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连环追杀(六)
    “全军止步,撤!”

    张彪率部这么一逃,张辽可就不免有些抓瞎了,毕竟此际天尚未亮,在搞不清幽州军主力动向的情况下,张辽又岂敢真死追着张彪所部不放,冲出了两开外之后,便即扬手断喝了一嗓子,率部便往本阵方向撤了去。

    “停下,步兵原地待命,骑兵都跟我来,回头!”

    张辽倒是想息事宁人了,可惜张彪却不打算就此罢手,一气狂奔出四里后,见得身后已然没了追兵,张彪立马便停了下来,一番吩咐之后,率近五百骑兵再度掉头向张辽所部追了过去。

    “步军先撤,骑军随某徐徐断后!”

    曹军阵列处,张辽这才刚率骑军回归,这都还没来得及下令撤军呢,远处马蹄声暴响不已间,张彪又率部有若狗皮膏药般贴了上来,一见及此,张辽的脸色瞬间便难看到了极点,可也没辙,无奈之下,也只能采取了个折中的稳妥法子。

    “跟上去。”

    一来一回地折腾下来,天已是蒙蒙亮了的,哪怕隔着里许的距离,张彪也能大体瞧清张辽所部的动向,当然了,瞧得清归瞧得清,张彪也自没胆子率手下这支血战过一场的残军径直冲杀上去,只能是缓缓地吊在张辽所部的背后。

    “快,吹号,命令各部即刻掉头,列阵备战!”

    张彪所部虽是不敢发起突袭,可那不离不弃的架势一出,张辽也自没得奈何,两军就这么一前一后地隔着里许之距在大道上前行着,似乎能直到永远,当然了,这不过只是假象罢了,这不,天色方才刚刚大亮,东南方向上突然扬起了一股烟尘,大地也隐有震颤之感,以张辽的征战经验之老道,第一时间便判断出这等情形必是有大批骑军正在高速冲来,心头陡然便是一沉,哪敢有丝毫的迁延,一边疯狂地打马加速向前,一边声嘶力竭地便狂吼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张辽的命令一下,凄厉的号角声顿时便暴然而响了起来,只是先走了一步的曹军步军此际离得稍远了些,哪怕已然听到了后方传来的号角声,可因着主将张辽并不在军中,副将苏旺能力明显有欠缺,咋呼了半天,愣是没能稳住阵脚,好在张辽快马赶到,连下了数道将令,这才算是抢在赵云所部杀来前勉强列好了防御阵型,然则连赶了大半夜路的缘故,曹军上下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已明显不在状态。

    “全军都有了,调整马速,列阵,突击,突击!”

    张辽所部方才刚调整好阵型,赵云已然率部冲到了近前,不单不曾稍停,反倒是就此加速狂冲了起来,于行进间飞速地调整好了三角突击阵型,以赵云为全军的箭头,高速向曹军阵列杀了过去。

    “放箭,快放箭!”

    好不容易才刚整顿好了阵型,张辽正自准备出马邀战赵云呢,冷不丁发现赵云居然就这么马不停蹄地杀了过来,待得察觉到不对之际,幽州铁骑赫然已冲到了离己方阵列不足百步的距离上,心慌之余,张辽哪还敢有丝毫的迟疑,紧着便狂吼了起来。

    “嗖、嗖、嗖……”

    张辽的命令下达得不可谓不及时,奈何此际曹军将士们大多已被狂猛扑击而来的幽州铁骑给吓坏了,列于阵前的一千弓箭手并未能形成齐射,稀疏的箭矢自然也就无法形成遮断,虽说射倒了数十名幽州骑兵,却根本无法阻挡住幽州骑军的冲锋势头。

    “轰……”

    百步而已,对于狂奔的骑军来说,不过仅仅只是眨眼间事罢了,这都还没等射完了箭矢的曹军弓箭手们退到盾刀手后方,幽州铁骑便已狂冲而至,随着赵云一马当先冲进了阵中,曹军本就不算严谨的阵型瞬息间便被撕成了碎片。

    “跟我来,杀啊!”

    这一见第一线的步兵方阵只一个照面便被幽州铁骑轻松击溃,张辽顿时便怒了,大吼了一声,率手下五百骑兵便冲了起来,试图强行挽回败局,这等勇气无疑可嘉,奈何双方骑兵的战斗力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加之曹军骑兵根本无法在如此短的距离上将马速提上去,与幽州铁骑硬碰的结果只会有一个,那便是惨败。

    “张辽老儿,休走,留下头来!”

    张辽所部骑兵很快便被汹涌而来的幽州铁骑冲得个七零八落,一见势已不可为,张辽无奈之下,只得率尚能跟在身后的百余骑掉头便逃,一见及此,赵云自是不肯善罢甘休,浑然不去理会那些四散而逃的曹军将士,率部衔尾便穷追在了张辽身后。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赵云所部是追着张辽走了,可没等纷乱不堪的众曹军将士们重新集结起来,张彪已率部赶了上来,只一击,便彻底粉碎了曹军副将苏旺收拢残部的努力……

    “报,使君大人,不好了,贼军追上来了!”

    辰时三刻,离邹平城还有二十余里处,轻装急行了大半夜的曹仁所部此时已然累得够呛,不得已,曹仁也只能下令全军就地休整片刻,却不曾想队伍方才刚刚散开,一名殿后的游哨便已疯狂打马冲到了中军处,连马背都顾不得下,便已是扬声嚷嚷了起来。

    “嘶……,快,吹号,全军集结,备战,备战!”

    曹仁正自就着水囊用着干粮呢,冷不丁一听幽州军杀来,登时便被吓了一大跳,赶忙丢下水囊,一个箭步蹿到了马旁,翻身上马的同时,举目便往来路看了过去,入眼便见远处烟尘滚滚大起,显见有大股骑兵正自疯狂冲来,当即便惊得倒吸了口凉气。

    曹仁的命令下得不可谓不及时,紧随在侧的号手也很快便吹响了号角,奈何方才刚松懈下来的一万两千余曹军将士纵使再精锐,也没法在短时间里重新振作起来,集结的速度着实堪忧,而此时,紧追着张辽残部的幽州铁骑已然冲到了离曹军后队不足两里之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