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 夜战八方(一)
    中秋之日虽是月圆之时,可到了黎明前,月亮一落了山,天地间便已是漆黑一片,偌大的军营中已是一派的死寂,但这并不意味着营中的将士们都已沉浸在梦乡之中,实际上恰恰相反,旁的不说,光是左营靠近栅栏的一处营中空地中,就有着大批的幽州军将士默默地列阵在帐篷之中,静静地等待着出击之令,至于阵列前,则是屹立着一张文案,案上有着一只一尺见方的香炉,一支清香插于其中,正自明灭不定地燃着。

    “报,禀将军,时辰已至!”

    清香燃得很快,转眼间便已燃到了尽头,随着一缕稍浓的青烟袅袅而起,一名站在文案旁负责计时的轮值军侯片刻都不敢耽搁,小跑着便赶到了屹立在军阵前的吕旷身旁,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好,点火!”

    听得时辰已至,吕旷根本不曾有丝毫的犹豫,挥手间便已声线冷厉地下了道命令,旋即便见数十名士兵轰然应诺而动,很快便将十数顶帐篷以及事先堆在空地处的柴禾堆点燃,大火冲天而起中,三千余幽州军将士们纷纷抽出了腰间的大刀,彼此对砍交击个不休,不仅如此,众将士们还都尽皆放声呐喊着,瞬间便营造出了营中大乱不已之景象,不多会,整个幽州大营中到处都响起了凄厉的号角声,似乎已然彻底乱了套。

    “将军快看,贼营起火了!”

    济水河边的一处不算太高的土丘后头,张辽所部四千步骑正自列阵以待,时值幽州军左营大火冲天而起之际,立马便有一名站在土丘顶端的哨兵紧着顺坡而下,直抵张辽马前,一个单膝点地,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好,全军听令,打起所有火把,跟我来,冲啊。”

    这一听幽州军大营已然起了火,张辽的脸上不单没半点的兴奋之色,反倒是就此凝重了起来,但并未有丝毫的犹豫,只见其一把抄起搁在得胜钩上的长枪,大吼了一嗓子,率部便从土丘后方冲了出去。

    “突击!”

    “休走了贼军,给我杀!”

    ……

    张辽所部明显是精锐中的精锐,冲锋速度快不说,整体阵型竟能在高速冲刺中保持完整,不仅如此,于行进间,居然能很快将人手一支的火把全都引燃,整支队伍望将过去,就有若一座移动的火山一般,似乎能就这么一路无阻地杀进幽州军大营之中,可惜的是似乎终究只是似乎,并非定然如是,这不,就在张辽所部冲到了离幽州军左营里许之距处,左右两侧的暗夜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狂野的呐喊声,旋即便见马岱、迭摩达各率三千步骑从暗夜里直冲而出,有若两支利箭般杀向了张辽所部,与此同时,原本在营中假打个不休的吕旷所部也汹涌着从栅栏的破口处狂冲而出,目标同样是高速奔袭而来的张辽所部。

    “全军止步,灭掉火把,变阵,挡住贼军!”

    尽管心下里其实早有准备,可乍然一见三路幽州伏兵齐齐杀来,张辽的瞳孔还是不免为之微微一缩,可也并不曾因此而乱了分寸,但听其运足了中气地断喝了一嗓子,正自狂奔中的四千曹军步骑很快便稳了下来,在急速地团成防御力最强的圆阵之同时,齐齐将手中的火把尽皆弃之于地,乱脚践踏之下,曹军所在之处当即便隐入了黑暗之中。

    “轰……”

    吕旷所部距离曹军夜袭部队最近,哪怕基本上都是步兵,可冲锋起来的速度也自不慢,几乎就在曹军刚勉强完成阵型转换之际,吕旷便已率部赶到,有若巨浪般狠狠地撞上了曹军的阵列,一声巨响之下,双方的前排将士顷刻间便都倒下了不老少,不旋踵,马岱与迭摩达所部也已先后赶到了战场,围着缩成团的曹军便是好一通的狂杀,虽是占尽了上风,可短时间里也自难以突破曹军将士的拼力防御,战事一开打便已是白热化之惨烈。

    “上,砍开栅栏,杀进去!”

    就在张辽所部遭三路幽州军夹击之际,徐晃已借着左翼的喧嚣声之掩护,率五千步骑摸黑赶到了离幽州军右营侧后方不远处,待得见幽州军右营里的纷乱依旧,徐晃也自不曾细想,大吼一声,率部便往营前栅栏处狂冲了过去。

    “敌袭,敌袭……”

    徐晃所部这么一冲将起来,声势自是不小,正自在数座营前瞭望塔上轮值的幽州军士兵们顿时全都被惊动了,慌乱之余,齐齐便扯着嗓子狂嚷了起来,声音倒是高亢已极,可那又能如何呢,浑然没法阻止住曹军将士的快速杀到,只听一阵刀劈斧砍声过后,看似结实无比的栅栏便已被曹军将士们硬生生砍倒了一大截。

    “突击,杀进去!”

    栅栏方才刚倒下,徐晃便已迫不及待地催马向前,手持长柄宣花斧,有若神魔下凡般地冲进了幽州军大营之中。

    “放箭!”

    就在徐晃刚率部冲进幽州军大营之际,却听一声如雷般的咆哮突然在一派大乱的喧嚣中暴然响了起来。

    “嗖、嗖、嗖……”

    咆哮声未落,箭啸声便已陡然大作,刹那间,也不知有多少的雕羽箭从中营处激射而出,密集如蝗般向蜂拥而来的曹军将士们劈头盖脸地罩了过去,只这么一下,冲在最前头的曹军将士便被射倒了两百余之多。

    “不好,有埋伏,撤,快撤!”

    徐晃虽是一马当先地冲在最前方,可仗着武艺高强,愣是将一柄大斧耍得个水泼不进,总算是勉强躲过了被乱箭射成刺猬之下场,饶是如此,心也自慌得个不行,赶忙趁着幽州军的弓箭手来不及再度张弓搭箭的空档,紧着一拧马首,高呼一声,掉头便往营外逃了去。

    “蟊贼休走,马超在此,留下头来!”

    箭雨方才刚刚消停下来,就见马超已率五千步骑从中营处冲杀而出,咆哮连连地便向徐晃直冲将而去,所过处,挡在道上的曹军将士无不被马超挑成了空中飞人,枪下竟是无一合之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