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同盟之议(三)
    “哦?某向来不喜猜哑谜,虞校尉有甚高论,且就明说好了。”

    虞翻这么一开口打岔,公孙明脸上的笑容顿时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冰霜,显见对虞翻的顶撞极为的不满。

    “自黄巾作乱始,天下纷乱已久,野心之辈比比皆是,百姓遭劫,生灵涂炭,更有曹阿瞒之辈挟天子以令诸侯,视天子为牵线木偶,大将军身具匡扶天下之力,怕是不能坐视社稷蒙尘罢,今,我等诚意而来,大将军不以诚相待也就罢了,竟对以讥诮之言,实叫虞某大失所望啊。”

    虞翻的胆略素来过人,饶是公孙明此际身上煞气冲天,可虞翻却根本不以为意,反倒是慷慨激昂地讥讽了公孙明一通。

    “诚意?呵,某实不知虞大人所言的诚意究竟何在,莫非你家主公欲举六郡之地归附我幽州么?”

    虞翻这么番言语一出,公孙明身上的煞气顿时便更浓了几分,话也自说得更难听了起来。

    “哈哈……”

    面对着公孙明的冷言冷语,虞翻不单不惧,反倒是仰头爆笑了起来,笑得个放肆无比,浑然没将公孙明身上都已浓烈得有若实质一般的煞气放在眼中。

    “大胆,尔这厮安敢放肆若此,是欺某宝剑不利么?”

    年轻人都受不得激,公孙明似乎也不例外,这一见虞翻如此之放肆,公孙明明显动怒了,勃然作色地一拍文案,杀气四溢地便断喝了一嗓子。

    “世人皆言大将军爱民如子,某虽偏居一隅,却也没少耳闻,本以为大将军定会心怀天下苍生,吊民讨贼,以绥靖四海,却不曾想今日一见之下,实大失所望,虞某耿直,不善谎言,大将军若是要杀那就请动手好了,虞某若是皱一下眉头,便不算好汉。”

    公孙明这么一发怒之下,堂前侍立着的众亲卫们立马便齐齐抽出了腰间的刀剑,做好了随时拿人之准备,可虞翻倒好,居然无一丝一毫的畏惧之色,昂然地便又教训了公孙明一通,江东狂士之名当真名不虚传。

    “哦?哈哈……,某这辈子还不曾被人如此辱骂过,你虞翻算是第一个,也罢,某也不欺你,给某一个解释,若不然,就休怪某手下无情了。”

    公孙明显然有些意外虞翻的胆大,一时间竟有些个茫然不已,好一阵的呆愣之后,这才哈哈大笑了起来。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之道理,大将军当不会不知罢,如今我等不远数千里而来,只为助大将军讨贼,如此之诚意不可谓不足,却不想大将军不单不感念我等之诚意,反倒如此恶颜相向,岂不叫天下义士寒心么?”

    虞翻可不仅仅是个狂士,口才之佳也非寻常人可比,借题发挥地骂了公孙明一通之后,居然还能将话头又给转圜了回来,就宛若他真是在为公孙明着想一般。

    “说得倒是精彩,然,某好奇的是江东有何可帮到某的?”

    虞翻这么番慷慨激昂的话语一出,公孙明显然有所意动,原本阴沉着的脸色也自缓和了下来。

    “好叫大将军得知,曹贼作恶多端,罪无可恕,天下有识之士莫不痛恨此獠,灭此朝食此非止是大将军一人之事,我家主公也屡屡兴兵讨逆,奈何敌强我弱,然,我家主公尤不气馁,纵使屡败亦然屡战,断不与曹贼甘休,今,若是大将军有意再兴义师,我江东六郡所有豪杰之士皆愿奋起而战,若贵我双方能协调一致,何愁曹贼不灭!”

    这一见公孙明的脸色有变,虞翻自以为抓到了公孙明的真实想头,紧着便又是一通子的长篇大论。

    “嗯,说的也是,这几年来,某与曹贼也算是战过了数回,虽略有小胜,奈何曹贼势大,终归难以尽全功,今,若是你家主公肯率江东六郡之兵北上配合,灭区区一曹贼何难哉,好,斯言当浮一大白啊。”

    被虞翻这么一扯,公孙明脸上的不悦之色顿时便彻底烟消云散了开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激动。

    “大将军所言甚是,但消贵我两方精诚合作,天下绥靖,指日可待焉!”

    见得公孙明已然被自己说服,虞翻眼中立马便掠过了一丝自得之色,一派一锤定音状地便下了个结论。

    “精诚合作?唔,不知你家主公打算如何与某合作?”

    在被虞翻说服之后,公孙明明显对双方的结盟一事起了兴致,紧着便刨根问底了起来。

    “大将军明鉴,贵我两方既是有着共同之目标,自当坦诚相待,不瞒大将军,我家主公以为曹贼兵多将广,手下人才济济,文武出众者不在少数,纵使贵我两家精锐齐出,亦难一举而灭之,故,须得徐徐图之为上,不知大将军以为然否?”

    这一听公孙明问到了正题上,虞翻当即便闭上了嘴,由着鲁肃出面接过了话头。

    “嗯,这倒也是,某几番提兵与之战,虽皆胜,惜乎并未能撼动其根基,此事确须得从长计议才是。”

    鲁肃所言不假,自穿越到这个时代起,公孙明就一直认定曹操集团乃是平生之大敌,非轻易可灭得了的,正因为此,他在布局上也一直都是以蚕食曹操地盘为战略基础,压根儿就不以为能一战便灭了曹操,此际哪怕是在演戏,可所言所述,其实还真就是心里话来着。

    “确然如是,纵观曹操所拥有之三州,衮州乃其根基之所在,经其经营多年,又假借天子名义,蒙蔽民心,强行攻之,恐重蹈袁本初之覆辙,殊不可取,至于余下之徐、雍二州,皆曹贼窃取之地,民心未定,皆是可进取之所在,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大将军下一步不是西进关中便是南下徐州,以剪除曹贼羽翼,某说的可对?”

    鲁肃的辩才或许不如虞翻,可就战略分析的能力上,却远不是虞翻所能比拟得了的,一番分析下来,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饶是公孙明军略过人,也自不免为之暗自叹服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