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刺明(六)
    戌时将至,初夏的天却依旧微微地亮着,时值饭点,西关村口处已然彻底空了下来,哪怕是最顽劣的孩童,此时都已各归各家去了,唯有卢步一人还在村口处心神不宁地来回踱着步。

    “卢兄,让你久等了,海涵,海涵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很快戌时都已过了一刻了,天色已黑,可村口处依旧没见人来,卢步心焦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正自打算回庄里去报个信之际,却见唐均领着三名壮汉从村前的林子中行了出来,疾步便抢到了卢步的身前,满脸赫然之色地拱手致歉了一番。

    “无妨,唐兄,怎么就你们几个,其他弟兄呢?”

    这一见唐均只带了三人前来,卢步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一边拱手还礼,一边满是疑惑地便探问了一句道。

    “事情有变,恐是没那么快到。”

    唐均一边凝神打量着卢步的脸色,一边笑呵呵地便给出了个解释。

    “这……,罢了,唐兄,哪两位兄弟是要进别院的,且先跟某进去好了,至于其他弟兄么,何时到就何时安排便是了。”

    听得唐均这般解释,卢步的脸上立马便浮起了不满之色,可也没出言责备唐均的失信,随口便给出了个保证。

    “呵呵,卢兄爽快,某便在林中等着,卢兄且先领了徐家兄弟俩进别院,回头再来接应唐某便好。”

    见得卢步反应正常,唐均当即便笑了起来,一摆手,将两名长相相似的汉子让了出来,很是干脆地便同意了卢步的安排。

    “徐方(徐英)见过卢兄。”

    唐均的话音刚落,站在其身后的两名彪形大汉便已齐齐上前一步,各自拱手行了个礼。

    “嗯,走罢。”

    卢步虽只是个家丁的身份,可毕竟身处幽州第一世家,眼界自是不低,对徐家兄弟这等厮杀汉显然不怎么看得上眼,也自懒得多客套,随意地吭哧了一声,扭头便要往庄里行了去。

    “慢着。”

    卢步方才刚转过了身,都还没来得及抬脚走路,就听身后的唐均突然叫了停。

    “唐兄,你这是……”

    听得唐均在身后发话,卢步的脸色不由地便是一绷,于转身之际,也自不免显得有些个不太自然。

    “好事,好事,呵呵,刚说弟兄们没能及时赶到,可眨眼间居然就已都到齐了,卢兄稍候,唳……”

    卢步在转身时便已尽量放松了绷紧的脸庞,可警惕之意味依旧未消,这等反应落在唐均的眼中,顿时便令唐均彻底打消了顾忌,但听其呵呵一笑之余,紧着便捏唇打了个呼哨,旋即便见林中冒出了一大批的身影,虽因天黑难以看清人数,可看规模,断不少于五十之数。

    “你……,哼,来了就一道进庄也罢!”

    卢步又不傻,怎会不知唐均先前的诸般行事就是在试探自己,脸色顿时便难看了起来,可也不曾恶言相向,仅仅只是不满地冷哼了一声了事。

    “有劳卢兄了。”

    唐均脸皮明显厚实得很,根本就不曾在意卢步的不满,哈哈一笑之余,率众便跟在了卢步的身后。

    西关村乃是卢家的产业,庄中所有人等不是卢家的下人便是卢家的佃户,有着卢步在前方带路,自然无人敢出头问个究竟,一行人打着火把走在庄中土路上,自是顺遂无比,很快便到了一栋离别院只有一巷之隔的单独院落处。

    “到了,唐兄,请随我来。”

    门是虚掩着的,卢步伸手一推,便已将两扇不甚厚实的大门推了开来,然则他却并未急着入内,而是先转身冲着跟着身后的唐均等人摆手示意了一下。

    “嘿,好说,走,都进去看看。”

    唐均探头瞧了瞧内里,见空落落的大院子中漆黑一片,显然无人在内,微绷着的心弦就此彻底松了下来,蛮不在乎地一摆头,当先便大步行进了院中,众杀手们见状,也都跟着往内里行了去。

    “啪嗒!”

    院子虽不小,可架不住众杀手多达五十余人,这一齐齐进了院子,难免便显得有些拥挤,众杀手们不自在也就属再正常不过之事了的,然则因着重任在身,倒也没谁出言抱怨的,正各自打量周边之际,却不曾想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两扇敞开着的大门竟已被落在了后头的卢步猛然关上了。

    “呼、呼呼……”

    众杀手们都是闯荡江湖的主儿,到了此时又如何不知大难将至,立马齐刷刷地便要抽出腰间的刀剑,可惜已然来不及了,但听风声呼啸中,三面的房顶上突然有着十数张渔网从天而降,只一下,便将绝大部分的杀手都罩在了网中。

    “嗖、嗖、嗖……”

    寥寥七八名侥幸躲过了渔网罩头的杀手已然抽出了腰间的刀剑,正自紧张着要寻人厮杀之际,三面房顶上已然站起了数十名手持强弩的黑衣人,毫不客气地便给了那几名网口逃生的杀手们一通乱射,可怜众杀手们虽都是武艺高强之辈,可在这等狭窄之地上,哪能经得起强弩的攒射,一阵惨嚎过后,全都被射成了刺猬。

    “全都拿下了!”

    从天而降的那些渔网可不是寻常渔民所用的细麻绳所制,一律是坚韧的葛藤所编成的,任凭网中之人如何挣扎用力,短时间里也自没可能从网中逃将出来,更别说房顶上的军情局官兵们可不是吃素的,随着公孙冷一声令下,众官兵们很快便抛下了射空了的强弩,纷纷抽出刀剑,从房顶上一跃而下,很快便将毫无反抗之力的唐均等人全都一一制服当场……

    “禀主公,所有杀手无一走脱,阵斩八人,余者皆已成了阶下囚。”

    戌时末牌,夜已然很深了,然则公孙明却并未去休息,依旧在书房里好整以暇地跟庞统手谈着,棋到收官之际,却听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中,身着紧身衣靠的公孙雷已昂然从屏风处转了出来,几个大步便抢到了公孙明的身旁,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好,转告明彦(公孙冷的字),严加审讯,天亮前务必查实所有内奸。”

    这一听行动如此之顺遂,公孙明心弦一松之余,紧着便下了道死命令,对此,公孙雷自是不敢稍有迁延,朗声应诺之下,匆匆便退出了书房,自行策马又往西关村赶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