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挖个坑(三)
    “尔等……,哼,匹夫误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啊,拖下去,重打五十军棍!”

    饶是众将都已纷纷为吕旷求情了,可公孙明的怒火却并未消减多少,一声怒哼之下,最终还是没轻饶了吕旷。

    “主公英明。”

    丢失粮秣本就是重罪,公孙明既是执意要处置吕旷,众将们也自不好强拦,只能是齐齐称颂了一声了事。

    “主公,运粮队脚程不快,贼军虽是劫走了粮秣,此际应还在半道上,断不能让贼军平白占了便宜去。”

    庞统先前不曾出面为吕旷求情,可待得众将退向两旁之后,他却是紧着从旁建议了一句道。

    “军师所言甚是,子龙、令明,尔二人各率三千骑兵,即刻出营,沿途彻查,断不可轻纵了这股贼军!”

    被庞统这么一点醒,公孙明可就顾不得再发怒了,紧着便下了道将令。

    “末将遵命!”

    听得公孙明有令,赵、庞二将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迁延,齐齐应诺之余,紧着便退出了中军大帐,不多会,但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赵、庞二将已各率三千骑军高速冲出了后营门,兵分两路,一左一右地向东疾驰了去……

    “将军快看,贼军骑兵杀来了!”

    尽管张绣没走大道,而是沿着泰山边缘行军,可架不住运粮车众多,自是无法瞒得过散得极开的幽州军游骑的侦查,这才没走出五里地,赵云便已率三千铁骑高速从西北方向冲来了,扬起的烟尘一现,立马便有一名眼尖的曹军士兵紧着狂嚷了一嗓子。

    “嘿,来得好快么,快,传令下去,点火,将所有粮车都给老子烧了!”

    张绣本就对幽州骑军的赶来有所预计,这一见远处烟尘滚滚大起,自是毫不紧张,扬手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见大批的曹军士兵飞快地引燃了火把,将粮车掀翻在地,胡乱地堆在了一起,纵火点燃了粮车,而后齐齐向边上的山林跑了去。

    “狗贼,休走!”

    大老远望见曹军引燃了粮车,赵云登时便怒了,拼命地打马加速,向奔逃中的曹军直冲而去。

    “骑军随某断后,步军加速撤进林中!”

    这一见赵云所部疯狂冲来,于奔驰途中,张绣只一回首,便已判断出己方恐难在幽州骑军赶到前全军进林,不得已,也只能紧着率五百骑兵兜转了回来,以掩护步军的撤退。

    “杀!”

    眼瞅着已无夺回粮秣之可能,赵云的眼珠子都已是泛了红,这一冲到了张绣的马前,愤懑无比地便攻出了一枪,快逾闪电般地直取张绣的胸膛。

    “啊哈!”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饶是张绣在枪法一道上浸淫了数十年,一手枪法已然出神入化,可这一见到赵云的枪势之凌厉,瞳孔还是不免为之一缩,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声断喝之下,紧着也挥出了手中的长枪。

    “铛!呼……”

    张绣不愧有着神枪之美誉,出手虽比赵云慢了半拍,可枪速却丝毫不在赵云之下,不仅如此,在架上赵云的枪势之际,双腕略略一翻,便已卸开了反震之力,顺势一送,手中的长枪便已若灵蛟出海般撩向了赵云的左肋,角度刁钻不说,枪速也自快得惊人。

    “铛!”

    张绣的枪法固是超绝,可赵云同样不差,哪怕稍有些意外张绣的枪法之灵动,可手下却是丝毫不慢,只见赵云一沉臂,紧着又是一摆,竟是用枪尾格开了张绣的撩击,紧接着,又是一翻腕,再一加力收臂,手中的亮银枪已借着反震之力,有若长鞭般抽向了张绣的腰腹之间。

    “哈!”

    赵云这么一记借力反抽无疑精妙到了极点,然则张绣却并未乱了分寸,只听其一个开声吐气,顺着被荡开的枪势,双臂猛然一横,瞬息间便封住了赵云的反抽,以巧劲斜着卸开了赵云附在枪上的巨力,但听一声闷响过后,二将的身子皆不由自主地便是一仰,皆来不及再出手,两马已是就此交错而过了。

    赵、张二将虽都没能奈何得了对方,可对付后续冲上来的骑兵,却是毫无半点的压力,但见二将各自运枪如飞间,枪下皆无一合之敌,很快便都杀穿了对方的骑阵。

    “好贼子,再来!”

    赵云这些年来南征北战,遇敌无数,可就枪法而论,除了马超之外,还真就没谁能跟张绣相提并论的,就连张辽都比张绣要差了半筹,见猎心喜之下,自是不肯善罢甘休,这一在战场外侧兜转了马首,紧着又是一个打马加速,再度向张绣冲杀了过去。

    “某还怕你不成,逆贼,受死!”

    对冲过后,张绣所部骑军已然转换到了远离山林的外侧,在这等情形下,便是想逃走都不是件容易之事,甭管乐意不乐意,张绣都须得再跟赵云战上一回,有鉴于此,张绣自是不甘示弱,双腿一夹马腹,纵马便率部迎向了高速冲来的赵云。

    “杀!”

    “看枪!”

    ……

    哪怕仅仅只是一个回合的交手,二将却都已知对方实属劲敌,再度对冲之际,自是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就在两马将将相交之时,只听二将同时开声吐气之余,齐齐攻出了最拿手的绝招。

    “铛、铛铛……”

    赵云所用的正是其绝杀之招——百鸟朝凤枪,枪方出,瞬息间便已幻化成一只银凤,呼啸着向张绣罩了过去,而张绣所用的招式也同样狂猛异常,一招“惊涛拍岸”用将出来,枪势绵绵不绝,有若惊涛骇浪般向赵云席卷了过去,两大强招毫无花俏地便硬碰在了一起,火花四溅中,撞击声暴响得连成了一片,无数的枪影彼此泯灭,一时间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进林,撤!”

    张绣倒是能挡住住赵云的攻伐,可其手下五百骑兵却明显不是三千幽州铁骑的对手,两番对冲下来,折损已多达一百二十余骑,眼瞅着己方步兵都已顺利撤进了林中,张绣自是不想再跟赵云死战不休了,这一对冲而过,头也不回地便率部冲进了林中,一见及此,赵云也自没敢率部追将进去,虽是不甘得很,最终却也只能是无奈地率部掩护着救出来的民壮们就此回营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