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掺沙子(二)
    “彦明兄能明白这一点便好,呵,某此处还有一条机密消息要告知彦明兄。”

    叶明一直静静地等着,直到阎行万般无奈地吭哧出声之后,这才面色一肃,紧着又提点了一句道。

    “尔等全都退下。”

    这一见叶明说有机密事相告,阎行的神情也自凝重了起来,等了片刻,待得见叶明始终没说出下文,阎行这才醒过了神来,一挥手,便将侍立在侧的两名亲卫全都屏退了开去。

    “好叫彦明兄得知,我军主力虽已完成了沿河布阵,但却不会发动渡河急攻,一旦与曹贼之和议达成,便会暂时休兵撤军,这么个时日并不会太长,若是彦明兄不能在这段时日里绸缪到位,那后果怕就不堪了去了。”

    待得两名亲卫退下之后,叶明也就没再让阎行多等,直截了当地便将机密消息道了出来。

    “啊,这……,还请叶先生为某指一条明路,但有所命,阎某无有不从者。”

    阎行本以为叶明是要他为幽州军进攻关中的内应,却不曾想幽州军看似闹腾得欢快的沿河布阵不过只是虚晃一枪而已,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哪敢再摆甚将军的架子,忙不迭地又冲着叶明便是深深一躬。

    “彦明兄不必如此,且听某慢慢说来,自韩使君惨死于曹贼之暗算后,关中于将军来说,已然是险地,断不能再留,然,如今将军所部深处关中腹地,要想走亦非易事,这就须得借势而为,我家主公对此早有绸缪,彦明兄当得……,如此,定可全军而撤,便是家小也能得以保全,假以时日,我家主公大军西向之际,便是彦明兄腾飞之时了。”

    这一见火候已至,叶明也就没再藏着掖着,紧着便将公孙明所交待的谋算细细地解说了一番,直听得阎行眼中异彩连闪不已……

    率部一举全歼了马超所部,又顺遂无比地除掉了韩遂,彻底坐实了关陇大都督之职,总揽函谷关以西之军政事宜,说起来已是位极人臣,在朝廷中,也已是曹操以下的第一人,然则钟繇却并不显得有多开心,此无他,韩遂虽死,其手下各部将领却并未归心,不仅如此,还暗中抱团以抗曹军,偏偏就在这等微妙时刻,夏侯惇、徐晃两部曹军的绝对主力又先后被调走,以致于目下关中曹军的兵力已很难压制得住杨秋等人,收编之计划明显已遭重挫,下一步该如何走,钟繇一时间也自看得不是太通透,心烦意乱之下,在处置日常政务之际,实难以保持往昔的高效,这都已是黄昏了,还不得不在官衙里忙乎个不停。

    “报,禀大都督,武威将军阎行前来求见。”

    就在钟繇忙得个昏头昏脑之际,却见一名轮值亲卫匆匆从外而入,冲着钟繇便是一礼,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哦?传。”

    这一听是阎行前来求见,钟繇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微微一皱,没旁的,概因这大半个月来,韩家军各部之所以一直能抱成团,大半的原因就阎行不余遗力上蹿下跳之结果,钟繇自是不怎么愿见得此獠,只是一想到眼下关中曹军的窘境,钟繇也自不敢真将阎行得罪狠了。

    “末将见过大都督。”

    前来通禀的亲卫去后不多久,就见阎行昂然从外行了进来,冲着钟繇便是一礼。

    “彦明来了,坐下叙话罢,来人,看座。”

    钟繇可是政坛老手了,尽管心下里很是不待见阎行,可表现出来的却是一派的亲热。

    “谢大都督抬爱。”

    钟繇既是让了座,阎行也没矫情,谢了一声之后,坦然地便坐在了一旁的几子后头。

    “天已将晚,彦明在这等时分来寻钟某,想必定是有紧要之事的,那就请说好了,钟某听着便是了。”

    钟繇明显是不怎么情愿跟阎行多扯淡,语调虽是和煦,可言语间却明显透着股疏离之意味。

    “好叫大都督得知,昨日午后,末将属下一名军侯的家眷从延州逃难而来,说是家乡屡遭劫难,不止是诸羌为患,更有不少匪众横行无忌,甚草头飞、坐山虎等匪首四下滥杀无辜,地方官府无力整治,弃官而逃的县令也自不在少数,末将闻之,心甚忧虑,身为朝廷大将,岂能坐视盗寇猖獗,末将请命率本部兵马前去延州平乱,还请大都督恩准。”

    阎行也没多客套,面色陡然一肃之下,紧着便将来意道了出来。

    “哦?”

    阎行倒是说得个慷慨激昂,可钟繇的眼神却是陡然凌厉了起来,没旁的,他可不信阎行会是那等忧国忧民的忠义之士,心下里第一时间便认定阎行这就是要耍阴谋了,只是在没搞清阎行的真实意图前,钟繇却是不准备有甚表示的,也就只是无可无不可地吭哧了一声。

    “大都督明鉴,末将既是朝廷大将,平乱乃是职责所在,便是百死也自无悔,只是末将家中尚有老父、妻小,若无人看顾,末将在外也实难安心征战,还请大都督准末将携家眷一道赶去延州。”

    阎行根本没在意钟繇的警惕之眼神,自顾自地便又将要求提了出来。

    “这……”

    延州在大散关之外,哪怕在大汉强盛之时,也属边远区域,更别说如今天下大乱,延州名义上还属于朝廷,可实际上么,除了州治所在之地外,余下诸多县城早已被诸羌以及盗匪们所侵占,朝廷根本无力进剿,而原先盘踞在关中的马、韩二部又因延州无利可图,也不愿加以理会,以致于如今的延州早已糜烂不堪,从此意义来说,若是阎行真心愿意去平乱,钟繇倒是欢迎得很,再者,阎行若是去了延州,韩家军诸部抱团之势也就将被打破,于钟繇来说,也属好事一桩来着,只是如此一来,远去延州的阎行可就彻底脱离了朝廷的掌控,是否会就此做大,就成了钟繇不得不考虑清楚的关键之所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