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济水之战(二)
    “禀丞相,蒋奏曹回来了。”

    天已将午,然则曹操却无丝毫的食欲,眉头紧锁地在中军大帐里来回踱着步,不为别的,只因这都已是一天过去了,他派去下战书的蒋干居然还没见回转,而幽州军一方也不曾有甚回应,曹操多疑的性子难免又犯了,正自寻思着是否要再派人去幽州军大营一行之际,却见一名轮值亲卫匆匆从外而入,冲着曹操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哦?快传!”

    这一听蒋干归来,曹操的眉头当即便是一扬。

    “下官见过丞相。”

    亲卫应诺而去后不久,就见蒋干满面红光地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曹操便躬身行了个礼。

    “何故迟归,嗯?”

    一闻到蒋干那满身的酒气,曹操的面色瞬间便阴沉了下来,问话的语调里也自不免便透出了几分的寒意。

    “好叫丞相得知,下官昨日前去贼军营中下书,却不曾想……”

    蒋干虽很是受用公孙明昨日的隆重招待,可骨子里到底是愚忠之人,并无转投到公孙明手下之打算,这会儿听得曹操问起,他也自不会有甚隐瞒,絮絮叨叨地便将公孙明礼遇于其的经过详述了一番,言语间满满皆是自矜之意。

    “战书何在?”

    曹操之所以一直不曾重用蒋干,固然有着手下人才济济之故,可更多的其实是嫌弃蒋干的夸夸其谈,而今一听其暗喻自身没能得重视,心下里自不免便是好一阵的不耐,皱着眉头听完了蒋干的陈述之后,也自懒得多言啰唣,直截了当地便发问了一句道。

    “回丞相的话,战书在此,那公孙明已然有了批复,还请丞相过目。”

    蒋干本意就是想用公孙明对自己的尊崇来刺激一下曹操,看能否引起曹操的重视,可这一见曹操浑然没半点反应,心中难免有些不甚爽利,可也没敢再多言啰唣,紧着便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了战书,双手捧着,递交到了曹操的面前。

    “来人,擂鼓聚将!”

    待得瞧清了战书背后那个硕大的“战”字之后,曹操的瞳孔立马便是微微一缩,也没再去理睬蒋干的心思究竟如何,挥手便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鼓声隆隆暴响不已间,原本尚算宁和的军营里顿时便闹腾开了……

    “呜、呜呜、呜呜……”

    建安八年六月十九日,卯时末牌,太阳虽尚未升起,天却已是大亮了的,随着一阵凄厉的号角声响起,曹军大营的两扇营门轰然洞开间,大批的甲士从内里鱼贯而出,列队向幽州军大营方向逼了过去,一盏茶过后,幽州军大营中同样是号角声连天震响,前军主将赵云一马当先地率部便冲出了大营。

    “谁敢去打头阵?”

    巳时将至,两军相隔里许之地,皆已各自列阵完毕,曹军中军处,曹操扬了扬手中的马鞭,朗声便呼喝了一嗓子。

    “末将愿往!”

    曹操话音刚才刚落,就见乐进已是昂然应了一声,策马便冲出了本阵,于两军阵前一边来回驰骋着,一边声如雷震地咆哮道:“乐进在此,何人敢来送死!”

    “令明,尔且去砍了那厮的狗头!”

    公孙明其实一向不太喜欢斗将之战,然则曹操既是想玩,他也不会有甚异议,这都还没等众将请命,公孙明便已抢先点了将。

    “诺!”

    这一听公孙明将打头阵的任务交给了自己,庞德登时大喜过望,哪会有甚迁延,紧着应诺之余,一踢马腹,就此狂飙着冲出了本阵。

    “杀!”

    乐进前番惨败于幽州骑军的突袭之下,一直耿耿于怀,总想着要扳回面子,而今一见对面有将冲来,自是不会有甚客气可言,纵马便迎上了前去,双臂猛然一送,一枪如虹般便刺向了庞德的胸膛。

    “三寸钉,找死!”

    庞德本来就瞧五短身材的乐进不顺眼,这一见此獠居然还敢抢先出手,眉眼立马便倒竖了起来,一声大吼之下,双臂一扬,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是毫不容情地劈了过去。

    “铛!”

    乐进个子矮壮,自尊心却是极强,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拿他的身高说事儿,此际一听庞德一上来便给自己安了个绰号,登时便气得个瞠目欲裂,也没管甚招式不招式的了,双臂猛地一个加力,毫不示弱地便与庞德来了记以硬碰硬,但听一声巨响中,二将的身子皆不由自主地向后一仰,重心失衡之下,竟是都来不及再出第二招了的。

    “小矮子,不错啊,再来,再来!”

    一招硬碰之下,居然没能占到上风,庞德的好胜心顿时便大起了,这一兜马回转,几无停顿,高呼着便又向乐进冲杀了过去。

    “黑脸贼,受死!”

    这一听庞德又拿自己的身材当话柄,乐进的鼻子好险没气歪了去,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大骂着也自高速冲了上去,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只见乐进双臂连振间,无数的枪花当即便就此喷薄而出,劈头盖脸地便向庞德罩了过去。

    “铛、铛……”

    面对着乐进攻杀出来的强招,庞德根本不以为意,双臂一抡,手中的斩马大刀同样幻化出了无数的刀影,不避不让地便与乐进狠斗在了一起,刹那间,撞击声便已暴响得有若雨打芭蕉一般,二将座下的战马皆被巨大的反震力道震得失了速。

    “斩!”

    乐进的力量虽是不算小,可说到底还是比庞德要稍逊了一筹,如此狂猛的对碰下来,很快便落入了下风,十数招过后,已只剩招架之功而难有还手之力,一见及此,庞德自是得理不饶人,抓住了乐进失力之后的一个空档,狠命便是一个斜格,在荡开乐进枪势的同时,双腕猛力一翻,本已降速的战马大刀一颤之下,陡然起速,势若奔雷般地攻向了乐进的脖颈之间。

    “啊呀呀……”

    此时此刻,乐进的枪已被格在了外门,根本就来不及回防,面对着高速袭来的刀锋,乐进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心慌之余,紧着便是一声怪叫,拼尽了全力地一踢马腹,与此同时,身形急速地向后便倒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