眼密信,紧着也笑了起来,满脸奚落之色地便讥讽了曹操一句道。

    “曹老儿既是打算按兵不动,那就让他不动好了,与江东的谈判就不必再拖了,这两日便收尾也罢。”

    打仗说穿了就是在打钱,尤其是势均力敌的两家,谁的钱多,谁的胜算就大,这么个道理,公孙明自然是心中有数得很,他放出试应手的目的就是要曹操去花钱大肆修缮城防,如此一来,财政困难的曹营也就没办法集中精力去组建强大的水师以及骑军,而一支机动力不足的军队,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

    “善。”

    庞统同样瞧不上江东军的陆战能力,自然对此番谈判根本不曾在意,而今公孙明既是有所决断,他自不会有甚异议可言。

    “水师那头往东瀛去的商队都准备得如何了?”

    在公孙明眼中,与孙权结盟不过只是小事一桩而已,交待了一句也就罢了,他根本就懒得去费太多的心思,倒是对即将远航东瀛的商船队一事有些个不太放心——去年十一月,公孙明便已派出了一支小舰队远航探路,今年六月中旬,那支小舰队已顺利归来,不单探明了航线,更赚了不少的金银,是时,因正与曹操大战于青州,公孙明一时无心关切此事,直到凯旋而归之后,这才下令组建一支中等规模的商船队在水师的护送下赶赴东瀛,因着季风将至之故,准备的时间自不免稍紧了些,公孙明有些担心也属正常之事。

    “应是差不多了的,昨日礼部侍郎路谦已上了本章,说是最迟三日内必可诸事完备。”

    海贸之利丰厚无比,去岁那支小船队的盈利便多达万贯之巨,原本对此并不甚在意的庞统都被这等结果吓了一大跳,而今听得公孙明问起了此事,他自是不敢稍有轻忽,紧着便给出了个明确的答复。

    “嗯,那就好,给路谦传个话,就说启航之日,某自当赶去渔阳为船队送行。”

    幽州这些年来对外征战不断,好不容易才积累下来的财货也自消耗得个七七八八了的,为确保统一天下的脚步不受迁延,开源乃是必然之举,而海贸无疑便是公孙明最为看重的一条来钱之路,自是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