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真真假假(二)
    “明公。”

    戌时将尽,夜已是有些深了,方才刚睡下的郭嘉突然接到了曹操相召的命令,自是不敢稍有迁延,穿戴整齐之后,匆匆便赶到了中军大帐,这才刚进帐,入眼便见曹操正自满脸喜色地与贾诩低声计议着,眉头不自觉地便是微微一扬,可脚下却是并未稍停,疾步便抢上了前去,很是恭谨地便行了个礼。

    “奉孝来得正好,老夫刚接到王送来的密信,尔且先过目一番再议好了。”

    曹操的心情显然很好,这一见郭嘉已至,也自无甚寒暄之言,紧着便将一封信函递了过去。

    “唔,算时日,也确是到了贼军再度调粮的时候,只是此消息未经证实,真伪恐是难辩啊。”

    郭嘉一目十行地便将不算长的书信过了一番,但却并未有甚激动之色,反倒是微皱起了眉头来。

    “嗯,慎重些也是要的,老夫打算多派细作前去侦稽,以防个中有诈。”

    曹操本就是多疑的性子,哪怕前番王提供的消息准确无误,他也自不曾全信,此际听得郭嘉这般说法,深以为然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明公,窃以为侦稽固是该当,然却须得防打草惊蛇方好,万一事机不密,却恐公孙小儿起了疑心,倘若此獠彻查内部,只怕王会有暴露之虞。”

    贾诩倒是不反对派出细作去打探实情,只是出于谨慎,还是紧着出言提醒了一句道。

    “嗯……,文和所言甚是有理,前番我军侦骑四处,贼军怕是已起了疑心,此番若是再如此行了去,那公孙小儿难保不多生事端,可惜吕旷刑伤依旧未愈,若不然,由异度着其去打探个虚实便足矣,唔……,这样好了,且派出些细作,重点勘查大赵庄、魏家沟、百回岭三处,倘若未曾发现贼军伏兵,那便由张绣再度率部出击好了。”

    被贾诩这么一提点,曹操当即便冷静了下来,默默地沉吟了片刻之后,这才谨慎地下了个决断。

    “明公英明。”

    从章丘到幽州军大营沿线能藏伏兵之处固然不少,可论及伏击的效果,无疑是大赵庄等三处最为适宜,贾诩与郭嘉都是军略高手,自是都心中有数得很,这会儿听得曹操如此下令,也自都不觉得有甚不妥之处,齐齐出言称颂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建安八年的天气着实邪乎的够呛,这都已近中秋了,气温竟依旧热得有若盛夏一般,久旱无雨之下,燥热得令人喘息都艰难,在这等天候下行走于烈日下,无疑是件苦差使,哪怕幽州军将士再如何精锐,三天的押运行程下来,迭摩达所部上下都已是疲得不行了,千余骑兵倒也就罢了,到底是有马可骑,多少还有点活力,可两千步军却都已是脚步拖沓无比,至于那些推着粮车的民壮们么,早已是大汗淋漓,都快迈不动腿了。

    “敌袭,敌袭……”

    正所谓屋漏偏遭连夜雨,就在迭摩达所部艰难前行之际,左侧四里开外的林子中突然冲出了大批的兵马,当先一面大旗上赫然绣着个硕大的“张”字,一见及此,自有灵醒的幽州军士兵紧着便发出了告急的呼喝声。

    “该死,快,全军听令,向左转,跟我来,杀贼,杀贼,杀贼!”

    这一见情形不对,迭摩达可就不免有些急了,顾不得去理会那些被惊得四下乱蹿的民壮们,一把抄起得胜钩上的方天画戟,大吼了一声,率部便向左翼狂冲了过去。

    “全军突击,烧掉贼军粮车!”

    饶是迭摩达所部冲得凶猛,张绣也自不以为意,一声断喝之下,率手下六千兵马便有若潮水般向幽州军席卷了过去。

    “杀!”

    张绣一身金盔金甲,在军中无疑是最显眼的那一个,迭摩达第一眼便认定了此獠必是来犯之敌的主将无疑,有心要擒贼先擒王之下,自是毫不犹豫地便向张绣杀了过去,这一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只听迭摩达一声大吼,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已是全力向张绣劈了过去。

    “找死!”

    张绣一向自视甚高,这一见迭摩达居然敢抢先出招,登时便怒了,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双臂一振间,手中的金枪便已幻化出了十数道的枪影,虚实相间地便向迭摩达罩了过去。

    “铛、铛铛……”

    见得张绣的枪法如此之精妙,迭摩达顿时大吃了一惊,好在他的戟法也自不弱,总算是及时调整了过来,只见其双腕猛然一振之下,原本笔直劈出的方天画戟顿时便是一颤,一道道戟影就此喷薄而出了,瞬息间便与张绣狠狠地连对了十数记,密集的撞击声中,火花四溅,二将的身子皆不由自主地往后便是一仰,这一回合的硬碰下来,竟是谁都不曾占到半点的便宜。

    “轰……”

    张绣与迭摩达交手未毕,两支相向对冲的军队便已是狂猛地对撞在了一起,刀来枪往间,惨嚎声顿时便暴响成了一片,毫无疑问,兵力较少的幽州军明显不敌养精蓄锐多时的曹军,只这么一个对冲下来,便有百余人横死当场,而反观曹军一方,不过仅仅只战损了六十余而已,纵使如此,素性勇悍的幽州军也自不曾有丝毫的畏惧,依旧奋勇地冲杀着,两军很快便厮杀成了一团。

    “狗贼,看打!”

    一招没能占据上风的情形下,迭摩达自是不敢再有丝毫的大意,这才刚稳住身形,紧着便又攻出了一戟,势若奔雷般直取张绣的心窝。

    “哈!”

    一记硬碰下来,张绣同样不敢再小觑迭摩达,几乎就在迭摩达出手的同时,张绣同样是一个开声吐气,挥枪便攻。

    战,再战,张绣与迭摩达狠斗在了一起,枪来戟往间,很快便是二十余招过去了,体力明显不在巅峰的迭摩达渐渐落入了下风,而此时,有不少冲破了幽州军拦截的曹军将士已然冲到了散乱于地的粮车旁,用火折子引燃了火把,四下放起了火来,不多会,大火便已冲天而起,浓烟滚滚直冲九霄云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