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 风吹草动(一)
    “仲翔(虞翻的字),依你看,那公孙明应是怎样之人物?”

    在说服公孙明之际,鲁肃自以为是一直牵着公孙明的鼻子在走的,心下里对传闻中英武神明的公孙明自不免有些小觑,可待得上了马车,略一凝神之后,却又隐隐觉得今日之会面有些不太对味,只是一时间也没能搞懂问题究竟何在,茫然之下,这便面色凝重地将问题丢给了一派慵懒状的虞翻。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虞翻擅长的是辩才,脾气硬且直,远不如鲁肃心细,到了此际也没察觉到有啥不对之处,对公孙明的评价么,自然也就高不到哪去。

    “言重了,此人起兵之际尚不到弱冠,却能屡克强敌,平边患、灭袁家、屡胜曹操,哪一样都不是等闲之辈能为者,某与公瑾时常研磨其用兵之道,却鲜有破绽可觅,似此等样人又岂会毫无主见?”

    虞翻这么个评价一出,鲁肃不单不曾深以为然,反倒是更疑惑了几分。

    “其人长于军略或许不假,然,毕竟年轻,又岂能事事皆熟稔,子敬多虑了。”

    虞翻素来自我,既已认定公孙明不足为虑,一叶障目之下,根本没去想那片树叶的后头是否巅立着棵参天巨树,只管自顾自地想当然着。

    “唔……,且再看看好了。”

    鲁肃显然不甚认同虞翻的判断,却又不愿与其就此辩论个不休,眼瞅着难以从虞翻处得到帮助,鲁肃索性便就此结束了话题,只是心下里总觉得己方应是已落入了公孙明的彀中而不自知……

    “近来许都谣传甚多,诸公应是皆有所闻了的,那就议议看也罢。”

    这世上跑得最快的不是马,也不是风,而是流言,这不,江东一行人都还在蓟县与幽州方面就结盟的具体细节纠缠不清之际,许都已然是流言大爆发了的,市面上皆在传说公孙明与孙权已然结盟,欲两面夹击曹营,协议瓜分曹操的地盘,个中幽州军主攻关中,而江东方面则取徐州之地,弄得许都人心惶惶,朝堂上下乌烟瘴气,眼瞅着情形不对,曹操可就稳不住神了,紧急将众文武重臣们全都召到了丞相府,见礼一毕,曹操也自无甚寒暄之言,面色肃杀地便直奔了主题。

    “明公,窃以为流言大发必是公孙小儿在其中作祟之故,妄图以此举乱我军心,事出异常,个中必然有诈,万不可不慎啊。”

    见得曹操面色凝重,堂上众文武们自是都不敢轻易表态,尽皆作出了一派皱眉沉思之状,这等死寂的气氛一出,曹操本就难看的脸色顿时便更难看了几分,好在此际荀彧总算从旁闪了出来。

    “嗯……,文若所言不无道理,公孙小儿素性诡诈,若非是其有意为之,此等流言安能传得如此之广,此獠居心叵测,确是不能不防,依文若看,此事当如何应对方好?”

    早在知晓流言大起时,曹操便已在怀疑这背后的推手是公孙明了的,所差的只是没搞懂公孙明如此行事的根本目的之所在。

    “就流言本身倒是不难应对,明公可提请天子下诏,斥责公孙小儿与江东孙权无礼非法,勒令二贼悬崖勒马,若不然,朝廷必起大军平乱,如此,应可稳住各地之民心,另,可传诏江东各郡,揭穿孙权等之不臣心思,诏令各地官府起而讨逆,民心背向之下,由不得孙权不为之裹足,纵使其强行起兵来攻,也自难有大作为可言,唯有公孙小儿之心思,却是难猜了。”

    江东孙权虽握有六郡之地,总兵力已超过了十五万之数,然,其所强的在于水师,至于步、骑么,战斗力一般得很,几次挥军渡江北上,试图攻取广陵郡,都被陈登打得大败而归,曹营上下对江东军的战斗力自是都不怎么在意,荀彧也自不例外,言语间难免透着股不屑之意味。

    “明公,窃以为文若所言甚是,江东孙权不过疥癞之患而已,实不足为虑,数次妄图北侵,皆败北而归,此番若是敢再来,不过重蹈覆辙罢了,唯公孙明此獠心思叵测,若是趁我徐州空虚之际一举南下,后果不堪设想啊。”

    陈群如此在曹营专管财政,此际一听公孙明有着南下攻掠徐州之可能,登时便稳不住神了,没旁的,自打青州丢失,曹营的食盐来源就只剩下徐州一地,若是再被幽州军拿下,曹营本就已是脆弱不堪的财政势必要面临着彻底枯竭之危,真到那时,曹营虽还有雄兵三十余万,只怕也难有还手之力了的。

    “不然,兵法有云曰: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公孙小儿如此肆意放出流言,其本意恐便是要误导朝廷,某料其所谓南下之举不过只是虚晃一枪罢了,西进关中恐才是其根本用心之所在。”

    陈群话音方才刚落,这都还没等曹操有所表示,贾诩便已从旁闪了出来,朗声唱起了反调。

    “文和所言虽是不无道理,然,若是在朝廷向关中乃至徐州增兵之后,此獠突然从历城攻衮州,又以主力渡河直取许都,却恐朝廷应对维艰,稍有闪失,朝廷危矣。”

    听得贾诩这般分析,本就怀疑公孙明要西进的曹操自是深以为然,这才刚想着有所表示,却不曾想曹仁又紧着站了出来,提出了不同的见解。

    “唔,奉孝以为公孙小儿之用心究竟何在?”

    三种不同的意见这么一摆将出来,曹操的头不由地便大了好几圈,没旁的,连番遭挫下来,曹营的实力已然大不如前了,虽说号称还有雄兵三十余万,可实际上么,内里还包含了不少半独立的豪雄,诸如关中的杨秋、延州的阎行等都不是曹操所能轻易调动得了的,再扣除那些地方上必要的守备部队,曹营真正能调动的机动兵力不过十万左右罢了,要想处处设防,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这等情况下,准确判断出幽州军的真实动向无疑便是关键中的关键,在自身无能为力之际,曹操不得不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郭嘉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