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济水之战(十)
    尽管率先冲进了幽州骑军后队的曹军也不过就只有百余骑而已,至于大批的步军还落在后头,可架不住个中有着张辽这等绝世勇将在,后背遇袭的幽州铁骑根本没办法挡住张辽的铁枪横扫,只一下,便被冲得个七零八落,百余骑阵亡,余者不得不四散逃了开去。

    “啊哈!”

    这一冲散了幽州骑阵,张辽根本没去理会那些四散逃将开去的溃兵,纵马径直冲到了庞德的身侧,一声大吼间,手起一枪,毫不容情地便捅向了庞德的左肋。

    “斩!”

    见得张辽快马赶到,许褚顿时大喜过望,厉声咆哮间,几乎与张辽同时劈出了一刀,威猛无俦地直取庞德的腰腹之间。

    “呀……”

    庞德虽勇,可也就只与许褚相当罢了,再加上一个武艺同样高绝的张辽,显然就吃不住劲了,面对着二将的夹攻,庞德哪还有甚斩将见功之心,赶忙回刀自保,双臂连振间,舞出了无数的刀光,将自身遮得个密不透风。

    “铛、铛、铛……”

    庞德的刀光防御圈严密无比,饶是张辽与许褚攻势狂猛,占尽了上风,可一时半会也自难以取得突破,撞击声狂暴而响间,庞德魁梧的身子不停地摇晃着,可就是不倒。

    “贼军大至了,仲康快走!”

    张辽可不同于只有匹夫之勇的许褚,哪怕在围攻庞德之际,也自没忘了要眼观六路,待得惊觉公孙明所部主力骑军已然将至,他可就顾不得阵斩庞德了,紧着招呼了许褚一声,一拧马首,转身便往曹营方向疾驰了去。

    “奶奶的,便宜了你个黑厮,撤,快撤!”

    眼瞅着再过十数招,必可将力不能支的庞德斩于刀下,许褚已然是杀红了眼,可这一见张辽突然抽身而走,他虽满是不甘,却也没敢再多逗留,愤懑地骂了一声之后,一拧马首,也跟着往曹营方向逃了去。

    “狗贼,某与尔誓不两立!”

    被张辽与许褚围殴了一番不说,末了还被许褚给骂了去,庞德当即便被气得个眼冒金星,奈何一番苦守下来,他已是手足酸软,加之所部骑军已尽被赶散,气恼归气恼,庞德还真就不敢孤身死追上去,只能是火冒三丈地大骂了一嗓子。

    “追上去!”

    庞德骂声刚停,公孙明便已率主力骑军赶到了,但却并未理睬庞德的尴尬,一声令下,率部便径直冲向了狼奔豕突中的曹军步兵后队。

    “弓箭手准备,七十步抛射,放箭!”

    两条腿自然是跑不过四条腿的,虎豹骑仗着先逃之利,倒是很快便冲进了曹军左营之中,可落在了后头的张辽所部步军却是没那么好命了,被从后方追将上来的幽州铁骑杀得个尸横遍野,余者无不丢盔卸甲地往大营方向狂逃,眼瞅着幽州铁骑有意驱策溃兵冲击己方大营,曹军左营主将于禁可就稳不住神了,也没管会否伤及己方溃兵,厉声便下了道将令。

    “嗖、嗖、嗖……”

    随着于禁一声令下,早已待命多时的四千弓箭手几乎同时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刹那间,四千支雕羽箭密集如蝗般从营前栅栏处腾空而起,遮天蔽日地便往乱军中扎了过去。

    “撤!”

    见得营中的曹军已然有备,公孙明虽是心有不甘,到了此时,也只能无奈地放弃了冲营的打算,就此下达了收兵之令,须臾,但听号角声暴响不已间,各路幽州军纷纷向后撤退,径直回了大营,至此,一场大规模的决战便算是落下了帷幕,曹军战损万余,个中被俘者更是多达四千之数,而幽州军一方也付出了近四千的伤亡,无论从战果还是场面来说,无疑是幽州军取得了这一场大战的最终胜利……

    “明公,末将……”

    尽管完成了断后的重任,可手下的虎豹骑却也因此折损了近半,在于张辽一道进帐之际,许褚还是不免有些个惶恐不安。

    “哈哈……,吾之虎侯回来了,今日一战,我军虽略有小挫,然,前有诸军将士用命,后有仲康拼死杀贼,更有文远果敢出击,我大汉雄风尚在,破敌之日不远矣,好,甚好!”

    没等许褚的请罪之言说出口来,曹操已是仰头哈哈大笑不已,寥寥数言间,便已扭转了中军大帐里的压抑之气氛。

    “末将等愿为明公效死!”

    听得曹操这般言语,不止是许褚热泪盈眶,众将们也都一改先前的沮丧,群情激荡间,竟是齐齐躬身嚷嚷了起来,原本低落的士气瞬息间便已高涨到了顶峰。

    “嗯,诸公皆我大汉栋梁,区区幽州贼,不过跳梁小丑尔,且容彼等猖獗一阵,回头老夫自有妙计破敌,诸公都辛苦了,且各归本部去罢。”

    见得诸将们的士气已然被鼓动了起来,曹操也就没再多言啰唣,自信满满地放了几句豪言,便即就此下了逐客之令。

    “诺!”

    一场大战下来,兵马折损还是其次,收拢军心更是刻不容缓,众将们自是不敢再在中军大帐里多呆,齐齐躬身应诺之余,鱼贯着便全都退了出去,唯有郭嘉却并未离去,依旧稳稳地端坐在侧旁。

    “贼军骑兵犀利,我军实难应对啊,不知奉孝可有何教我者?”

    众文武们退下之后,曹操脸上的自信笑容立马便烟消云散了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担忧之色。

    “战既不利,守便好,贼军骑兵多,日耗也大,时日一长,其后勤必然有大碍,到那时,再相机而动也自不迟。”

    郭嘉到底是不世出的智谋之士,尽管一战失利,可他却是一眼便看出了幽州军的麻烦之所在。

    “嗯,那倒也是,就先守上一阵好了。”

    曹操乃老于战阵之人,自然不会不清楚骑兵的日耗有多大,错非如此,在已然不缺马的情况下,曹军也不致于到了此时才只拥有不到九千的骑兵,无他,财政困难,养不起啊,而今幽州军远道而来,青州残败不堪,一地的供给根本不足以支持幽州军数万兵马之所需,还须得从河北大量调运辎重,这等损耗远比曹军要大了不老少,以守为攻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曹操对此自是不会有甚异议,略一沉吟之后,便即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