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刺明(二)
    “你又来作甚?”

    有老客上门,尤其是在这等生意惨淡之际,无疑是件很令人欣喜之事,然则卢成州不单不曾激动,反倒是皱起了眉头,在挥手将随侍的童子屏退之后,更是彻底冷下了脸,没甚好声气地便喝问了一嗓子。

    “二爷,好事来了,嘿嘿,不瞒二爷,您封侯的日子就要到了。”

    唐均根本没在意卢成州的怒目瞪视,嬉皮笑脸地便扯了一句道。

    “哼,有屁快放!”

    饶是唐均笑得可掬,可卢成州却根本不为所动,冷着的脸色依旧没见半点的松动,没旁的,自打因小辫子被唐均一伙抓在了手中,卢成州不得不暗中配合唐均等人行事,去岁曹营能得到燃烧弹的配方便是出自卢成州的手笔,可也因为此,尽管幽州官方尚不曾正式追责,卢家便已抢先作出了调整,将原本负责酒坊总体运作的卢成州调去了前店专管收购一事,手中权柄大降之下,卢成州能对唐均有好脸色才真是怪事了的。

    “丞相有密令:着尔在三天之内摸清大将军府中的布防,若是能设法将公孙小儿诱出大将军府,那就是奇功一件,丞相处断亏不了二爷的。”

    这一见卢成州如此不识抬举,唐均脸上的笑容也自立马便冷了下来,眉头只一扬,便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将来意道了出来。

    “混蛋,尔等到底想作甚?”

    唐均这等言语一出,卢成州的瞳孔顿时便是一缩,气急不已地便暴了声粗口。

    “问那么多作甚,办好你的事,若不然,嘿嘿……”

    卢成州虽说是卢家二爷,在幽州地面上也算是号人物,可在曹营的情报体系中,卢二爷也不过只是个外围成员而已,唐均自是不可能将实情告知于其。

    “狗贼,尔等安敢无礼若此,老子要到官府告尔等去!”

    尽管唐均不肯明说,可卢成州又不傻,怎会不知唐均等人这是要向公孙明下黑手了,登时便被吓得面色一白。

    “呵,二爷要去只管去,莫忘了您老都曾干过些啥事儿,到时候抖将出来,你卢家满门怕是都得跟着陪葬了去,嘿,二爷且好好想想河内平家的下场罢。”

    饶是卢成州说得个咬牙切齿的,可唐均却根本不曾放在眼中,只见其不屑地一撇嘴,便已是语调森然地点了卢二爷一句道。

    “你、你……”

    唐均这等威胁的话语一出,卢成州当即便被憋得个面红耳赤不已,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啥才是了的。

    “二爷好自为之罢,记住了,三天内若是没有消息,那就休怪在下手黑了,告辞。”

    唐均根本没管卢成州到底是怎个表情,丢下了句满是威胁的交待之后,便即自顾自地走了人。

    “唉……”

    卢成州愣愣地在房中呆站了好一阵子之后,这才哀叹着瘫软在了地上,双眼里满是惊恐与挣扎之色……

    “禀主公,有动静了,今日午前,北房庄酒坊的唐均又去了卢家酒坊,与卢成州私议了一炷香之久,其后,我军情局暗中尾随此獠,现已查明其家酿酒坊中突然多出了二十三名彪形大汉,自称是从获鹿县前来购酒的客商,这伙人应该就是山西盗匪派来的杀手。”

    幽州军情局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监视着诸多的可疑目标,唐均前往卢家酒坊一事自然是瞒不过军情局之法眼的,这才刚过了一个时辰不到,准确的消息便已报到了公孙明处。

    “只有二十三人?可曾查清另一半人藏于何处么?”

    无论是卢成州还是唐均,其实早就已被军情局查明了真身了的,对此,公孙明自是不会觉得有甚奇怪的。

    “还有待调查。”

    幽州军情局虽强大,可曹营的情报体系同样也不是吃素的,在幽州可不止仅有唐均这么个暗桩的存在,公孙冷短时间里也自难以找到其余杀手究竟藏在哪儿。

    “嗯……,曹贼狡诈,其手下也大半是这等秉性,狡兔三窟也自不足为奇,看来要想破局,还得从卢成州身上着手,这样好了,尔且……,能办得到么?”

    铲除杀手群还只是小事,将曹营在河北的情报体系连根拔除才是大事,为达成此目的,公孙明自是不得不谨慎再谨慎,足足沉吟了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他方才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末将遵命!”

    公孙明交办的事儿说起来并不算复杂,以军情局的能力,自是足可胜任有余,公孙冷自不会有甚异议,恭谨地应诺之余,匆匆便退出了书房,自去安排相关事宜不提……

    “怎么回事,嗯?”

    戌时将至,天已是擦黑了的,因着心烦意乱之故,卢成州在酒坊里一直蘑菇到了酉时过了半,方才乘了马车往府上赶,然则还没走出多远,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正自走神的卢成州措不及防之下,头顿时便狠狠地撞在了护栏上,疼得其呲牙咧嘴之余,心火不禁便狂涌而起,只见其一把掀开窗帘,没好气地便呵斥了一嗓子。

    “回二爷的话,前头路堵了,说是军法处正在缉拿逃卒,您看这……”

    这一听卢成州声色不对,随侍的一名仆役赶忙凑到了车帘旁,小心翼翼地解释了一番。

    “混蛋,路堵了不会绕着走啊,老子养尔等来何用!”

    军法处别看衙门不大,可实权却是不小,纵使是军政大员,在军法处面前,也没放肆的胆子,就更别说卢二爷这等身份了,他自是不敢去找军法处的麻烦,也就只能将怒火全都撒在了自家仆役们的身上。

    “啊,是、是是,快,老李,赶紧掉头绕道。”

    卢二爷这么一发飙,仆役头目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迭声地应诺之余,紧着便指挥赶车的车把式紧急调转了马首,绕进了南大街旁的一条小巷子。

    “喂,前面的人赶紧让路,没长眼啊!”

    时值天黑,小巷中早已没了行人,卢二爷的马车行走其间,速度自是不慢,可这才刚转过个弯角,前方道路上竟有一人当街而立,愣是堵住了马车的去路,一见及此,提着灯笼在前方引路的一名家丁登时便怒了,张口便呵斥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