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刺明(三)
    “来的可是卢家二爷的大驾么?”

    饶是当先引路的那名卢府家丁断喝得个声色俱厉,挡道的那名汉子却根本不为所动,依旧稳稳地站在了道中。

    “该死的蟊贼,既知我家二爷在此,还敢挡着道,想死么?”

    “好狗不挡道,快滚开!”

    “娘的,皮痒了不是,找死啊!”

    ……

    卢二爷近来心情一直恶劣着,待下么,自然也就刻薄了些,跟在其身旁的随从都没少吃挂落,众家丁们人在屋檐下,自然不敢跟自家主子置气,而今见得一不相干的人挡住了道,众家丁们顿时便有若被踩着了尾巴的老猫一般,全都气势汹汹地骂开了。

    “二爷真在啊,那就好!”

    众家丁们的话语虽是刺耳至极,可挡道的汉子不单不怒,反倒是笑了起来,随手便打了个响指,旋即便见一大批黑衣人突然有若鬼魅般从暗处闪了出来,瞬间便将卢府十数人围得个水泄不通。

    “放肆,尔等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幽州地面上闹事,不怕死么?莫忘了军法处的大爷们就在外头呢,赶紧让开!”

    骤然被围之下,众卢府家丁们登时便全都慌了神,倒是为首的那名仆役头目还有点胆色,一边伸手去摸刀柄,一边色厉内荏地便喝骂了一嗓子。

    “军法处办事,敢有顽抗者,杀无赦!”

    那名仆役头目不提军法处还好,这一说到了军法处,挡道的汉子顿时便笑了起来,只见其一扬手,便已将一面精钢腰牌亮了出来,寒声便自报了家门。

    “怎么回事?”

    军法处凶名在外,众家丁们一听围在周边的赫然都是军法处之人,当即便全都被吓得个噤若寒蝉,这下子躲在车厢里的卢成州可就稳不住神了,不得不紧着哈腰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强撑着摆出了卢家二爷的架子。

    “卢二爷,我家将军找你有事,请罢。”

    卢家可是幽州第一大世家,在官场中任职的不在少数,身为卢家族长的亲弟弟,卢成州虽没啥大能耐,可地位却是不低,这会儿昂然站出来之际,也自有着几分的威势,然则挡道的那名汉子却根本不曾在意,一摆手,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发出了邀请。

    “哼,某倒要看看公孙冷那厮究竟想作甚。”

    尽自心中发虚不已,可卢二爷到底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物,勉强还能撑得住场子,只听其气咻咻地丢下了句场面话,踱着四方步,便跟着那名挡道的汉子行进了巷口处的一栋院子中。

    “大、大将军,您、您……”

    卢二爷的强撑并未能持续多久,在走进了院子中的正房大门之后,第一眼瞧见端坐在几子后头的公孙明,卢二爷的矜持与高傲瞬间便碎了一地。

    “卢成州、卢二爷,你的胆子不小啊,嘿,泄露我军机密的罪,某都还没跟你算清楚呢,如今居然变本加厉地勾连曹贼手下杀手要谋本将军的人头了,好,当真好样的。”

    没等卢成州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公孙明便已是阴冷地一笑,毫不容情地便揭破了卢成州心底里最大的秘密之所在。

    “啊……,没,没有啊,小人,小人冤枉啊,冤枉啊……”

    公孙明自主政幽州以来,杀世家中人可是一向不手软的,四大世家中的王家便是被公孙明毫无顾忌地杀光了满门,在这等凶神面前,卢成州哪敢摆甚卢家二爷的架子,只一下便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冤枉?本将军既出现在此,尔还敢虚言狡辩,是欲拖你卢家满门一道下地狱么?说罢,北房庄的唐均是如何拖你下的水?”

    为防走漏风声,公孙明自不可能浪费太多时间跟卢成州瞎蘑菇,这一开口便直奔了其之要害。

    “小人冤啊,小人悔不当初啊……”

    这一听公孙明点出了唐均的名,卢成州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便哆嗦了起来,自知难有侥幸之下,不得不絮絮叨叨地将被唐均拖下了水的经过详述了出来——卢成州一向性好猎色,尤其偏好少妇,如今年岁虽已不小,性子却始终没改,前些年勾搭上了一名猝死的族叔留下的貌美寡妻,不知怎地就被唐均给知晓了,以此为把柄,威胁卢成州为其办了不少阴暗事,逐步将卢成州引入了彀中,而后方才表明了曹营探子的身份,已然上了贼船的卢成州脱身不得之下,只能不遗余力地为曹营效力,泄露燃烧弹配方便是其所为。

    “今日唐均都与尔说了甚,嗯?”

    公孙明对卢成州被拖下水的心路历程根本不曾在意,在静静地听完了此獠之陈述之后,也没去细究个中究竟,紧着便往下追问了一句道。

    “回大将军的话,今日午前,唐均来了酒坊……”

    卢成州的心防已然告破的情况下,自是不敢再有丝毫的隐瞒,紧着便将唐均的要求详细地道了出来。

    “尔若是有了消息,以何途经传给唐均?”

    在发动抓捕之前,公孙明便已料定唐均去寻卢成州的目的之所在,此际一听卢成州所言与自己所料并无太大的差别,公孙明的眼神瞬间便凌厉了起来。

    “好叫大将军得知,小人若有事要通知唐均,皆是由跟前的随从卢步前去北房庄寻其的。”

    到了眼下这般田地,已然认命的卢成州自是有问必答,根本不敢耍甚花样。

    “卢步?尔就如此信任此人?”

    通敌乃是抄家灭门的大罪,但凡有犯此者,行事通常都是唯恐不密,可偏偏卢成州居然敢将身家性命都寄托在一下人的忠心上,这自由不得公孙明不起疑心的。

    “大将军明鉴,卢步一家世代皆是我卢家家仆,已历五世了,对小人一向忠心耿耿,办事也自素来牢靠,小人……”

    卢成州显然不是太明白公孙明此问的真实用意之所在,下意识地便给出了答案,只是话说到了半截,卢成州突然反应了过来,脸色瞬间便是一白。

    “去,将那卢步抓起来,突审,限半个时辰内厘清真相,注意分寸,莫要有明显之伤势。”

    公孙明根本没在意卢成州的反应究竟如何,挥手便冲着侍立在侧的公孙冷吩咐了一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