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飞来的横福(一)
    和议既已达成,公孙明也自没再在黎阳城多呆,留辛毗为河内郡太守,大将吕旷率一万五千大军坐镇黎阳,自率主力一路北撤,沿途,各州各郡之兵陆续解甲归田,准备春耕事宜,至二月十一日,公孙明并手下诸般文武终于回到了阔别了半年之久的蓟县,三日后,正妻袁梅与平妻马晨曦同时临盆,即将初为人父的公孙明无心理政,早早便与刚赶到了蓟县的马超兄弟俩以及幽州军政大员集聚在了后院的产房外,等待着结果的出来。

    “老爷,您就放心好了,老奴请的可都是幽州最有名的稳婆,个中两人当年可是侍候过您的降生呢,没事的。”

    尽管都已是两辈子为人了,却还是第一次要当父亲,饶是公孙明也算是心性沉稳过人之辈,可还是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慌乱,尤其是听到两间产房里传出来的哭喊声,公孙明更是连站都站不住了,一直不停地在丈许范围内兜着圈子,那等焦躁状一出,老管家公孙燕可就真看不下去了,紧着便出言安慰了其一番。

    “嗯……”

    公孙明何尝不知自己急也没用,可架不住心慌意乱,甭管公孙燕如何安抚,他依旧在那儿焦躁不安地狂兜着圈子。

    “哇、哇哇……”

    这一等就从午前一直等到了申时正牌,就在公孙明都已等得满头大汗淋漓之际,右边产房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洪亮的幼儿之啼哭,赫然是后怀孕的马晨曦先生了。

    “生了,哈哈……,生了,快,看看是男是女?”

    这一听到了婴儿的哭喊声,公孙明浑身便是一震,霍然站住了脚,仰头便是一通狂笑,此时的他哪还有半点三州之主的英姿,完全就一癫狂之徒。

    “恭喜大将军,马夫人顺产了一麟儿。”

    公孙明有了后人,可不止是他本人欣喜若狂,幽州众文武们也都为之喜笑颜开,个中又属马超兄弟俩笑得最是畅快,就在这等欢闹的喜庆中,却见一名稳婆抱着个小襁褓从产房里款款行了出来,一边将婴儿往公孙明面前递了去,一边兴奋奋地禀报了一句道。

    “哈哈……,好,有赏,通通有赏,来,赶紧让某抱抱,哈哈……,好小子,这么小就会冲某瞪眼了,好样的,哈哈……”

    提惯了大枪的手去抱婴儿,明显笨拙得够呛,可架不住群臣们也都心情振奋不已,倒是没人去讥笑公孙明那笨手笨脚之模样。

    “哇、哇哇……”

    就在众文武们哄闹不已中,又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从左边的产房里传了出来,声音同样洪亮得很。

    “哟,夫人也生了,哈哈……,好,太好了!”

    公孙明正自乐呵呵地逗着怀中的长子,冷不丁听得袁梅的产房里也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心中的幸福感可就爆棚了,乐得嘴就始终没见合拢过。

    “恭喜大将军,夫人诞下了麟儿,母子皆平安。”

    婴儿的啼哭声刚停,就见一名稳婆已是疾步从房中抢了出来,抱着个小襁褓,往公孙明身前赶了去。

    “好,好好……,来人,设宴,今日某要与诸公好生庆贺上一番,不醉无归!”

    这一下就得了两个儿子,公孙明当真是喜上眉梢,没口子地叫着好,兴奋之余,高呼着便下了道命令,不多会,偌大的大将军府里便已是一派的喧嚣与欢腾。

    “唉……”

    一派欢腾间,后院的一座偏院中,刚去看望了袁梅母子的甄宓这才刚回到院中,俏丽无双的脸上便已满满皆是愁容,不为别的,只因她已从今日的欢腾中看出了隐忧之所在——袁家已然彻底完了,除了尚年幼的袁谦之外,再无男丁,已然不可能给袁梅丝毫的支持,而反观马家,尽管也是家破人亡,可马超、马岱却都还在,还极有可能会得公孙明之重用,如此一来,袁梅的正房夫人之地位未见得便能稳当,尤其是在马晨曦生下了长子的情况下,而一旦袁梅失了势,又有谁能保得住袁谦这袁家的最后之骨血呢,望着兀自欢腾地在院子中跑来跑去的小袁谦,甄宓的眼神渐渐坚定了起来,只见其幽幽地叹了口气之后,一咬红唇,转身便又往外行了去……

    “……我没事,没事,翠红、小芳,放水,老爷我要沐浴更衣……”

    事实证明,就算酒量再好的人,也难免有醉倒的那一天,这不,饶是公孙明酒量超人,可在众文武们的起哄轮番灌酒之下,也一样难逃一醉,待得回了后院,走路都是歪歪倒倒地,若不是两名房中听用的丫鬟一左一右地帮扶着,只怕公孙明早窝在地上鼾声如雷了的。

    “我来罢。”

    公孙明要梳洗,府上的侍女们自是不敢稍有怠慢,很快便在盥洗室内准备好了装满了温水的大木桶,又殷勤地为公孙明去除了衣物,搀扶进了桶中,可就在两名侍女准备为公孙明梳洗之际,却见门帘一动,只着贴身小衣的甄宓已款款从外头行了进来,面色潮红地吩咐了一句道。

    “诺。”

    因着《赎买令》的颁布之故,幽州各世家的仆役大半都得了自由身,正因为此,哪怕公孙明位居大将军,府上的仆人也着实不多,各院的仆役大多都是几位夫人从娘家带来的,搀扶着公孙明的两名侍女就是袁梅从袁家带来的丫鬟,自不会认不出甄宓究竟是何许人,尽管有些奇怪甄宓居然出现在此地,可也敢拒绝其之要求,齐齐应诺之余,相携地便退出了盥洗室。

    “呼……”

    在屏退两名侍女之时,甄宓倒是还能强撑着脸面,可待得到了单独面对公孙明之际,甄宓的心却是狂跳得宛如打鼓一般,好一阵的头晕目眩之后,这才轻轻地长出了口大气,款款地行到了木桶旁,素手微颤地从温水里捞出了棉巾,咬紧牙关便向公孙明的胸膛伸了过去。

    “啊萩!”

    尽管嫁过了人,可实际上甄宓却从来不曾帮袁熙洗过澡,这会儿强撑着要为公孙明擦洗,显然有些个力不从心,尤其是在触摸到公孙明那强健过人的身躯之际,甄宓的手足顿时便软了,手中拽着的棉巾顿时便又掉回了水中,溅起的水花虽不大,却恰好正中公孙明的鼻孔,当即便刺激闭目将睡的公孙明猛然打了个喷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