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收人先收心(三)
    “呵。”

    公孙明这么番言语着实诛心得慌——“情有可原”后头往往接的都是罪无可恕,真若如此,心怀反意,在这么个年月,那就是死罪一条,然则司马懿却并未出言狡辩,仅仅只是苦涩地笑了笑,概因他很清楚在公孙明这等人物面前,越是狡辩,就越不可能有活路,到了眼下这般地步,他除了认命之外,也真不知该说啥才是了的。

    “仲达心中可有悔意么?”

    公孙明显然没打算让司马懿继续沉默下去,哂笑之余,寒着声便挤兑了其一句道。

    “是某操之过急了,罢了,事到如今,再说甚都已毫无意义,某一人做事一人担,是杀是剐,听凭将军处置,然,还请将军念在某此番也算薄有微功的份上,给我司马氏一条活路,某纵死,也感念将军的大恩大德了。”

    要说悔意,倒是有那么一点,却绝对不多,无他,概因他此番谋图梁州并非临时起意,而是反复权衡之后的结果,理由就一个,那便是公孙明实在太年轻了些,司马懿不敢确定自己能否熬得过公孙明——若是潜在曹操阵营中,司马懿绝对不会如此莽撞,概因他等得起,只消熬到曹操死去,自然有他司马懿出头之日,遗憾的是他如今是在公孙明的手下,他根本不敢等,一旦心迹稍有败露,那绝对是死路一条,就如眼下这般,可若是能唬弄得过去,一到了梁州,那就是海阔天空之势,可惜他赌输了,到如今,除了认命之外,也真没甚旁的路可走了的。

    “呵,这就不称某为主公了?”

    司马懿倒是说得个苦情不已,然则公孙明却根本不为所动,一声轻笑之下,已是毫不客气地揶揄了司马懿一把。

    “我……”

    司马懿正自懊丧不已间,冷不丁被公孙明这么一刺,脸色瞬间便被憋得个红中透紫。

    “仲达还算是有自知之明,就凭尔欲借我幽州之势图谋自立之心机,某杀你也属该当,至于甚杀贤害良之恶名,某又有何惧哉?仲达就不必指望于此了。”

    饶是司马懿都已是狼狈得够呛了,可公孙明却依旧不曾放其一码,寥寥数语便彻底浇灭了司马懿死里求生的最后一丝希望。

    “唉……”

    别看司马懿先前一派视死如归之架势,可实际上不过就是在演苦情戏罢了,指望的还真就是公孙明会有投鼠忌器之心思,却不曾想心中这最后的一点侥幸也彻底幻灭了去,心灰意冷之下,也自懒得再多言了,长叹着便闭上了双眼。

    “仲达没话说了罢,那就该轮到某好生跟尔说叨说叨,此番平定河内郡之战,尔所立之功不小,某若是就这么杀了你,想来尔心中定是大有不服,也罢,某可以给尔两条路,一是走出这座大帐,爱去哪就去哪,只是从此后,你就是某的敌人,对于敌人,某向不宽恕;至于第二条路么,那便是记住你欠了某一条命,在还清之前,好生在某帐中任事,何去何从,仲达可自择之。”

    在如何对待司马懿一事上,公孙明其实早已有所决断,哪怕司马懿私心颇重,公孙明也没打算在此时就将其杀掉,无他,值此天下大乱之时,但凡有点能力之辈,无不都有着自家之谋算,希图自立者不在少数,以司马懿之大才,没这等想法才真是怪事了的,似此等样人用好了,就是把杀敌之利器,用得不好,那便会自伤己身,关键便在于掌控二字上,对此,公孙明却是不缺信心的,也愿意给司马懿一个表演之舞台,毕竟眼下的幽州军虽已羽翼渐丰,可就能独当一面的军事大才来说,依旧不多,但凡有一线的争取之希望,公孙明都不愿放弃最后的努力。

    “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公孙明这等言语一出,司马懿当即便被震惊得霍然睁开了眼,满脸疑惑之色地盯着公孙明看了良久,而后方才深吸了口气,深深地一躬身,语带颤音地便表明了态度。

    “好,记住你的承诺,但消尔能实心任事,出将入相不过等闲事而已,某乏了,尔且自去休息好了。”

    对于司马懿这等有着枭雄之姿的人物,一味的笼络断然不行,一味的强压也同样不可取,要想用好此人,必须恩威并施,方能折服其心,而这,显然不是一朝一夕能达成的,对此,公孙明显然是心中有数得很,自不会急于一时,安抚了其一句之后,顺势便结束了此番之谈话。

    “诺,末将告退。”

    司马懿早被公孙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腕震慑得不轻了的,这一听逐客令既下,顿时如获重释般地大松了口气,哪敢再在大帐内多呆,躬身行礼之余,紧着便退出了大帐,懵头懵脑地走了一段之后,这才惊觉自家背心赫然已被汗水浸润得有若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

    “主公,那司马仲达私心太重,恐非善类啊。”

    司马懿方才刚告辞而去不多久,庞统便已施施然地从帐外行了进来,行礼既毕,也无甚寒暄之言,一开口便直奔了主题。

    “军师所言不差,此人才智颇高,心志也自不小,然,用之正,亦可得善果,倘若异心始终不改,没了下场,那也是他自己的命罢。”

    庞统此言一出,公孙明登时便笑了起来。

    “主公英明,今河内既定,曹阿瞒可就要急了,马孟起怕是挡不住曹军之兵锋,兵败应就在这几日罢,主公还须得早些做好应变准备才是。”

    庞统本意也就只是要提醒一下公孙明罢了,这一见公孙明显然已有定算,也就没再多言啰唣,称颂了一句之后,便即转开了话题。

    “军师放心,某已密令公孙冷率人赶去了皮氏县,至于马孟起能否脱得此难,就看他的运道如何了。”

    对于马超这个不听招呼的大舅子,公孙明其实也很是头疼,然则看在其之勇武以及对梁、凉一带羌族诸部的影响力的份上,公孙明还是竭尽所能地准备了些后手,奈何己方主力鞭长莫及,公孙明其实也没太大的把握能顺利救出马超,到了如今这般田地,其实也真就只能看马超的命好是不好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