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连环计(六)
    韩遂所部并无绝世勇将,哪怕是武艺最强的杨秋与阎行二人,也就只与马岱差相仿佛罢了,较之马腾尚在时的马家军而论,武将的个人能力明显差了不老少,可在兵力大体相当的情况下,韩家军一直能跟将星荟萃的马家军相抗衡,靠的便是韩遂的御下手腕之高明,其麾下愿为其效死拼命的当真不在少数,这不,哪怕瞧见了马超的神勇无敌,可当得韩遂下了命令,其身旁的亲卫军却无一人有所迟疑,尽皆悍不惧死地向马超狂冲将过去。

    “挡我者死,杀,杀,杀……”

    马超已然杀红了眼,这一见韩遂将身旁仅存的千余亲卫骑兵都派了出来,马超不单不慌,反倒是精神大振,咆哮如雷间,手中的虎头湛金枪全力施展之下,只见枪影不见人,所过处,惨嚎声不断,枪下竟是无一合之敌。

    “跟我来,右转!”

    杨秋正自在左翼率部绞杀着马家军掉了队的步骑,冷不丁瞧见马超正自狂猛无俦地追杀着韩遂,登时便急红了眼,一拧马首,率两千亲卫铁骑便脱离了战场,急若星火般向韩遂的帅旗所在处直冲而去。

    “跟我来,切过去!”

    杨秋一心救主之下,行动自是不慢,却不曾想夏侯惇的反应比他还快,三千曹军骑兵在夏侯惇的带领下,走切线,绕过了乱作一团的战场核心,势若奔雷般地也往韩遂的帅旗所在处赶了去,无巧不巧地挡住了杨秋所部的去路。

    “该死,杀过去,拦腰切断贼军!”

    被夏侯惇这么一阻,杨秋不得不放缓了马速,待得夏侯惇所部过后,杨秋所部已然集体失速,再想追将上去,显然不太可能,无奈之下,杨秋不得不偏转了个方向,率部径直向马家军仅存的三千骑军的肋部冲杀了过去。

    “元让(夏侯惇的字)救我,元让救我。”

    马超之勇天下罕有,这一怒极发狠之下,更是千军辟易,饶是韩遂的亲卫军都已在玩命了的,却依旧无法阻挡住马家军骑兵的狂飙突进,很快便被杀得个七零八落,到了此时,韩遂身边也就只剩下寥寥数名亲卫了,眼瞅着马超越追越近,韩遂已是慌得个不行,正暗自叫苦不已间,突然瞧见夏侯惇率部从北面疾驰而来,顿时大喜过望,一边拧转马首往夏侯惇所部冲将过去,一边扬声便高呼个不休。

    “韩使君莫慌,某来也。”

    这一见韩遂落单而来,夏侯惇的嘴角便立马绽露出了一丝狞笑,口中倒是高呼着作出了回应,可暗中却是悄悄地作了个手势。

    “嗖、嗖!”

    见得夏侯惇率部如飞而来,韩遂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正自准备绕过夏侯惇所部,接着往战场外逃了去,却不料就在此时,乱军中突然飞出了两支雕羽箭,准确地命中了韩遂的胸膛,当即便射得韩遂一头栽落了马下。

    “马超小儿,受死!”

    韩遂这么一掉落马下,紧随其后的几名亲卫顿时便全都慌了神,可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夏侯惇已然怒吼着率部快马疾驰而至,只一下,便将那几名惊慌失措的韩家军骑兵淹没了去,待得骑军过后,那几名韩家军骑兵连同躺在地上的韩遂都已成了一地的烂肉。

    “韩遂死了,儿郎们,杀啊!”

    此际,杨秋所部已然率部横着将马超所部骑军切成了两截,战场上一派大乱,以致于马超都分不清射杀韩遂的那两箭到底是何人所为,可不管怎么说,韩遂的死对于马超来说,都是好事一桩来着,他自是不会错过这等乱敌军心的大好机会,紧着便扬声高呼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

    马超这么一喊之下,尚能跟在他身后的一千五百余马家军骑兵顿时便全都兴奋了起来,跟着也是一通的狂呼,声如雷震间,韩家军顿时便陷入了混乱状态之中,这无疑便给了马超残部趁机冲出重围的机会,可就在此时,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响起中,钟繇已然率数万主力赶到了战场,已然冲到了战场边缘的马家军残部再度陷入了苦战之中。

    “跟我来,突出去!”

    一场血战下来,还能跟在马超身边的骑兵已然只剩下六百余骑了,面对着四面合围而来的大批曹军将士,马超不得不玩命了,仗着过人的武艺,在乱军中奋力杀开了一条血路,待得真冲出了重围,身后就只剩下寥寥十数骑了,余者不是战死便是还被困在了重围之中,到了此时,马超也没力气再去救援手下将士了,不得不拼命地打马向西南方狂逃。

    “休走了马超小儿,追上去!”

    夏侯惇暗算了韩遂之后,就一直追在马超所部的身后,马家军骑兵大半都是折在了其手中,饶是如此,夏侯惇也并不满足,这一见马超已然逃出了战场,立马率还能紧跟在身后的三百余骑不管不顾地便死追了上去。

    “大哥。”

    马超座下的紫云聪神骏异常,哪怕是在久战之余,马速依旧快得惊人,疾驰了两刻钟左右之后,便已甩开了死追不放的夏侯惇,只是到了此时,早先跟随其一道逃出战场的十数骑也都掉了队,孤身一人的马超正自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之际,却见远处十数骑疾驰而来,为首一人赫然竟是马岱。

    “德山,你怎么在此?夏阳城如今可在?”

    这一见来的是马岱,马超的心头不由地便是一沉。

    “大哥,我等中计了,夏阳城已丢,如今贼军势大,追兵随时会至,我等还是赶紧赶去米家庄吧。”

    马岱满脸苦涩地摇了摇头,无奈地道出了实情。

    “唉……,走,去米家庄!”

    事已至此,再说甚都已毫无意义,马超虽是满心的愤懑,却也只能与马岱一道径直往米家庄方向急赶而去,这才刚到了早已空无一人的米家庄,入眼便见一身青衣的公孙冷赫然就站在村口处。

    “公孙将军。”

    大老远瞧见公孙冷,马超的马速顿时便是一缓,脸上更是浮起了层悻悻然之色,倒是马岱机敏,紧着便打头抢到了公孙冷的跟前,很是恭谨地行了个礼。

    “军情紧急,二位将军随我来,船已在河边,且先过了河再说。”

    公孙冷显然没心思在此际多言寒暄,一摆手,交待了一句之后,便即径自转身往庄子里行了去,一见及此,马家兄弟俩也自不敢稍有迁延,紧着也策马行进了庄中,直奔庄后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