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横扫河内(六)
    不曾冲起来的骑兵战斗力其实并不算太强,可架不住众东郡兵们此时都处在茫然无措中,根本无心抵抗,更遑论孙观身后那拨骑兵全都是幽州军中精选出来的战阵好手,又有着庞德这等绝世勇将藏在其中,两下里只一接触,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东郡兵瞬间便被砍翻了数十人,余者尽皆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之中。

    “反……”

    刘汝南能被刘延所信重,固然有着裙带关系之故,可其本人的能力也自不差,此时见得情形不对,立马便知孙观等人一准是来诈城的,登时便急了,张口便欲狂呼,可惜已然来不及了,边上几名幽州军骑兵乱刀横切之下,倒霉的刘汝南便已被斩得咽喉处处冒血不止,当即便软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派大乱中,城头上那些已然放下了弓的弓箭手们都被吓到了,忙不迭地再度举弓要射,只是眼下敌我混杂在一起,众东郡弓箭手们投鼠忌器之下,愣是没敢发动覆盖攻击,至于零星的箭矢么,虽也射倒了几名幽州骑兵,却根本无法给溃乱中的己方步兵太多的支持。

    “下马,抢城!”

    不等麋集在城门一带的东郡步军稳住阵脚,庞德已然一边扭腰下了马背,一边声如雷震般地咆哮了一嗓子,旋即便见众幽州骑兵们纷纷跃下了马背,一半留在城下继续杀敌,一半则追随庞德沿着梯道往上狂攻。

    “全军出击,杀进城去!”

    就在庞德下马的同时,已然察觉到城中乱起的达达尔古自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一声咆哮间,便已率千余铁骑发起了狂猛的冲锋,径直向兀自敞开着的城门处冲杀了过去。

    “放箭,快放箭!”

    在城前戒备着的大批弓箭手虽都被城后的喧嚣声所惊动,可整体阵型倒是还保持得相当之完整,此际见得达达尔古所部狂飙而来,自有一名轮值校尉紧着便咆哮了一嗓子,刹那间,数百支雕羽箭便有若飞蝗般从城上暴射而下。

    “不要停,接着冲,杀啊!”

    如此密度的箭雨之下,当即便有三十余名正自打马狂冲不已的幽州骑兵被射落了马下,整体冲锋阵型自不免便是一乱,然则达达尔古根本不曾在意这等伤亡,一边用长马槊拨打着扑面而来的箭矢,一边厉声地嘶吼着,率部一往无前地直往城门洞里冲了进去。

    “轰……”

    城门一带的东郡步军们好不容易才稳住了阵脚,正自与孙观所部厮杀个不休,可待得达达尔古率部杀到,当即便被狂飙的骑军冲得个七零八落,惨嚎声四起中,众东郡步兵们再也没了丝毫的战心,呼啦啦地便沿着长街往东面狂逃了去。

    “上城,杀啊!”

    赶散了城门口处的东郡步军之后,达达尔古并未率部死追不放,转而纷纷下了马背,顺着梯道往城墙上冲了去。

    “报,禀主公,庞德将军已然攻进西门了。”

    就在达达尔古率部冲进城中之际,一名早先便在西城处游曳的幽州军骑哨匆匆纵马赶到了幽州军东大营中,直驱中军大帐,于帐外不远处,一个干脆利落的滚鞍下了马背,冲着屹立在帐口处的公孙明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好,擂鼓,命令各部即刻行动,兵进黎阳!”

    公孙明早前便已得张郃处传来的消息,自是清楚此番诈城之计划,然则为了防止城中有所察觉,并未事先集结兵马待命,等的便是行动开始之信号,而今准信既至,他自是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挥手间便已朗声下了决断。

    “咚、咚咚……”

    随着公孙明一声令下,中军大帐外一字排开的二十余面大鼓立马便暴响了起来,不多会便见幽州军南、北两处大营中各有一拨兵马杀出,个中南面的迭摩达所部直驱南城外,拉开了阵型,却并未发动急攻,而北面的赵云所部则兵分两路,一路集结在城外,以为围堵之势,至于赵云本人则率三千铁骑以及五千精锐步军,高速向西门绕了去……

    “报,禀使君大人,不好了,孙观早已降贼,率众赚城,刘汝南将军无备,已阵亡,西城危在旦夕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幽州军一方正自调兵遣将着,却说刘延原本正自城守府中准备用膳,冷不丁听闻孙观败逃而来,大惊失色之下,赶忙集结好了亲卫军,一路向西城急赶,却不曾想这才刚行到半路上,一名败兵就给其带来了条噩耗。

    “嘶……,快,尔等四人即刻去传令:着各城门严防死守,调南城军营诸军即刻赶赴西城,其余人等跟我来,将贼子赶出城去!”

    这一听孙观是来诈城的,刘延忍不住便倒吸了口凉气,心瞬间便已沉到了谷底,纵使如此,他也不肯放弃最后一搏的希望,厉声连下了几道命令之后,率两千亲卫军便急匆匆地顺着长街往西城杀将过去。

    就在刘延所部开始加速之际,西城上的激战已然到了尾声——城上的守军兵力虽不在来袭的幽州铁骑之下,可惜群龙无首,加之军心士气已然低落不堪,哪经得起幽州军的拼死狂攻,战不多久,城门楼处便已被幽州军牢牢掌控在手,东郡兵死伤惨重之余,乱纷纷地便沿着城墙向两端逃了去。

    “达达尔古,给你三百人,稳守城门,其余人等跟我来,下城上马,准备击贼!”

    幽州军虽是大胜,可战损其实也自不小,百余人战死当场,更有近百名士兵重伤,剩下的不过就一千不到的兵力而已,饶是如此,庞德也自不打算据城死守,在交待了一番之后,即刻率六百余骑兵反身又下了城头。

    “突击,杀光贼子!”

    就在庞德所部方才刚刚整顿完毕,刘延已然率亲卫军从长街远端冲杀而至了,这一见庞德兵少,刘延大喜过望之下,也自顾不得整顿兵马,咆哮着便率部径直杀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