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夜战八方(四)
    “嘭、嘭、嘭……”

    曹军不愧是训练有素之师,哪怕在这等兵荒马乱之际,时值于禁有令,冲在最前方的第一排盾刀手们还是及时刹住了狂奔的脚步,先后将手中的大盾拼命地往地上砸了去,于此同时,第二排的盾刀手则飞速上前,试图紧着将尚见稀疏的盾阵补上,以阻碍幽州铁骑的突破之势。

    “哈!”

    曹军的调整能力虽强,可架不住公孙明马快,他根本没管身后的将士们是否已然跟上,急若星火般地便冲到了尚未部署完全的盾阵前,一声大吼之下,人马合一地便狂冲了过去,手起一枪,拼尽全力地便向盾阵捅将过去。

    “咚!”

    曹军所用的木盾与幽州军装备的大盾并无甚不同之处,都是上下有铁角,角上装有倒扣,既可插在地上,以为支撑之用,又可盾盾相连,形成盾墙,若是能达成严实之盾阵,再配合以弓箭手以及长枪手,完全可以在平原之地上与骑军正面硬撼,可惜此际曹军的盾阵并未彻底成型,只靠一面大盾,又岂能挡得住公孙明的全力一枪,但听一声闷响过后,拼命顶着大盾的那名曹军士兵便已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倒飞了出去,当即便撞得其身后涌动着的曹军将士们都跟着成了滚地葫芦,本就不算严密的盾阵就此被公孙明生生扯开了道口子。

    “挡我者死!”

    尽管一枪撞开了盾阵,可在巨大的反冲力作用下,公孙明的双臂也自不免被震得有些酸麻不已,原本奇快无比的马速也因此缓了下来,饶是如此,公孙明也自不打算错过这等破阵之良机,但听其嘶吼连连间,已是纵马闯进了乱军之中,一招“夜战八方”使将开来,无数的枪影四下横扫,将所有胆敢迎上前来的曹军将士尽皆挑成了空中飞人,生生以一己之力,搅得曹军阵列大乱一片。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见得自家主公如此神勇,后续冲来的幽州骑军将士们顿时便为之精神大振,齐齐狂呼着战号,便已若潮水般顺着公孙明撕开的口子强行闯入了曹军阵中,一通大杀下来,没了阵型掩护的曹军中路步军顿时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任凭于禁如何嘶吼,也自无力回天。

    “公孙小儿,某跟你拼了!”

    眼瞅着败局已难有挽回之可能,于禁登时便急红了眼,再一看尚能跟随在公孙明身后的骑兵也不过就千骑不到,于禁可就不免起了擒贼先擒王之心思,一声咆哮之下,率身后跟着的三百余亲卫骑兵便向公孙明扑了过去。

    “杀!”

    饶是于禁来势汹汹,公孙明也自不曾放在心上,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断喝了一声,双臂猛地一送间,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势若奔雷般地刺击而出,快若闪电般地直取于禁的胸膛。

    “嗬哈!”

    公孙明这等狂猛的枪势一出,于禁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自知难以力敌,哪敢硬接,开声吐气之余,双臂一斜再一振,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便已是斜斜地撩向了高速袭来的长枪,试图在以巧劲卸开枪势的同时,借力打力地反撩向公孙明的小腹。

    “呼……”

    于禁的用心不可谓不险恶,若是换了个直肠子的对手,闹不好还真就会被其得手了去,可惜他遇到的是心机深如海的公孙明,这等用心又哪能瞒得过公孙明的法眼,只见公孙明双臂猛然一个收缩,原本奇快无比的枪势陡然便是一停,灵巧无比地让过了于禁的撩击,而后紧着又是一送,本已停下来的枪势登时又活了过来,急速地越过了于禁的拦截推挡,寒光闪闪的枪尖呼啸着便奔向了于禁的胸腹之间,这一招正是枪术名招“二段寸手枪”。

    “哎呀。”

    于禁根本没想到公孙明的枪势变幻竟是如此之诡异,措不及防之下,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已被放空在了外门,根本无法及时回援,眼瞅着情形不对,于禁顿时大惊失色,仓促间只来得及拼命向后便倒。

    “啪嗒!”

    于禁躲得倒是很快,于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被挑穿之下场,然则他的反应却是早在公孙明的预料之中,就在枪尖方才刚掠过于禁的胸膛之际,只见公孙明突然一翻腕,再猛力一振臂,精钢长枪一颤之下,陡然有若长鞭般抽击而下,速度虽不算快,奈何于禁身形已老,根本无法再作避让,而其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也自来不及提到胸前,竟是被公孙明这一鞭击抽中了胸膛。

    “噗……”

    虽说公孙明这一记变招无法用上全力,而于禁的胸甲上还有着护心镜的掩护,可重击之下,于禁的内腑还是不免遭创不轻,一大口血当即便狂喷了出来。

    “啊……”

    剧痛袭来之下,于禁哪还有甚死战到底之勇气,惨嚎了一嗓子,脚下狂乱地一踢马腹,仰躺着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全军听令:左转,突击,突击!”

    公孙明虽是有心要去追杀落荒而逃的于禁,奈何此际其所部亲卫骑兵们已是疯狂冲杀了过来,无奈之下,公孙明也只能是打叠起精神,率部径直迎上了前去,奋力杀散了前来拦截的这一拨曹军骑兵,而此时,于禁早已逃得远了,一见及此,公孙明也没再去理睬此獠,一摆手中的精钢长枪,厉声便咆哮了一嗓子,率部转向了左翼,有若潮水般向兀自来不及作出调整的臧霸所部冲杀了过去。

    “狗贼安敢猖狂若此,全军听令;向右转,冲上去,挡住贼军!”

    曹军左翼部队与中路军的间距不过只有三百步不到而已,在如此短的距离下,要想抢在幽州铁骑冲来前完成阵型的转换,显然没半点的可能性,一念及此,臧霸索性不做调整了,一声令下,挥军转向之余,紧着便发起了狂猛的反冲锋,试图与幽州军打上一场大混战,欺的便是幽州铁骑此际的马速已然慢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