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飞来的横福(二)
    “啊。”

    甄宓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等状况,心一急,竟是顾不得去捞棉巾,素手一伸,便要去抚公孙明的鼻子。

    “你……”

    尽管酒酣,然则公孙明到底是久经沙场之人,被水呛到之下,立马便警觉了起来,猛然便睁开了眼,正好与刚伸出手的甄宓打了个对眼。

    “妾身、妾身……”

    甄宓本就羞极,再跟公孙明这么一对眼,脸色瞬间便红得有若熟透的苹果一般,心慌意乱之下,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自处才是了。

    “哗啦……”

    甄宓本就艳美无双,此际一派羞答答的样子一出,更添了几分的妩媚,可怜公孙明南征北战之下,都已是大半年不知肉味了,偏偏回到了府上,两位夫人临产,一位还在养胎中,早就已是憋坏了的,哪能经得起这等诱惑,心火一起,也没去细想甄宓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大手一揽,便已将甄宓抱进了木桶之中,不多会,但听水花狂响不已中,初啼之声如泣如诉,春色无边矣……

    “你竟然是……”

    一番癫狂过后,公孙明心火已消,酒也已是醒得差不多了,于拥着甄宓之际,突然想起了先前见到的红色,好奇心不由地便大起了。

    “嘤。”

    初经人事之下,甄宓本就正羞涩着,这一听公孙明居然问出了这么个问题,当即便令甄宓羞恼成怒,银牙一咬,伸手便拧了公孙明一把。

    “嘿嘿。”

    公孙明皮粗肉糙得很,就甄宓那点儿劲,再怎么使,也不过就是给他挠痒痒罢了,疼自然是不疼的,可刚消下去的心火却是猛地又蹿了起来,只听公孙明怪笑了两声,一把便将甄宓抱了起来,抬脚便走出了木桶,大踏步地便往边上的休息室行了去。

    “啊……”

    这一离了水面,甄宓方才惊觉不对,大羞之下,赶忙便将脸埋在了公孙明厚实的胸膛上,结果么,自然不会有甚意外,小白羊再次被大灰狼吃了个干净彻底……

    一夜七次郎显然不是那么好做的,哪怕公孙明身强体健,也足足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方才一睁开眼,突然察觉到怀中抱着具酥软温热的身躯,不由地便是一愣神,这才想起了昨夜的胡天胡地,头登时便疼了大半边——居然将名义上的嫂子给上了,这都啥事儿来着。

    “将军,妾身……”

    公孙明的手臂这才轻轻一动,甄宓便已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只见两道长长的睫毛抖动间,一双宛若秋水般的眼睛已然睁开,待得见公孙明正自愣愣地看着自己,甄宓的脸唰地便是一红,赶忙低下了头,呢喃地不知该说啥才好了。

    “嫂……,宓儿,你为何要如此?”

    甄宓本就是天下少有的绝色,这等羞态一出,饶是公孙明也算是心性沉稳过人之辈了,还是不免有着惊艳的晕眩感,好在他的意志力还算强大,终究是忍住了不应有的冲动,沉着声便发问了一句道。

    “妾身、妾身怕,妾身本是甄家女……”

    尽管不曾抬头,可一听公孙明的声音不太对味,甄宓很明显地便哆嗦了一下,而后咬了咬红唇,毫无保留地从嫁入袁家开始所发生的一切都袒露了出来,就连袁老夫人刘氏的临终遗言都不曾有丝毫的隐瞒。

    “嘿,你啊,还真就是个傻丫头。”

    搞明白了昨夜那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之后,公孙明实在是有些个哭笑不得,可与此同时,对甄宓的傻劲与不幸也自不免起了浓浓的怜惜之情。

    “呜呜……”

    公孙明此言一出,原本还只是红着眼的甄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趴在公孙明宽厚的胸膛上,肆意地大哭了起来。

    “莫哭了,某没怪你啊,莫哭了啊,放心好了,卿不负某,某定不负卿,一切都过去了,有甚事,你家夫君我都扛着就是了。”

    公孙明虽不是啥圣人,可吃干抹净、拔枪不认人的事儿,他是断然干不出来的,至于啥名节不名节的么,他压根儿就不曾放在心上。

    “嗯。”

    公孙明这等豪气十足的话语一出,甄宓嘤嘤的哭声顿消,一张梨花带雨的俏丽脸庞紧紧地便依偎在了公孙明的胸膛上……

    “主公。”

    公孙明的意志力素来强大,纵使温柔乡再好,他也绝不会昏庸到君王从此不早朝的地步,哪怕起得已是有些迟了,可匆匆梳洗了一番之后,公孙明便即去了前院的书房,而此时,公孙冷早已在书房中等候多时了,这一见到公孙明大踏步行将进来,公孙冷紧着便迎上了前去,恭谨万分地见了礼。

    “明彦不必多礼了,有事直接说好了。”

    公孙冷属于那种轻易不露面之人,可一旦主动找上了门来,那就一准有大事要发生,对此,公孙明自不会不清楚。

    “主公明鉴,属下已查明卢家二爷卢成州就是倒卖我军机密之首犯。”

    听得公孙明这么一说,公孙冷也自没甚含糊,言简意赅地便将所要禀报之事道了出来。

    “哦?可曾打草惊蛇了么?”

    早在战场上发现了曹军同样装备了燃烧弹之际,公孙明便已认定必是负责生产的卢家中人出了内鬼,故而对公孙冷的禀报自不觉得有甚奇怪的。

    “应当不致于,属下目下只是从边角开始公开查起,此獠应是尚未发现自身已然暴露。”

    公孙冷本意也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的,这一听公孙明言语中明显也有着这么个意思在,当即便是会心一笑。

    “嗯,那就好,先查查,然后抓个替罪羊出来作一交待,严密监视卢成州的一举一动,务必确保能顺藤摸瓜,一举清除曹贼布在我河北的情报体系。”

    不彻底打掉曹操的情报体系,公孙明根本不敢轻易推出一系列新式武器,至于说到卢成州其人么,公孙明根本没将其之死活放在心上。

    “诺!”

    公孙明既已有所决断,公孙冷自是不敢大意了去,恭谨地应诺之余,匆匆便退出了书房,自去安排相关事宜不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