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兵进历城(一)
    一阵狂猛的对拼下来,张辽最终还是没能完全挡住赵云的强攻,左大腿处挨了一枪,尽管入肉不算深,可疼痛却是少不得之事,受此影响,张辽在出手之际,难免稍缓,渐渐已有着支撑不住了,之所以会有如此之结果,倒不是张辽的武艺不济,实际上,无论是力量还是枪法,二将大体在一个水平线上,就算有差距,也只是伯仲之间罢了,赵云或许强些,却也有限,倘若平手而战的话,没个七、八十回合难以分出个高下,奈何眼下曹军大败已成定局,张辽的心态难免失衡,加之一路溃败的体力消耗也远比赵云要大上不少,此消彼长之下,落入下风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

    张辽已然是在搏命了的,哪怕大腿上溅出的鲜血染红了战袍,他也自不管不顾地奋力厮杀着,不断地出手强攻着,奈何先手一失,要想扳回又岂是那么容易之事,更为要命的是跟随其冲杀而来的百余曹军骑兵也已在三百余幽州铁骑的绞杀下死伤近半,一旦让众幽州骑兵们腾出手来,张辽只怕想走都难,饶是如此,张辽也依旧不肯服软,嘶吼连连地与赵云缠斗个不休。

    “文远莫慌,某来也!”

    高手对决,比的可不光是自身的武艺,也不仅仅只是血勇之气,天时地利人和皆在其中,很显然,此三者都不在张辽一方,大战了四十余回合下来,张辽再度中了两枪,一枪在左肩,一枪则在左肋,尽管都不算重伤,可伤就是伤,哪怕不重,对战局也自有着不小的影响,到了此时,张辽已然只剩招架之力,再无还手之能了,眼瞅着败亡在即之际,却听一声咆哮响起中,曹仁已率五十余骑再度冲杀而回了。

    “唰、唰、唰……”

    这一见曹仁反身杀了回来,赵云可就不免有些急了,双臂连振间,手中的亮银枪陡然便幻化出无数的枪影,试图抢在曹仁赶到前将张辽挑杀当场,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惜张辽并非弱者,哪怕抵挡得艰难无比,可总归还是强撑了下来。

    “铛、铛铛……”

    就在张辽已将将到了极限之际,曹仁终于快马赶到了,连出十数枪,与赵云以硬碰硬,总算是解了张辽之危。

    “一起上,杀了他!”

    张辽征战沙场多年,与敌单挑不知凡几,还真就不曾吃过如此大的亏,这一见曹仁已到,哪肯善罢甘休,也自顾不得有伤在身,略略喘息了几下,紧着便又纵马冲了上去,与曹仁形成联手之势,有若走马灯般围着赵云厮杀个不休。

    “鼠辈敢尔!”

    赵云已然彻底杀红了眼,哪怕面对着曹仁与张辽两员勇将的围攻,也自一无所惧,手中一柄亮银枪左右翻飞,硬是与二敌杀得个难解难分。

    “文远,别打了,撤,快撤!”

    张辽的武艺大体与赵云相当,可惜有伤在身,而曹仁的武艺明显比赵云差了一截,纵使二将联手,也不过只能跟赵云打成平手而已,而此时,杀散了曹军的数支幽州骑军已然腾出了手来,再不走,可就真无路可走了,一见及此,曹仁哪还敢再恋战,连出数枪,暂时逼退了赵云的纠缠,而后一拧马首,掉头便往战场外冲了去。

    “狗贼,休走!”

    曹仁这么一逃,张辽也不敢再战了,紧着也是一个打马加速,跟着曹仁便冲出了战圈,赵云见状,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摆手中的亮银枪,率部便衔尾直追了上去。

    “呜、呜呜、呜呜……”

    曹、张二将这么一逃,可就苦了那些沿着大道撤向邹平城的曹军溃兵们,愣是被幽州铁骑杀得个尸横遍野,这一追一逃之下,很快便到了离邹平城不足十里之处,眼瞅着曹、张二将已是难逃一劫之际,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中,一彪军已呐喊着从远处疾驰而来,赫然是齐郡太守臧霸率部赶到了。

    “撤!”

    见得曹军援兵大至,饶是心中颇为不甘,赵云也自不敢再战,不得已,只能就此下了收兵之令,而连夜狂赶了四十余里地的臧霸同样没敢去追,掩护着曹仁所部残军徐徐退向了邹平城,一夜乱战至此算是落下了帷幕……

    “废物,全都是废物,气煞老夫了!”

    短短数日间,程败亡、乐进败逃、曹仁惨败,偌大的青州已丢了大半,仅仅只剩下小半个齐郡还掌控在曹军手中,得此消息,曹操当场便被气得个七窍生烟,竟是不顾丞相之尊,当众便破口大骂了起来。

    “明公息怒,明公息怒。”

    面对着如此之惨败,荀彧等谋士们一时间除了也真不知该说啥才好,也就只能是干巴巴地劝解了几句了事。

    “息怒?这叫老夫如何息怒,七万对六万,居然败成这般模样,子孝无能,累死三军,可恶,老夫岂能轻饶了其!”

    青州一旦不保,黄河天险顿失,以幽州军的水师之强以及骑军之众,徐州、衮州皆难有宁日,偏偏此际朝廷缺粮,空有大军在手,也难以在短时间里赶到齐郡,更为要命的是徐庶、张郃两路大军还陈兵对岸,随时可能会渡河发起攻击,这叫曹操又如何能不急。

    “明公莫急,依某看来,公孙小儿来势虽汹,却断不致有席卷河南之可能,实无须担忧过甚。”

    这一见曹操暴躁若此,郭嘉可就不免有些看不过眼了,紧着便从旁闪了出来,朗声进谏了一句道。

    “哦?此话怎讲?”

    对郭嘉之能,曹操还是信得过的,这一听其言称公孙明无意发动全面战争,曹操的焦躁心理顿时便消减了大半。

    “无他,鹬蚌相争,却恐渔翁得利尔,明公明鉴,那公孙小儿兵锋虽盛,然,连年征战之下,其军力其实已疲,论实力,不过与我相当罢了,真若是敢强战,其折损必巨,到那时,只怕江东孙权、荆州刘表皆不会坐视其坐大,一旦稍有闪失,后果怕不是其所能承受之重,以此獠之狡诈,又岂会算不到此点。”

    郭嘉心中显然早有成算,一番长篇大论下来,房中诸般人等无不暗自颔首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