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连环计(二)
    “韩使君且请坐下叙话好了。”

    这一见韩遂已然接了旨,钟繇紧绷着的脸色顿时便是一松,满脸笑意地摆手便是一让。

    “不敢,不敢,还请大都督吩咐,末将自当依令而行。”

    韩遂这会儿急着要脱身回营,也好与心腹手下密谋个章程出来,自不愿再在此等险地多留,言语间自是怎么恭顺怎么来,只求钟繇赶紧吩咐,他也好及早脱身了事。

    “韩使君莫急,今日要议的事多,且自坐下慢慢叙了去也罢。”

    钟繇可是七窍玲珑之人,又岂会看不出韩遂的小心思之所在,自然不会就这么放任韩遂回营,而是笑呵呵地固请了一番。

    “诺。”

    钟繇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韩遂纵使再心急,也自没了奈何,只能是无奈地走到了一旁的几子后头落了座。

    “好叫韩使君得知,逆贼公孙明所部已然强占了河北之地,就连河内郡也被其攻破,社稷不宁,天子震怒,错非如此,也不会给你我下这等强硬之诏书,唉,如今河北之地尽失,逆贼隔河俯瞰河南,丞相处已来了密令,着钟某挥军平灭马超之后,即刻率本部兵马赶赴白马,以防公孙小儿渡河南下,关中大局日后可就要拜托韩使君多多费心了。”

    待得韩遂入了座,钟繇的脸上立马便浮起了满满的忧虑之色,一派语重心长状地便扯了一大通。

    “啊,这……”

    一听钟繇这般说法,韩遂的双眼当即便瞪得个浑圆,满满皆是惊诧之色,一者是震惊于幽州军的强悍战力,居然能在月余之内便完成了统一河北之伟业,二来则是讶异于曹操居然肯将整个关中全都交给自己。

    “韩使君莫非没信心掌控关中之地么?”

    不等韩遂回过神来,钟繇已是皱起了眉头,不悦地吭哧了一声。

    “啊,不,为朝廷分忧乃是末将平生之所愿。”

    韩遂之所以悍然发兵暗算马家,所求的不就是独霸关中么,而今机会就在眼前,他又岂肯错过了去。

    “嗯,那就好,钟某相信,关中之地有了韩使君的坐镇,定会稳如泰山的,好了,此事且等战后再加详议,且就先说说破马超一事好了,丞相有密令在此,还请韩使君一览。”

    给完了甜头之后,钟繇显然不打算再在移交关中之地一事上多费唇舌,紧着便一抖手,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了个小锦囊,示意身侧的亲卫转交到了韩遂的面前。

    “妙计,好,大都督放心,末将定当依计而行,断不敢有违。”

    关中既已将到手,韩遂可就不想再让马超所部残军逍遥了去了,在看过了锦囊中的密信之后,毫不犹豫地便表明了态度。

    “好,事不宜迟,明日一早,全军兵进夏阳!”

    韩遂这么一表态,钟繇登时便是一喜,也自无丝毫的犹豫,昂然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报,禀将军,逆贼韩遂所部四万三千兵马正全速向我夏阳城杀来,距此已不足八里了。”

    建安七年十二月初九,辰时末牌,马超正与手下诸将在城守府大堂上商榷着夏阳城的防御事宜,冷不丁却见一名报马匆匆赶了来,冲着马超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嘿,还真来了,诸公即刻各归本部,上城备战,没有本将之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开城出击!”

    马超数日前虽是拒绝了公孙冷的撤军之建议,但并不怀疑其所言的曹寒联军必将大至之推断,连日来,可是没少加紧巩固城防,早已囤积了大量的檑木滚石,就等着曹韩联军前来碰壁了的,而今一听韩遂这个杀父大仇赶来,马超的眼神瞬间便凌厉了起来。

    “诺!”

    今日之议本就只是对城防事宜的最后总结而已,诸般防御安排其实早已就位,诸将们对马超的命令自不会有甚异议,齐齐应诺之余,匆匆便各自赶回本部去了……

    “传本将之令,即刻着人上前骂阵。”

    巳时三刻,韩遂所部大举赶到了城下,然则并未就此发起攻城战,列阵一毕,就见韩遂已是一扬手,声线冷冽地便下了道命令,旋即便见数十名大嗓门的士兵呼啦啦地冲出了本阵,直抵离城不足八十步之距处。

    “马超小儿,有种的出来一战!”

    “马超小儿,娘们不如,爷们就在此处,有胆的出来啊!”

    “马超小狗听着,你家爷爷来了,还不赶紧出来接驾!”

    ……

    一众大嗓门的士兵自然不会跟马超客气,张口便是一通子狂呼乱吼,一开始还只是针对马超本人,到了后头,可就开始问候马家的十八代祖宗了,总而言之,怎么难听便怎么骂。

    “狗贼,安敢欺我,来啊……”

    马超本就不是个好脾气之人,一开始倒还能沉得住气,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心中的火气已是旺得再无法抑制住了,怒气勃发之下,跳着脚便要挥军杀出城去了。

    “大哥且慢,此乃贼军激将之法,万不可上当啊!”

    马岱就站在马超的身后,这一见马超已然受不得激,登时便慌了,不等马超将命令下完,便已是紧着抢将出来,高声谏止了一句道。

    “嗯……”

    马超何尝不知韩遂耍的便是激将之法,可被那些大嗓门士兵的污言秽语一激,怒火还是不可遏制地为之狂涌不已,哪怕被马岱所制止,马超的心火依旧没见减弱多少。

    “大哥,贼军远道而来,其实已是疲兵,我等就在城中以逸待劳,一旦贼军露出了破绽,我军再行绸缪破敌也自不为迟。”

    马岱同样是马家嫡系子弟,听着那些小卒子当众侮辱马家祖先,他其实又何尝不怒,只不过马岱心细,怒归怒,却尚能保持一定之清醒罢了。

    “嗯。”

    这一听马岱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马超也就没再坚持要挥军出击,但见其咬了咬牙,恨恨地跺了下脚,一扭头,就此走回城门楼中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