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真真假假(三)
    “全军听令,出击!”

    “跟我来,出击!”

    ……

    就在浓烟方才刚刚扬起之际,十数里外早已废弃的小苏庄中以及鹿角岭的林子间,赵云与马超几乎同时下达了同样的将令,各率三千精锐铁骑呼啸着冲出了埋伏地,全速向浓烟起处疾驰而去。

    “撤,快撤!”

    一派混乱的战场上,正自与张绣厮杀不休的迭摩达一见到粮车被烧,立马第一时间狂攻出了数招,强行逼退了张绣的纠缠,而后一拧马首,嘶吼着便往幽州军大营狂逃了去,他这么一逃,本就已力不能支的幽州步骑将士们也就此没了战意,乱哄哄地都跟着逃了起来,浑然没人去理会那些着火的粮车,实际上也用不着理会,概因那些粮车上装着的根本不是粮秣,不过都是些糠末与谷壳罢了。

    “追上去,休走了贼子!”

    张绣本都已将迭摩达压在了下风,眼瞅着再有个二十余招的交手,便可将其斩杀当场,却不曾想迭摩达居然就这么打马而逃了,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只见其一摆手中的金枪,大吼着便率部狂追了上去,一通冲杀下来,不少掉队的幽州军步卒就这么惨死在曹军的刀枪之下。

    “加速,加速!”

    “突击,杀贼啊!”

    ……

    两军一追一逃之下,很快便冲出了五里之距,就在迭摩达所部都快被赶散了架之际,赵云与马超终于一左一右地率部赶到了战场,这一见迭摩达所部狼狈若此,赵、马二人尽皆为之狂怒不已,咆哮着便驱兵狂冲了过去。

    “该死,撤,快撤!”

    张绣正自冲杀得起劲呢,冷不丁瞧见前方左右两翼各有一彪骑军高速冲来,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哪还顾得上再去追杀迭摩达,忙不迭地一拧马首,高呼着便要往来路逃了去,这等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奈何先前曹军上下追得过猛,这会儿要想及时刹住脚都不是件容易之事,更别提要转头逃窜了,整支队伍瞬间便陷入了一派大乱之中。

    “儿郎们,援军已至,反身杀贼啊!”

    迭摩达先前可是被曹军给追击惨了,此际见得援军已然赶到,又岂肯让张绣所部就这么逍遥了去,只见其一摆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是一拧马首,一个打马盘旋,率部兜转着便向正自乱得不可开交的张绣所部冲杀了过去。

    “轰……”

    追逃易势之下,这回可就轮到急于逃命的曹军将士被迭摩达所部杀得个落花流水了,更为致命的是高速冲来的赵云与马超所部也已先后赶到了战场,但听一阵有若滚雷般的闷响过后,两支幽州铁骑已是一左一右地冲进了曹军的奔逃队伍之中,只一下便将曹军将士彻底冲得个七零八落。

    “张绣老儿休走,留下头来!”

    “张绣老贼,哪里走!”

    ……

    尽管战场上已是一派大乱,可张绣那一身的金盔金甲未免太过显眼了些,赵云与马超几乎同时发现了这厮正自疯狂打马而逃,自是都不肯错过这等杀敌之良机,二将齐齐打马向前,仗着座下战马精良之优势,很快便一左一右地冲到了张绣的身旁,毫不客气地便展开了夹击之势。

    “呀……”

    张绣虽是一向自负勇武,可这一见赵云与马超齐齐杀到,心还是不由自主地沉到了谷底,概因他根本没信心挡住两名与其武力不相上下的强者,可要他就这么认命么,那也绝不可能,事到如今,张绣也只能搏命了,但听其一声怪叫,双臂猛然一振,手中的金枪瞬息间便已幻化出了无数的枪影,有若惊涛骇浪般喷薄而出,这正是其拿手绝招——惊涛拍岸!

    “杀!”

    “啊哈!”

    ……

    这一见张绣攻势狂猛,赵、马二将也自都不敢稍有大意,但听二人几乎同时开声吐气之下,也都使出个各自的拿手绝招,但听枪啸声大作间,一支枪影组成的银凤以及一道枪影构成的长河已然咆哮着向滚滚而来的惊涛骇浪撞击了过去。

    “铛、铛铛……”

    三大绝招狂猛地撞在了一起,刹那间,密集的撞击声便响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无数的枪影幻生幻灭,火花四溅中,三将周边当即便被清空了偌大的一片,所有在三将交手范围内的两军士兵无不被炸裂的枪影横扫得有若筛子一般,血花与残肢断臂漫天飞舞,其状之惨着实令人不忍目睹。

    “噗……”

    张绣不愧有着神枪之美誉,虽是以一敌二,却还是强行挡住了赵、马二将的攻杀之势,当然了,挡住是挡住了,可受力过巨之下,双臂酸软不堪不说,内腑也被巨大的反震之力震伤,枪影方消,张绣便已忍不住喷出了一大口的血雾。

    “杀!”

    “看枪!”

    ……

    虽说有些意外张绣的强悍,可这一见其已然吐了血,赵、马二将自是不会错过这等痛打落水狗之良机,齐齐挥臂又各自攻出了一枪,一左一右地交叉刺向了张绣的两肋。

    “我投……降……”

    张绣虽是武勇过人,可架不住先前刚跟迭摩达狠斗了一场,又纵马追杀了迭摩达所部五里之距,体力早已不在巅峰,再跟赵、马二将这么一招硬碰下来,已到了强弩之末,哪还有甚战意可言,紧着便要出言求降,可惜没等他将话说完整,赵、马二将的枪便已同时刺穿了其之两肋,剧痛袭来之下,张绣的双眼当即便翻了白。

    “扑通!”

    赵、马二将于快马掠过张绣身旁之际,几乎同时收了枪,倒霉的张绣两肋顿时鲜血狂喷不止,其魁梧的身子在马背上晃荡了几下,终于是不甘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手足胡乱地搐动了几下,便即没了声息,可怜一代名将就这么悲惨地死于战阵之上。

    张绣这么一死,其手下将士就更没了作战的勇气,一炷香过后,其所部六千步骑除了少部分见机得快的骑兵逃出了生天之外,余者非死即降,一场伏击与反伏击的大战就此落下了帷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