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挖个坑(一)
    “主公,末将无能,未能诱得贼军出营。”

    七月天,流火天,哪怕还只是月初,天已是热得慌,纵使身处尚算阴凉的中军大帐中,也少不得会被热出一身的臭汗,然则公孙明却显然并不在意,与庞统一道凑在了大幅沙盘前,各持一把旗子,兴致勃勃地推演着战局的可能之变化,正自议到酣处,却听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响起中,一身整齐甲胄的赵云已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身,颇为无奈地禀报了一句道。

    “无妨,子龙只管先回本部,好生安抚众将士们便是了。”

    对于赵云的禀报,公孙明并不感到意外,此无他,自前番一战后,曹军便彻底龟缩不出了,十数日来,任凭幽州军邀战也好,故作松懈地诱敌也罢,死活不肯出营半步,摆明了就是要跟幽州军打一场持久战。

    “末将遵命。”

    出营邀战可不是件轻松的活计,大半天的精神紧绷下来,饶是赵云体力超人,也自难免有些疲了,此际听得公孙明如此说法,他自是无心再多逗留,恭谨地应了一声之后,转身便退出了中军大帐,自行回营去了。

    “看样子曹阿瞒已是打算乌龟不出头了的,嘿,这老儿前番靠忍劲赢了袁本初,如今又打算故技重施,倒是有趣得很么。”

    曹军营垒坚固,军中勇将不少,加之又背靠着历城这么个支点,幽州军的骑兵优势难以发挥出来,曹军不肯出言应战,公孙明一时半会还真就拿曹军没得奈何。

    “此预料中事罢了,我军兵力虽略少,却胜在骑军众多,若相战于野,彼军难有多少之胜算,龟缩不出,以待我军粮尽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庞统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随口便道破了曹军如此选择的根由之所在。

    “嗯,曹老儿用兵惯断人粮道,某便给其这么个机会,先坑此獠一把好了。”

    公孙明此番兵进青州的根本目的其实并非一定要拿下整个青州,而是要最大限度地消耗曹营的底蕴,不给其休养生息之机会,从此意义来说,公孙明其实是不介意跟曹操打上一回持久战的,道理很简单,曹操所占据之地盘虽大,却都是久经战火的糜烂之地,其财政上远不及幽州军来得宽裕,彼此对耗的结果无疑是曹操一方最先支撑不住,当然了,要想防止曹操看破此一条,该谋算的还是须得谋算到细处才成。

    “此事倒是不难,我军粮道漫长,前番为确保无虞,故而行逐城存粮转运之策,曹军纵使能突袭一城之地,也断难彻底摧毁我军之粮道,所能做者,无外乎是在章丘至我军大营间做些文章罢了,今,我军若是以固定时日去章丘取粮,料想曹阿瞒必难按捺得住,势必会派兵半道劫杀,先给其一点甜头尝尝,回头再以重兵伏击之,必可见奇效。”

    庞统才思敏捷得很,只一扬眉,便已给出了个建议。

    “嗯,好,那就先这么定了。”

    公孙明细细地盘算了一番之后,也自觉得此策可行,挥手间便已下了最后的决断……

    “报,禀丞相,现已查明贼军粮秣大半存于章丘城中,每隔十日便有一支运粮队前去章丘取粮,另,据查,贼军于邹平、西安等沿途诸城也都屯有大量辎重,负责调粮者乃是贼将孙弥。”

    时光荏苒,转眼间天已近了八月,算将起来,曹军在历城与幽州军已然对峙了近一个半月,期间除了最开始的一场大会战之外,曹军始终不曾出营应战过,可细作却是没少派出,正因为此,幽州军的大体动向自是很难瞒得过曹军细作之侦稽,这不,曹操才刚下令彻底调查幽州军的粮秣转运情况,三日过后,详细的军情便已由负责细作的一名曹军校尉报到了曹操处。

    “哦?”

    曹操是早就定下了要在幽州军粮道上做文章的主意,之所以一直不曾着力调查幽州军的粮秣转运情况,无外乎是担心打草惊蛇罢了,至于而今发动大规模调查,根由便在于曹操认定幽州军所携带来的粮秣应是已将尽了,打算给幽州军来上一记狠的,期颐能像官渡之战那般彻底摧毁幽州军的粮秣屯放点,从而一举击溃当面之敌,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细作所探听来的消息却无疑给他狠狠地浇上了一盆凉水——以幽州军的骑兵之多,曹军能突袭一座城池都已是极难了的,要想将幽州军所有的粮秣屯放点全都摧毁,根本没丝毫的可能性。

    “明公,从章丘到贼军大营足有八十余里之距,其间废弃之村庄、树林不少,若是半道而击,应是不难,所虑者唯贼军骑兵众多,前往劫粮之兵马实不宜过多。”

    这一见曹操只轻吭了一声便没了言语,有心要显示一下自身能耐的陈群便即从旁闪了出来,朗声分析了一番。

    “嗯……,奉孝以为如何哉?”

    尽管对挥军深入幽州军后方八十余里地去夺取有着重兵把守的章丘城没太多的信心,可要说半道劫粮么,曹操还是愿意一试的,哪怕不能彻底断绝了幽州军的粮秣供应,可能迫使幽州军不得不分出重兵维持粮道畅通,于曹军来说,也是好事一桩来着,只是在真要下决断之际,曹操多疑的性子却是不免又犯了。

    “不妨一试,先看看贼军的反应再作定夺也不为迟。”

    曹军屯于历城,虽说背靠衮州,粮道上要比幽州军短上不老少,可耗费也自同样不小,在郭嘉看来,若是不能尽快逼退幽州军,己方的财政怕是难免有枯竭之虞,正是出自此等考虑,哪怕有些担心幽州军会否设下圈套,该冒的险,怕是少不得要冒上一回了的。

    “唔,那就先如此也罢,传令下去:着张绣率五千步骑前去劫粮,能夺取便夺取,不能便焚而毁之。”

    曹操想了想之后,最终还是同意了郭嘉的建议,只不过他并不打算派出嫡系部队,而是将此任务交待给了投诚过来的张绣所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