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刺明(五)
    “不敢?你他娘的看老子敢是不敢,去自首,死的不过就老子一人而已,尔等还得跟着陪葬,不去自首,死的就是我卢家上下近千口人,这账,你当老子不会算啊。”

    卢成州虽是没啥大本事,可毕竟是卢家二爷,翻脸如翻书的本事自然是不差的,这一见唐均势颓,他立马便强硬了起来。

    “你……,好,好,算你有种,走着瞧好了。”

    唐均能被曹操派来幽州当坐地虎,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尽管心中发虚不已,可很快便调整了过来,丢下句狠话,起身便作势欲走。

    “好走,不送!”

    若是没经公孙冷的指导,卢成州此时怕是早就乱了分寸,可眼下么,卢成州心中有底之下,还真就不怕唐均的虚张声势。

    “罢了,算你狠,实话跟你说罢,西城校尉许尧是我们的人,只要二爷肯配合,大事一定,许校尉自会率部出击,管叫蓟县大乱,到那时,再无人会去追究二爷的责任,待得丞相挥军过了河,二爷便是首功之臣!”

    这一见卢成州如此之强硬,唐均显然是没辙了,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再度坐了下来,眼神闪烁地便给出了个保证。

    “许尧?嘿,某不信!”

    唐均此言一出,卢成州的眼神陡然便是一亮,可很快便又摇起了头来。

    “某骗你作甚,许校尉本是已故幽州刺史刘和的亲卫,当初不得已降了公孙小儿,然,心中常怀刘家父子之大恩,早已暗中投效了朝廷,二爷若是不信,待得发动之时,自可瞧得分明。”

    为了取信卢成州,唐均也自不得不冒险将许尧的来历解说了一番,当然了,许尧仅仅只是曹营情报体系中重要的一员而已,并非唯一。

    “呼……”

    眼瞅着唐均说得如此诚恳,理应不是在说假话,卢成州的心已然是跳到了嗓子眼处,不得已,只得装出了副心动的样子,狠狠地长出了口大气,只是到了末了,还是咬着牙不肯松口。

    “唐某既已将底漏了出来,那就没打算活了,二爷若是执意不肯出手,那你我就一起死好了!”

    唐均等了片刻,见卢成州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幻个不休,却迟迟不肯开口,眼神也自凌厉了起来,一摊手,寒声便威逼了卢成州一句道。

    “要爷安排多少人,说个准数出来。”

    唐均这等鱼死网破的架势一出,卢成州的脸色当即便垮了下来,气呼呼地狂喘了几口粗气之后,这才羞恼已极地开了口。

    “不多,六十人上下。”

    见得卢成州已然服了软,唐均登时便得意地笑了起来,但并未说实话,而是开出了个极其过分的数字,显然是在试探卢成州的虚实。

    “放屁!别院拢共就只有十数名下人而已,更别说公孙小儿到后定会清场,你真当爷是傻子啊!”

    唐均话音方才刚落,卢成州便已暴怒地大骂了起来。

    “二爷莫急么,且容在下将话说清楚了,嘿,二爷只消往别院里安排两人负责扫洒,时候一到,开了偏门即可,至于其余人等么,二爷只管往别院外的农庄里安排了去,这总该不难了罢?”

    卢成州若是真满口答应,那唐均可就要怀疑卢二爷是不是已然变了节,可眼下卢二爷这么一发飙,唐均也就基本放心了下来。

    “容我想想。”

    唐均倒是放心了,可为了将戏码演全套,卢成州却是没敢就这么便给其一个保证。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二爷只管清出一座毗邻别院的宅院,将人往地窖里一藏即可,至于后续的手尾么,实用不着二爷再多费心思了,时候不早了,行还是不行,二爷看着办便是了。”

    卢成州这等完全合乎情理的犹豫状态一出,唐均本就笃定的心顿时便彻底放松了下来,紧着便开出了最后的通牒。

    “罢了,罢了,遇到了尔这狗贼,算老子倒霉,记住了,老子这就去别院安排,戌时正牌,卢步会在庄外接应,尔等若是过时不至,那就休怪老子不讲信用了,哼!”

    听得唐均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卢成州也自不敢再多犹豫了,但见其狠狠地一咬牙,骂骂咧咧地便给出了个承诺。

    “好,一言为定,告辞,告辞了!”

    这一听卢成州最终松了口,唐均的脸上立马便浮起了一层红晕,也自没再多迁延,笑呵呵地丢下了句场面话,就此扬长而去了……

    “禀主公,卢成州处已传回了准确消息,西门校尉许尧是内奸,另,潜来蓟县的杀手群今夜戌时正牌会赶至卢家西山别院,卢成州已先行去了别院部署,请主公明示行止。”

    唐均很是狡诈,在离开了卢家酒坊之后,他虽是第一时间便往北房庄赶,可却在酒坊外安排了监视的人手,以确定卢成州的真实行踪,这等安排不可谓不稳妥,可惜却是在做无用功——卢成州在离开酒坊之前,早将相关信息报给了潜藏在酒坊里的军情局官员,仅仅只过了两刻钟不到的时间,公孙冷便已亲自将消息禀报到了公孙明处。

    “许尧?”

    幽州如今拥兵早已过了三十万之数,军中校尉以上的将领多达数千,公孙明自然不可能人人都认得,可对于把守蓟县四门的校尉这等要害部门的将领还是熟悉的,此际一听向以作战勇猛而著称的许尧居然是曹营的奸细,公孙明的眉头自不免便皱紧了起来。

    “回主公的话,据末将调查,此人本是刘和的亲卫,在方城一战中降了我军,因勇武过人,从什长一路晋升为校尉,去岁因攻壶关立功而受嘉奖,得以出任蓟县西门校尉一职,表现一向正常,暂时未发现其与曹营勾搭之相关证据。”

    尽管有了卢成州的举证,可本着谨慎的原则,公孙冷并未全信,此时在汇报之际,也仅仅只是据实而说,并未掺杂个人之判断。

    “嗯,此事须得慎重,姑且先监视起来,不可擅动,先擒下了曹东亮一伙之后,再行彻查。”

    没有实证而擅动军中将领无异于自毁军心,这么个错误,以公孙明之睿智,自是不会去犯,左右曹东亮等人落网之后,便有着大把的机会揪出那些潜藏着的内奸,公孙明也自无须急于一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