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以惩戒之名(一)
    搞情报工作之人中,向来不乏硬骨头,唐均便是其中之一——任凭幽州军情局官员们如何动大刑,唐均始终牙关紧咬地不肯吐实,可谓是刚烈无比,可惜这等刚烈并未能贯彻始终——在军情局将唐均的家小带到了审讯现场之后,唐均的抵抗意志很快便被其父母妻小的嚎哭彻底瓦解了个干净,为求能保住家人之性命,唐均再也顾不得为曹操尽忠了,一口气便将自己所知的情报全都兜底倒了个干净彻底。

    摸金校尉统领曹东亮的口风也同样很紧,自忖招也是死、不招也是死的情况下,曹东亮熬遍了酷刑都不肯招供半句,可惜他手下的盗墓团伙并非铁板一块,在幽州军情局官员们的大刑侍候下,很快便有数名摸金校尉对诸般恶行供认不讳,铁证如山之下,曹东亮的顽固抵抗根本没丝毫的意义可言。

    正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有了唐均等人的供词,军情局大举出动,在城卫军的配合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涉案的许尧等人一网成擒,公孙明于嘉奖军情局办事得力之同时,下令三州各地方官府搜拿曹营奸细,并着令刑部、大理寺准备公审曹东亮等一众曹营奸细,又密令渤海、冀州各府聚集兵马备战,与此同时,赵云、马超、迭摩达等诸将密率两万幽州铁骑南下渤海郡之南皮城。

    建安八年五月十二日,经数日之紧张准备后,一场规模浩大的公审在蓟县城外展开,高柔为主审,贾逵、薛逸副之,蓟县以及周边数十万民众聚而观审,半日流程走将下来,判处唐均、曹东亮等首恶凌迟之刑,许尧等诸多内奸则处以大辟之刑,卢成州因有反正之功,只罚没家产,不再加刑,诸涉案人等之家眷中,青壮者打入苦役营,发往各处矿山挖矿,余者一体官卖为奴。

    公审一毕,公孙明便即传檄天下,揭露曹操密派摸金校尉掘人祖坟以及悍然买凶行刺朝廷大员之诸般恶行,言称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号召天下人共讨之,并宣布不日将挥军过河,行惩戒之战,此檄文一出,天下为之震动,众割据豪雄反应不一,有呼吁和平者,也有指责公孙明血口喷人者,当然也不乏搬着小板凳准备看戏者,唯一表示愿出兵共同讨伐曹操的只有江东孙权一家。

    在幽州方面强大的舆论攻势下,曹操可谓是狼狈得够呛,不为别的,只因此番行刺之行动并不是出自曹操的授意,完全是曹东亮等人的擅自行动,可问题是唐均等人的证词却都指向了曹操,在如山之铁证面前,措手不及的曹操便是想辩解都无从辩起,不得已,只能以天子的名义,发表了个声明,言称此案乃是冤假错案,是公孙明在往他曹操身上泼污水,诏令天下人等群起讨伐公孙明的无道云云。

    口水战是打不死人的,尤其对于曹操这等脸厚心黑的货色而论,所谓的舆论压力就跟拂面之微风差不多,公孙明根本就没指望靠檄文能逼曹操就范,也没给曹营留足反应的余裕,庞大的幽州军事体系便已雷厉风行地运转了起来,先是在并州剿匪的十数万大军留部分兵马继续剿灭残匪,主力则在张郃、高览的统领下,一路赶赴河东郡,摆出了将大举杀入关中之架势,与此同时,徐庶率一万幽州铁骑一路南下黎阳,沿途聚拢各郡府兵三万,与屯驻黎阳的吕旷所部一万五千兵马汇合,在水师几支分舰队的配合下,拉开架势,作出了副将渡河强攻白马之状,而公孙明则领着庞统等随行文武在五千近卫铁骑的护卫下,赶至南皮,与先期抵达的各路大举汇合,聚兵八万之众,宣布以惩罚之名兵进青州。

    “贼军来了,贼军来了……”

    建安八年五月十八日,巳时六刻,天已近了午时,明津古渡的曹军营地里炊烟袅袅,绝大部分士兵都已在等着用午膳了,却不曾想宽阔的河面上突然出现了大批的风帆,很快,幽州水师四支分舰队便已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这一见幽州水师战舰如云而来,在营前瞭望塔上轮值的曹军哨兵们当即便扯着嗓子狂呼了起来。

    “嘶……,快去禀报使君大人,公孙小儿大举杀来了!”

    明津古渡守将李梁原本正在中军帐中与几名手下军侯闲扯着,这一冷不丁听得响动不对,第一时间便蹿出了大帐,健步如飞地冲上了前营瞭望塔,张目往河面上一看,当即便被惊得倒吸了口凉气。

    明津古渡乃是守青州的战略要地之所在,无论哪一方占据了青州,明津古渡都是必守之处,曹军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因着曹军的水师尚在重建中,有鉴于幽州水师的强大,青州刺史曹仁根本不敢在明津古渡处放置太多的兵马,仅仅只着虎威中郎将李梁率一千五百步军警戒河防,作用本不是防御,而是警戒,目的就一个,那便是示警,从此意义来说,李梁在发出了警讯之后,其任务其实已然算是完成了的,饶是如此,面对着幽州大军的压境,李梁也自不曾撤走,反倒在营中摆出了副据营死守之架势。

    幽州水师虽是强大,事先便已准备好的运输船也自不少,可运力还是不足,根本无法将八万大军一次性运载过河,实际上,第一批渡河的也就只有前军主将赵云所部的八千步骑而已,纵使没有曹军的骚扰拦阻,全军下船列阵也足足花费了一个多时辰,而此时日头都已然偏西了的。

    “派个人去营前喊话,让他们投降!”

    曹军的兵力虽不多,可营垒却是建造得颇为坚固,不单有着青石所砌的围墙,更有不少瞭望塔、箭塔等防御设施,离着河岸也自足够远,幽州水师所装备的投石机根本无法攻击到曹营,寨墙上,一千五百名曹军将士整装待战,士气显然不弱,一见及此,哪怕明知希望不大,可赵云还是决定先派人上前劝降上一番,看能否不战而屈人之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