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掺沙子(一)
    幽州军突然大举增兵卷县的情况一出,曹营上下顿时为之惶恐不安,没旁的,目下关中大军尚未归来,东都兵力空虚,自守都难,更遑论分兵去守延津,一旦幽州军真选择延津为突破口的话,便有着强行打穿邙山隘口,径直杀奔许都之可能,如此一来,曹操屯兵官渡也就成了个笑话,为防意外,曹操不得不急令东都守将臧霸率三千精锐先行赶至虎牢关,又严令夏侯惇所部日夜兼程,赶回东都,一时间大河两岸兵马调动频繁,战云密布。

    建安七年十二月二十日,荆州使节团在陈群不管不顾的催促下,终于赶到了白马,顾不得休息,便匆匆登上了漕船,往黎阳城赶去,却不料在靠岸后,为幽州水师所困,一时半会难以登陆,闻知此等消息,一向多疑的曹操可就真稳不住神了,紧急下令徐晃所部三万兵马回撤,只留曹洪所部三万余兵马配合钟繇的三万关中军监视原韩家军诸部的动向,并密令钟繇私下接触杨秋等人,大肆封官许诺,以求尽快稳住关中之局势。

    “禀将军,营外来了一文士,自言姓叶,说是您的故旧,有要事要面见将军。”

    申时末牌,天已擦黑,三元里,阎行所部大营的中军帐中,一身锦袍的阎行正自盘坐在火炉旁,满脸阴霾之色地喝着闷酒,冷不丁却见厚实的门帘一动间,一名轮值军侯已大踏步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阎行便是一抱拳,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姓叶?传他进来。”

    阎行这几日心绪正自烦闷不堪,本不打算见客,然则话到了嘴边,突然间想起了一位姓叶的“故旧”,当即便改了主意。

    “彦明(阎行的字)兄,别来无恙乎?”

    轮值军侯应诺而去后不多久,便见一名青年文士在两名士兵的护送下,施施然地从帐外行了进来,但见其冲着阎行便是一个长鞠,温文尔雅地寒暄了一句道。

    “果然是你。”

    饶是阎行先前便对来者的身份有所猜测,可真见得来人的真面目,瞳孔还是不免为之一缩——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幽州军情局总揽关中事宜的叶明。

    “正是叶某。”

    叶明显然是注意到了阎行的反应,但却并不曾在意,笑着便点了点头。

    “当真好胆,就不怕阎某人拿你的头去请赏么?”

    阎行这几日正自犹豫着是否要投入曹军的阵营,这会儿见着叶明这个“通缉犯”,心里头还真就有着股邪火在狂燃着。

    “怕,当然怕,不过呢,某之头砍完了,不多久也就该轮到彦明兄的头被别人砍了。”

    饶是阎行言语间的杀意不加掩饰地浓着,然则叶明却根本不曾在意,满不在乎地便顶了其一句道。

    “放肆,尔这厮竟敢当面威胁阎某,是欺某手中的刀不利么,嗯?”

    叶明这等调侃之言一出,阎行登时便怒了,一把便将腰间悬着的刀抽了出来,重重地斩在了几子上。

    “哦?哈哈……”

    饶是阎行表现得凶神恶煞一般,然则叶明不单不怕,反倒是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个屁,你……”

    被叶明这么一笑,阎行的脸面顿时便挂不住了,气急败坏地张口便要骂娘。

    “彦明兄息怒,是某失态了,只是一想到彦明兄茫然不知死之将至,兀自做着降曹以换取荣华富贵之美梦,小弟实是难以控制住情绪,海涵,海涵。”

    不等阎行骂娘的话语喷薄而出,叶明已是一摆手,笑呵呵地致歉了一番。

    “哼,危言耸听!”

    面对着曹营伸过来的橄榄枝,阎行之所以一直犹豫不决,担心的其实就是曹操会卸磨杀驴,而今听得叶明这般说法,心神不由地便是一凛,但却断然不肯跌了脸面,兀自嘴硬地强撑着。

    “危言耸听?嘿,旁人都可以降曹,杨秋可以,程银也可以,唯独彦明兄不可以,当然了,若是彦明兄肯下狠心杀妻杀子以表明心迹,那倒是可以当曹贼手下一条狗,可也就只是一条狗而已,以曹贼之为人,怕是断然不会信任一个杀妻杀子以换取富贵之人罢。”

    阎行的神情变化虽掩饰得很好,可又哪能逃得过叶明的仔细观察,这一见其之心绪明显已然动摇,叶明自是不会错过这等攻破其心防之良机,紧着便点出了阎行降不得的理由之所在。

    “我……”

    阎行娶的正是韩遂的女儿,有二子,大的不过才四岁,小的还在吃奶,要他杀妻杀子表明心迹,那自然半点的可能皆无。

    “彦明兄若是不肯杀妻杀子,那就断然无法抹去身上韩家的印记,也断然抹不去与我家主公的姻亲关系,就曹阿瞒那多疑的性子,能容得下彦明兄么?”

    没等阎行支吾出个所以然来,叶明又一记重拳打在了他的心上,只这么一下,便令阎行的脸色瞬间煞白如纸一般。

    “还请叶先生救我。”

    阎行呆坐了片刻之后,突然打了个寒战,再也稳不住神了,霍然而起之余,紧着便冲着叶明躬身行了个大礼。

    “彦明兄不必如此,某此番奉我家主公之命前来,就是要为彦明兄绸缪出个璀璨之将来的,不瞒彦明兄,我家主公的二十余万大军如今正与曹贼隔河对峙,曹贼慌乱之下,不得不紧急抽调关中之兵马赶赴东都一线,故而方才有了钟繇老儿分头向诸位展示诚意之举措,错非如此,等待诸位的可就不是啥诚意,而是无情之围剿,此一条,彦明兄以为然否?”

    叶明好生安抚了阎行一番之后,又为其剖析了下时局,但却并未急着将所谋之策道将出来。

    “嗯……”

    韩遂所部屡遭重挫之下,兵马已然缩减到了四万不到,而反观曹军一方,历次大战下来,虽也没少战损,却以朝廷的名义,不断在关中各处征兵,其总兵力不单没降,反倒比原先更多了不老少,双方若是发生冲突,没了韩遂这个主心骨的韩家军各部一盘散沙之下,根本不可能会是曹军的对手,对此,阎行虽不愿承认,却也无法昧着良心否认了去,只能是闷闷地吭哧了一声了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