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连环追杀(五)
    “呀呀……”

    祈威为人一向自傲,当然了,他也有着自傲的本钱——当初随曹操陈留起兵的三千勇士,历经无数血战之后,到如今就只有数

    十人还活着,而祈威就是其中之一,哪怕军阶不高,仅仅只是中郎将而已,可无疑是嫡系中的嫡系,纵使是张辽等将领,平日

    里都不得不让其几分,此番受命打伏击,本以为能得一大功的,却不曾想竟然惨败若此,以其高傲之性子,又岂能咽得下这么

    口恶气,正因为此,面对着张彪的狂猛攻杀,祈威不单不退,反倒是一个打马加速,无所畏惧地便冲上了前去,怪叫着挥刀便

    是一个斜劈。

    “噗嗤、噗嗤!”

    张彪同样是个狠人,这一见祈威玩命要跟自己来个两败俱伤,他也自不肯换招避让,双臂猛然一个加力,锋利的枪尖便已毫不

    容情地捅进了祈威的胸膛,与此同时,祈威的大刀也已斩到了,哪怕先中枪之下,力量几乎泄了近半,刀势也自不免为之一斜

    ,可刀速依旧奇快无比,狠狠地斜劈在了张彪的左肩上,瞬息间便将肩头上的虎头铠斩开,不仅如此,刀锋入肉近骨之下,鲜

    血当即便狂飙了出来。

    “啊呀……”

    剧痛袭来之下,张彪忍不住便是一声惨嚎,右手下意识地便松开了枪柄,用力一挥,拍在了刀柄上,只一下,便将斩马大刀砸

    得横飞了开去,连带着已近毙命的祈威也被震得歪斜着跌落了马背……

    “军师……”

    大营外,围歼祝明所部的激战依旧在持续着,哪怕曹军都已陷入了各自为战的窘境之中,可依旧有不少曹军将士还在奋力地搏

    杀个不休,这都已两刻多钟过去了,喊杀声始终没见个消停,这等情形下,在大帐中待命的赵云自不免便有些个沉不住气了,

    偷眼看了看正自好整以暇地打着棋谱的庞统,一咬牙,便即从旁闪了出来。

    “不急,再等等。”

    没等赵云将话说完,就见庞统已是一扬手,声线平和地给出了答复。

    “诺。”

    尽自心急不已,奈何庞统不准,赵云也自没得奈何,只能是恭谨地应了一声,就此退到了一旁。

    又是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幽州大营前的激战依旧还不曾消停下来——祝明所部虽是骤然遇袭,可好歹有着五千精锐,而反观

    合击而来的幽州军一方,除了五百骑兵之外,总兵力也不过就七千步卒而已,并不比曹军多到哪去,虽说一开始仗着突袭之利

    ,强行打乱了曹军的指挥体系,可毕竟兵力上并不占有绝对之优势,要想一举全歼曹军显然不是件容易之事,实际上,若不是

    达达尔古不断地率骑兵往来冲杀,不给曹军抱团之机会,这么场大混战的结果究竟如何,还真不太好说。

    “跟我来,突出去!”

    在判断出幽州军出击的兵马并不比己方多多少之际,祝明本来还打算聚集全军一道杀出重围的,可几番试图聚集兵马的努力皆

    被达达尔古率骑兵冲乱,眼瞅着再不走,怕是连自己都走不脱了,祝明最终放弃了全军而走的想头,率还能紧跟在身旁的六百

    余将士拼命地向西北方向强突。

    “报,禀军师,来犯之敌已然四散溃逃,达达尔古将军正自率部衔尾追歼残敌。”

    毕竟是夜战,哪怕一开始时,双方将士打火把的不算少,可随着战事的愈演愈烈,大量的火把都已在战斗中熄灭了,正因为此

    ,纵使幽州军占据着战场的主动权,却也无法拦阻住祝明所部的疯狂突围,当然了,随着祝明的逃走,本就已力不能支的曹军

    很快便被打散了架,死的死、逃的逃,再也没了组织性可言,战事至此便已到了尾声,自有一名报马紧着便将结果报到了庞统

    处。

    “好,子龙,接下来看你的了。”

    一场埋伏战居然打了如此之久,庞统显然不是太满意,可也不曾有甚多的言语,仅仅只是眉头微皱了一下罢了。

    “末将遵命!”

    赵云早就已是憋得慌了的,这一听庞统终于下了命令,自是一刻都不想迁延,躬身应诺之余,大踏步便行出了大帐,不多会,

    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中,四千养精蓄锐多时的幽州铁骑急速冲出了大营,一路向邹平城方向急冲而去……

    “报,禀将军,幽州贼军跟上来了!”

    卯时三刻,正值黎明前最黑暗之时分,从西安城到邹平城的大道上,张辽所部正自打着火把急行之际,一骑游哨突然从后方疾

    驰而来,直抵中军处,这一见着张辽的面,连马背都来不及下,紧着便禀报了一句道。

    “传令下去,后队变前队,集结备战!”

    尽管尚不知祝明所部的情形究竟如何,可从早先逃回来的溃兵口中,张辽已然知晓了祈威兵败身亡一事,正因为此,张辽已然

    不看好祝明所部之结局,也自没打算回师去救援,率手下四千精锐一路疾行,想的便是看能否趁幽州军忙着吃掉祝明所部的空

    档摆脱幽州军的衔尾追击,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惜现实却给了其当头一棒,无奈之余,张辽也只能做好了死战到底之准备。

    “全军止步。”

    追兵来得很快,就在张辽方才刚整顿好阵型没多久,马蹄声隆隆暴响不已间,吊着膀子的张彪已然率部从后追了上来,这一见

    曹军已然当道列好了阵型,张彪自是不敢大意了去,在离着曹军阵列还有里许开外处,便已扬手止住了手下千余兵马。

    “步军压住阵脚,骑军跟我来,杀上去!”

    尽管天黑,可以张辽的经验之老道,光听动静便能判断出对面的幽州军只不过是小股部队而已,心念电转间便已猜到了这支小

    部队的险恶用心之所在,又哪肯在这等紧要关头多浪费时间的,一声令下,率六百骑兵便发起了冲锋。

    “撤,快撤!”

    张彪领受的将令仅仅只是拖延曹军的撤退脚步而已,加之先前一战中已受了不轻的伤,手下兵马也因夜战而跑散了不少,哪敢

    真拉开架势跟张辽硬碰上一场的,这一见曹军骑兵疯狂冲来,张彪毫不犹豫地便下了撤退之令,紧着一拧马首,率部掉头便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