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夜战八方(七)
    “全军左转,杀过去!”

    虽已勒兵退后,可马超显然不打算就这么率部回营,此时此刻,战场虽是大乱依旧,可真要论起来,可以支援的方向就两个,一个是公孙明所在的右翼战场,另一个则是丁屯所部与李典所部的大混战,从常理来说,率部前去支援公孙明的话,护驾之功应是唾手可得,然则马超却并未如此行了去,只见其飞快地逡巡了下战场态势,毫不犹豫地便下了道将令,率部飞速地便往左翼冲杀了过去,一见及此,庞德虽有些踌躇,可最终还是不曾有甚异议,紧着也率部跟了上去。

    “稳住,不要乱,挡住,挡住!”

    李典所部兵力虽较丁屯所部多上一些,奈何一开始就被幽州军从侧面杀了个措手不及,饶是李典拼命调整,还是免不了处于劣势,激战至此,本就已快支撑不住了,再被马超率部这么一冲,顿时便陷入了崩溃状态,直急得李典大呼小叫不已。

    “蟊贼,受死!”

    曹军虽是精锐之师,可值此军心已然大乱之际,哪有甚战意可言,饶是李典嘶吼得再如何响亮,也没办法止住手下将士的溃败,反倒将马超给引来了。

    “哎呀。”

    李典虽是一向自负勇武,可也知晓自己并非马超的对手,这一见马超杀气腾腾地直冲过来,心顿时便虚了,根本不敢接战,一拧马首,率亲卫队便往曹军右营里鼠窜了去。

    “跟我来,追上去,夺营!”

    李典这么一逃,本就已是兵败如山倒的曹军彻底失去了重整之可能,大批的将士疯狂地掉头向己方大营狂逃而去,一见及此,马超自是当仁不让地接过了指挥权,厉声嘶吼着策马便穷追了上去,运枪如飞之下,生生杀得曹军溃兵死伤惨重不已。

    “关上营门,快关上营门!”

    李典仗着马快,丢下正被幽州军肆意残杀的部众,一溜烟地便率亲卫队鼠窜回了营中,顾不得喘息,也没管后头还有着数千己方将士正自疯狂逃命,扯着嗓子便狂吼了起来。

    “不要啊,等等我们!”

    “救命,不要关门啊!”

    ……

    曹军右营里的留守士兵虽不算多,可好歹有着千余之数,值此前方战败之际,大部分留守将士都已赶到了营门附近,这一听得李典下令,自是无人敢怠慢了去,当即便有数十名士兵分成两拨,试图将两扇厚重的营门关将起来,一见及此,跑到了门前的溃兵们顿时都急红了眼,前头的溃兵拼命推搡,不让大门闭合,落在后头的溃兵们则是鬼哭狼嚎般地哀求个不休,整个营门处登时便乱成了一锅粥。

    “混蛋,弓箭手全都上栅栏前防御,亲卫队,跟我来,敢冲营门者,杀无赦!”

    见得众溃兵们不管不顾地冲撞着营门,李典登时便急了,紧着连下数道将令的同时,率三百亲卫纵马便冲到了营门处,毫无顾忌地狂杀着己方的溃兵。

    李典本身勉强可以跻身一流战将,其手下亲卫又大半都是其家族子弟出身,个个勇悍异常,唯李典之命是从,这一狂杀将起来,营门处当即便有若修罗地狱一般,百余名冲在最前头的溃兵瞬间便被砍翻在地,后续冲来的溃兵们见状,自是不敢再向前冲,只能是紧着绕栅栏向营后逃了去,如此一来,正自狂猛追杀曹军溃兵的马超所部也就显露了出来。

    “放箭,快放箭!”

    随着溃兵们的逃散,两扇厚实的营门总算是及时关了起来,然则李典却依旧不敢有丝毫的轻忽,紧着便狂吼了一嗓子,刹那间,数百名匆匆准备完毕的曹军赶忙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一通凌乱的箭雨呼啸着便向追来的幽州军将士们射将过去。

    “撤!”

    见得曹营已然闭紧了营门,马超虽是不甘,奈何此际缺乏攻坚之器具,强自要战的话,折损必巨,还不见得真能破营而入,无奈之下,也只能就此下达了撤军之令,率部徐徐向己方大营方向撤了去。

    “快,鸣金,鸣金!”

    曹军中、右两路都已先后战败,可其左翼在得到了于禁、曹仁两部残军的支援之后,竟是靠着兵力上的优势,与公孙明所率的骑军死命地缠斗在了一起,尽管略处下风,却也不是没翻盘之机会,可惜这等机会最终并未出现——剿灭了乐进所部之后,赵云已然率部穿营而出,急若星火般地向兀自拼死抵抗的曹军左路狂冲了去,一见及此,站在前营瞭望塔上的曹操可就稳不住神了,赶忙咆哮着下了道命令,旋即便听曹军大营中金锣狂响了起来。

    “撤,快撤!”

    混乱一派的战场上,臧霸正与公孙明大战不休,这冷不丁听得后方传来了金锣之声,这才惊觉到了赵云所部的飞速赶来,心不由地便是一慌,哪敢再跟公孙明一招一式地缠斗个不休,但见其奋力地连出了十数枪,强行逼开了公孙明的纠缠,而后紧着便是一拧马首,掉头往回狂逃的同时,也自没忘狂吼了一嗓子。

    曹军左路基本都是步军,在幽州铁骑面前要想顺利撤走,又岂是件容易之事,短短两里的溃逃下来,不知有多少将士惨死在了幽州铁骑的衔尾追杀之下,好不容易才靠着留守将士的箭雨覆盖,方才逼退了幽州骑军的追杀,至此,一场夜袭与反夜袭的大战总算是到了尾声,出战的八万三千曹军将士战损近两万三千之数,个中被俘多达五千余之巨,而反观幽州军一方,战损将士不过就四千不到而已,到了此时,双方的兵力对比已然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原本仅仅只是因战力稍差而略处下风的曹军如今已陷入了极端被动的窘境之中。

    “全军听令:左转,绕敌营一周!”

    虽是被曹军的箭雨逼退,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打算就此收兵回营,而是朗声下了道将令,率血战过后的一万一千余幽州铁骑在离曹营百步开外之距上耀武扬威地纵马奔驰了起来,这等情形一出,曹军将士们本就已低落的士气顿时再遭重挫,数万将士齐失声,竟是无一再敢言战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