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收人先收心(二)
    “主公明鉴,今,河北虽方初定,然,以主公之睿智,大兴可期也,最多三年五载,主公定会兴兵南下,此一条,想来瞒不过曹贼,其若欲与主公隔河抗衡,就须得先确保关中大定,如此,剿灭马孟起残部便已是箭在弦上,或许半个月内定会见分晓,若马孟起有失,则韩遂必成砧板上之鱼肉,最快半年内,便能闻知此獠之死讯,不知主公以为然否?”

    见得公孙明的诚恳求教之态度不像有假,司马懿心情自是振奋不已,紧着便将大局好生剖析了一番。

    “嗯,斯言大善,曹阿瞒其人素无信义,观其一生,过河拆桥之事,当真没少为之,唉,不瞒贤弟,某曾先后十数次去信马孟起,提请其早早撤回河东,奈何其个性刚愎,某虽有心,却也难为啊,不知贤弟可有甚妙策么?”

    司马懿的分析可谓是极其之透彻,与公孙明本人对时局的判断基本一致,对此,公孙明一点都不觉得有甚稀罕,无他,真若是司马懿没这等眼光,那才是怪事了的。

    “主公,请恕末将直言,马孟起性烈,身负满门血仇,自是不肯轻易言退,今,若是强逼于其,却恐弄巧成拙,还须得因势利导,方可确保无虞。”

    司马懿虽比公孙明小了一岁,可心机之深沉却绝不在公孙明之下,哪怕有心要诱导公孙明的决断,却并未急着将自个儿之谋算道将出来,而是谨慎地在言语间试探了一番。

    “因势利导?唔……,贤弟指的是……”

    哪怕司马懿掩饰得再好,心中对其早有定见的情况下,公孙明自是能第一时间便猜到了司马懿的真实谋算之所在,但并不打算说破,而是故作沉吟状地思忖了片刻之后,这才带着不解之色地试探出了半截子的话来。

    “那马孟起之所以迟迟不肯过河,皆因报仇心切,唯恐过了河之后,短时间里难有再杀回关中之机会,故而坚持不肯撤军,此必是看准了主公断不会坐视其沉沦之心思,实有绑架主公之嫌也,欲使其回心转意,实难焉,故,末将以为死守夏阳既是无益,不若着其速速撤往梁州,整合诸羌,再引南匈奴单于鲁阿契所部为援,如此,在顾忌我军突然西进的情况下,关中曹军诸部必不敢轻易进犯梁州,三数载经营下来,梁州必可得安稳,到那时,主公大军西进之际,马孟起所部便可从北向南攻,与主公的主力大军分进合击,夺关中非难事焉。”

    见得公孙明再三诚恳求教,司马懿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稍稍松了些,也没再多绕弯子,紧着便将心中所谋之策娓娓道了出来。

    “整合梁州?嗯,不错的构思,子经,尔觉得此策可行否?”

    兵进梁州一事,公孙明不是没有考虑过,只不过因着条件尚未成熟,他暂时不打算实施罢了,道理很简单,梁州羌多汉少,要想整而合之,实非易事,除了马超这等在诸羌中名望高绝之人,根本无法为之,偏偏马孟起心高气傲,尚未归心,在这等情况下,公孙明又岂能放心让马超去梁州胡乱捣鼓的,养虎为患的事儿,公孙明自然不会去干。

    “主公明鉴,此策虽是可行,然,火候未至,还须得再多等些时日。”

    牵招自归心之后,一直在中军帐中任事,此际就站在一旁,这一听公孙明点了自己的名,紧着便从旁闪了出来,意有所指地给出了个答案。

    “某也是如此想的,这样好了,待得马孟起败回河东之后,子经便赶去皮氏县,以规划兵进梁州一事。”

    所谓的火候说起来就一条,那便是马超真心归附,若不能达成此事,公孙明宁可放弃梁州之经营。

    “诺!”

    尽管公孙明没有明确此去梁州后的官职如何,可重用之意却是断然不假,对此,牵招自不会有甚异议,紧着应诺之余,面色微红地便退到一旁去了。

    “好了,一夜劳累下来,诸公想必都已是疲了的,除仲达留下之外,且都散了罢。”

    议事到此,公孙明似乎不打算再继续了,挥手间便已下了逐客令,对此,随侍众文武们自是不敢稍有迁延,齐齐应诺之余,鱼贯着便全都退出了中军大帐。

    “主公,末将、末将……”

    众人尽皆退下之后,公孙明并未再有甚言语,仅仅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司马懿,这等模样一出,本就心慌意乱的司马懿登时便有些个沉不住气了,没旁的,他先前的献策可是带着私心的,本意是想以献策之功来谋得辅佐马孟起之职,一旦得手,他有信心在三数年之内彻底掌控整个梁州,到那时,他也就有了争雄天下之资本,却不料一直表现得很是诚恳的公孙明到了最后居然将绸缪梁州的重任交给了牵招,很显然,这绝对不是个好信号,心虚之下,司马懿是真的有些稳不住神了的。

    “仲达之才足位列当今之一流人物,胸襟也有,志向怕是也小不到哪去,也就是遇到了某,仲达或许还能得个善终,若是到了曹阿瞒面前,仲达也敢耍那些小心思,只怕曹阿瞒梦中杀人之事必将重演矣。”

    公孙明淡然地笑了笑之后,毫不客气地便点破了司马懿打算图谋自立之心思,顺带着吓唬了其一番。

    “末将不敢,末将不敢。”

    司马懿之所以屡次拒绝了曹操的延请,怕的就是自家的心思会被老奸巨猾的曹操看破,却不曾想公孙明的老辣居然不在曹操之下,自知小心思已然败露的情况下,司马懿的脸色顿时便是一派的煞白。

    “不敢么,某看你是很敢的,这也不奇怪,时值乱世,群雄逐鹿,有才有识者,皆有争雄之野望,不独仲达如此,某亦然,所不同的是某已羽翼丰满,而仲达老弟时运不济,如今尚无立锥之地,不得已,只能寻一借鸡生蛋之机会,也算是情有可原罢,某可曾说错?”

    公孙明能看破司马懿的心思,靠的可不全部是识人之明,其实更多的则是另一时空的记忆罢了,当然了,此一条,公孙明却是断然不会跟司马懿说明了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