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六章 无间道(三)
    “啊呀……”

    臧霸不曾跟马超交过手,可这数月来,却是没少见识过马超在战阵上的威风,心下里本就难免有些发虚,此际见得马超枪势狂猛无俦,心中的虚意顿时便猛增了一大截,奈何眼下都已被马超逼到了墙角上,再也没了转圜退避的余裕,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强打起了精神,怪叫了一声,拼尽全力地舞动手中的精钢长枪,试图强行接下马超的这一记狂猛攻杀。

    “铛、铛铛……,噗嗤!”

    臧霸的武力本就比马超要差了一筹,心虚之下,差距难免便拉得更大了些,饶是其都已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还是没法完全挡住马超的强杀,但听一阵密集得有若雨打芭蕉般的撞击声过后,臧霸的大腿上已然中了一枪,尽管入肉不算深,可疼痛却是做不得假。

    “啊……”

    臧霸本来就没胆子跟马超对放,这会儿吃疼之下,仅剩下不多的胆略也就是烟消云散了去,哪敢再战,惨嚎了一声,拨马便要往斜刺里逃将开去。

    “想逃?看打!”

    臧霸的反应已然算是极快了的,几乎在刚接下马超的强攻之同时,便已奋力一点马腹,试图赶紧从右侧逃出生天,可惜的是他的反应早在马超的预料之中,但听马超一声断喝之下,双臂猛然一抡,方才刚从臧霸右大腿处抽出来的虎头湛金枪略微一顿之下,很快便有若长鞭般抽向了臧霸的后背。

    “啪嗒!”

    听得背后风声险恶,臧霸于逃命间慌乱地便是一个前趴,试图躲开马超的鞭击之势,可惜反应稍慢了半拍,肩头上还是不免重重地挨了一记。

    “噗……”

    马超这一记鞭击虽是仓促出手,并未能用上全力,可枪上所附的力道也自不轻,哪怕臧霸身着重铠,依旧难免被抽得个鲜血狂喷不止。

    “杀!”

    尽管再遭了重创,可好歹算是从马超身旁冲过了,值此乱战之际,就算马超的马术再如何高强,要想掉头追来,也断不是件容易之事,有鉴于此,臧霸身上虽是伤痛难耐,可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只不过他这等好心情并未能保持上多久——但听一声大吼间,早先败在他手下的吕翔已快马杀到了近旁,毫不客气地一枪便捅向了臧霸的左肋。

    “败军之将,也敢放肆,给我滚开!”

    这一见吕翔这个手下败将还敢来战,臧霸当即便怒了,大骂的同时,双臂猛然便是一送,毫无顾忌地便发起了反攻,一枪撩向了吕翔的枪势,试图仗着力量上的优势,来上个借力打力。

    “铛!”

    臧霸的算计倒是不错,可惜他忘了自己已有伤在身,这一枪虽是含恨出手,可就力量来说,已然不敌吕翔,但听一声巨响中,两柄精钢长枪已重重地对撞在了一起,这回吃亏的可就轮到臧霸了——他不单没能借上力,反倒被震得双腕麻木不已,不仅如此,身形更是被反震力道给震得猛然向后倒仰了去。

    “哎呀!”

    在臧霸出枪硬架之际,吕翔本都已做好了吃亏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如今的臧霸居然会是如此的不济,不由地便是一愣,待得其回过了神来,臧霸已是怪叫着从其身旁一掠而过了。

    “该死!”

    没能一举拿下臧霸,吕翔顿时气急不已,可限于周边都是乱兵,他也与马超一样,根本来不及掉头去追,无奈之下,也只能是恨恨地骂了一声,将心火全都倾泻在了狼奔豕突的曹军乱兵们身上。

    “斩!”

    冲,再冲,尽管身上的伤势已然不轻,可为了能逃出性命,臧霸已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咬紧牙关,拼命地在汹涌而来的幽州铁骑中奋力地冲杀着,眼瞅着即将杀出重围之际,却听一声大吼响起中,马岱已然挥刀杀到了他的面前。

    “滚开!”

    这一见马岱身上所穿的不过只是偏将的甲胄,臧霸又岂会将马岱放在眼中,一声咆哮之下,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是毫不客气地暴击而出了。

    “铛!”

    马岱的武艺远不及马超,甚或比之吕翔都稍差了半筹,可架不住体力正自巅峰,臧霸在连连受伤的情况下,选择跟马岱硬碰,显然是乐观过了头,结果自然不会太好,但听一声巨响过后,臧霸竟被巨大的反震力道给震得稳不住身形,倒翻着便从马尾处栽倒在了地上,而反观马岱,虽说也被震得身形猛然向后倒仰,可终归还是能稳在马背上。

    “捆了!”

    臧霸猝不及防之下,这一跤摔得实在是太惨了些,尽管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着,可腰腹受创过巨,愣是没法挺起身来,而此时,马岱已然翻身而起,这一见臧霸还在地上挣动者,顿时大喜过望,一夹马腹,紧着便冲上了前去,手中的斩马大刀向前一逼,已顶在了臧霸的咽喉上,顿时便压得臧霸动弹不得,旋即便见几名幽州骑兵飞快地翻身下了马背,一拥而上,毫不客气地便将臧霸生生捆成了只粽子。

    臧霸所部本来就不是幽州三路大军的对手,在主将被擒的情况下,自是更没多少的斗志可言,半个时辰不到而已,便已是死的死、降的降,彻底被幽州三路大军绞杀了个精光,很快,完成了作战任务的三路幽州大军除了部分负责收拢战俘的将士之外,全都在徐庶的调度下,再度在城下列好了阵型。

    “某乃徐庶,城上的可是谢涤、谢明玄么?”

    列阵方毕,徐庶也自不曾派人前去城下喊话,而是亲自纵马上前,冲着城头便招呼了一声。

    “谢涤见过徐大都督,请您稍候,谢某这就下令开城。”

    早在公孙明第一次发兵青州之际,谢涤便已看出了公孙明的帝王之姿,只不过当初公孙明的兵力并不算雄厚,谢涤虽是暗中向公孙明提供了些粮秣军需,却并不打算急着归入公孙明的麾下,而待得公孙明崛起后第二次兵进青州之际,谢涤这才下定了决心,欲举家归附公孙明,却被公孙明所止,着其依旧盘亘于历城,又密令军情局与其保持联络,这才有了今日的无间道之好戏,而今军机大员之尊的徐庶既已到来,谢涤又岂敢怠慢了去,于恭谨还礼的同时,紧着便下达了开城之命令,不多会,但听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响起中,紧闭着的西门已被把门士兵从内里推了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