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夜战八方(六)
    “老贼,受死!”

    幽州军右营前不远处,马超拦住徐晃大战了近六十回合,尽管早已占据了上风,可在徐晃只守不攻的情况下,愣是迟迟不能取胜,打到此际,性子本就暴躁的马超可就忍无可忍了,但听其一声怒吼之下,虎头湛金枪猛然一颤,无数枪影乍然而现,瞬息间幻化成了道汹涌澎湃的枪影之河,狂猛无俦地便向徐晃席卷了过去,这一招正是马超的拿手绝杀之招——天崩地裂!

    “呀……”

    徐晃其实早就知晓自己不是马超的对手,之所以拼死鏖战,不过是指望战场态势能向有利于曹军的方向转化罢了,战至此时,哪怕是只守不攻,他的体力也已然消耗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而今一见马超此招如此之狂猛,心不由地便虚了,奈何马超枪速太快,纵使想要避让,也已是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徐晃不得不奋起最后的一丝力量,大吼着抡转手中的长柄宣花斧,顽强地抵抗着马超的狂攻。

    “铛、铛铛……”

    爆豆般的撞击声中,枪影与斧影疯狂地彼此泯灭着,一招硬碰下来,双方也不知对撞了多少记,溃散的枪影、斧影之流光与四溅的火花交织在了一起,耀眼得令人无法直视,所有在混战中不慎靠近了战圈的两军将士无不被绞成了漫天飞舞的残肢断臂,那等情形就有若神魔对战般壮观与惨烈。

    “哎呀!”

    徐晃到底是绝世武将这一级别中的中上之选,尽管不敌马超的神勇,可一身武艺也自不差,纵使处在了强弩之末,也依旧在马超的绝杀之下,勉强支撑了下来,只是经此一招过后,徐晃双臂酸软不堪不说,双手虎口更是被巨大的反震力道震得开裂迸血,再也没了一战之力,见势不妙,徐晃哪敢再战,趁着马超调整失衡之身形的余裕,拼命地一点马腹,歪斜着身子便往斜刺里狂逃了去,竟是连头都不敢回上一下,他这么一逃不打紧,本就已是到了极限的曹军将士顿时便没了斗志,瞬间便是兵败如山倒之势,大批的曹军步骑丢盔卸甲地便都往回鼠窜不已。

    “老贼休走,留下头来!”

    马超正自杀得兴起,这一见徐晃要逃,又岂肯善罢甘休,方才刚一稳住身形,便即用枪尾猛抽了下马臀,咆哮如雷般地便纵马狂追了上去,一见自家主将如此勇悍,数千幽州军将士们顿时都为之精神大振,齐齐呐喊着便跟在了马超身后,一路不断地劈杀着掉了队的曹军溃兵,直杀得徐晃所部尸横遍野。

    “撤,快撤!”

    幽州军左营前,张辽正自跃马横枪地狠斗着迭摩达与马岱二将,仗着一身超绝的武艺,竟是生生挡住了二敌的不断狂攻,虽微处下风,却尤有反手之力,遗憾的是他手下的将士战至此时,已然死伤近半,再也难以保持住阵型的完整,圆阵一缩再缩之下,终于是缩无可缩,被疯狂进击的幽州步骑生生撞破,眼瞅着事已不可为,张辽也自不敢强战了,连出十数枪,暂时逼开了迭摩达与马岱的纠缠,而后一夹马腹,高呼着便往回狂逃不已。

    “贼子休走!”

    “追上去,活捉张辽!”

    ……

    见得张辽要逃,马岱与迭摩达自是都不肯善罢甘休,打马盘旋之余,齐齐怒吼着便各率尚能跟在身后的千余将士狂追在了张辽的身后。

    “该死,撤,快撤!”

    中路战场上,许褚率虎豹骑残部千余人马正与庞德所统领的近三千幽州铁骑死战个不休,场面上,虎豹骑固然是处在下风,可许褚与庞德却是战得个平分秋色,两柄斩马大刀狂劈乱砍间,都已是狠斗了近八十回合了,竟是谁都奈何不得谁,可惜这等均衡之势并未能一直保持下去——忙不择路的徐晃光顾着鼠窜,竟是将马超所部带向了中路战场,这下子许褚可就真稳不住神了,哪敢再战,耍了个虚招,骗过了庞德的斩杀之势,而后一拧马首,掉头便往己方大营处狂逃了去,他这么一逃,原本还尚能勉强支撑的虎豹骑残部当即便乱了分寸,瞬间便有一百二十余骑被幽州骑兵趁乱斩杀当场,余者哪还有丝毫的战心可言,呼啦啦地全都往回便逃。

    “废物,都是废物,快,传令下去,所有将士上营门两侧栅栏前,弓箭掩护,吹号,快吹号!”

    中路战场上,曹军骑军以及于禁所部步军皆已被公孙明率部冲垮,残部近三分之一已逃回了营中,余者不是被于禁带到了左翼战场,便是自发地赶去了右翼支援李典所部,如此一来,整个中路基本都已是空了的,在这等情形下,中路的溃败之势一出,在前营瞭望塔上观敌瞭阵的曹操自是能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又哪敢有丝毫的迁延,嘶吼连连地便咆哮了起来。

    “放箭,快放箭!”

    为了确保此番夜袭的成功,曹操几乎将所有的兵力全都派了出去,留在营中的守备部队拢共也就五千而已,好在先前中路溃败回来的步军还有着四千之多,总算起来,弓箭手尚有着三千五百之数,随着曹操的将令下达,众曹军将士们自是一刻都不敢迁延,在各级将领的口令声中,飞快地赶到了营前栅栏处,这才刚部署完毕,许褚与徐晃两部溃兵已逃到了近前,身后不远处便是穷追而来的马超与庞德两部兵马,负责指挥防御的曹军大将尹礼登时便急了,也没等己方溃兵完全逃入营中,厉声便嘶吼了一嗓子。

    “嗖、嗖、嗖……”

    随着尹礼一声令下,喘息未定的众曹军弓箭手们立马纷纷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刹那间,三千五百余支雕羽箭呼啸着腾空而起,密集如蝗般向溃兵的后队便罩了过去,刹那间,惨嚎声便即暴响成了一片。

    “撤!”

    曹军的箭雨密度实在是太大了些,不止是掉了队的曹军溃兵们死伤无算,冲得太猛的幽州铁骑也同样有两百余骑被射成了刺猬,眼瞅着敌军已然有备,庞德与马超都不敢再驱兵向前狂冲,不得已,只得各自勒兵向后退了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