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横扫河内(三)
    “传令下去:各部加快速度,务必在天黑前赶到怀县,有敢迁延不前者,皆杀无赦!”

    从山阳到怀县的八十里地皆平原,大道笔直畅通,一路无阻,兵行其上,自是便捷无比,奈何孙观所部大半是步军,哪怕都已是轻装急行了,速度上也自快不起来,这都已是申时正牌了,也就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孙观心急火燎之下,竟是就此下了道死命令。

    孙观可是盗贼出身,别看平日里总爱假斯文地玩甚礼贤下士的把戏,可骨子里却是个心狠手辣之辈,治军素来极苛,敢有违逆其者,皆难有个好下场,其手下众将士少有不怕其的,而今其既是下了死命令,众将士们又岂敢轻忽了去,奔跑向前的速度自是陡然便更快了三分,可随之而来的恶果么也就浮现了出来——体力消耗过大之下,原本整齐的行军队列不知不觉中便已散乱得不成样子。

    “呜,呜呜,呜呜……”

    申时六刻,天已近了黄昏,紧赶慢赶之下,孙观所部终于赶到了离怀县只有二十里之距的张家庄外,看着离家已是不远了的,可惜就是这么段不算太长的距离对于孙观所部的大多数将士来说,这辈子怕是再也没机会迈将过去了——就在孙观下令全军穿庄而过之际,一阵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庄中响了起来,旋即便见庄中突然涌出了大批的幽州军步卒,拦死了孙观所部的进庄道路,紧接着大道两旁的林子中也各有一拨幽州骑军杀出,左翼庞德、右翼张郃,各统三千精锐骑兵,有若两把铁钳般便向孙观所部夹击了过去。

    “撤,快撤,全军撤回山阳!”

    这一见己方已落入了幽州军的口袋阵中,孙观登时便急红了眼,根本不敢向前突进,嘶吼了一嗓子,一拧马首,便要往来路逃了去。

    “轰……”

    孙观的反应倒是很快,可惜这当口上,其所部早已乱作了一团,要想及时掉头,又哪有那么便当,这都还没等河内军完成转向呢,两路幽州骑军已然高速冲到了近前,只一个冲锋,便已将河内军拦腰冲成了数截,更要命的是从庄子里高速杀出的幽州步军也正自急速飞奔而来。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屠戮——河内军虽是泰山寇的老底子部队,单兵作战能力并不算差,可在战术能力上本就差了幽州军老大的一截,兵力上更是只及幽州军的一半,再算上体力消耗将尽之因素,措不及防之下,哪可能挡得住幽州军的三路围剿,从一开战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被幽州军杀得个尸横遍野,血流足可漂杵。

    逃,赶紧逃,到了这等要命的时刻,孙观哪还顾得上被困怀县的家眷,也无心去理会手下将士之死活,只顾着率三百亲卫骑兵拼命在乱军中疯狂地冲撞着,试图仗着骑军的速度突出重围。

    “庞德在此,蟊贼,哪里逃!”

    孙观倒是逃得很是果决,奈何先前赶路时,他可是身先士卒地处在了大军的最前方,而今要想掉头逃跑,显然没那么容易,这不,就在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率手下亲卫队冲破了乱军的阻碍,即将逃出生天之际,庞德已若旋风般率一千余骑从左前方高速冲了过来。

    “跟上,突出去!”

    这一见庞德率部冲来,孙观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但却并未转向避让,反倒是大吼着拍马舞刀便向庞德迎了过去。

    “看刀!”

    见得孙观不单不逃,反倒鼓勇而来,庞德的嘴角便立马便绽露出了丝狞笑,高速策马冲上前去,双臂一抡,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猛力劈杀了过去。

    “啊哈!”

    孙观身量不高,相较于普遍都是彪形大汉的青州人来说,明显偏瘦小,但却绝非弱小之辈,实际上,无论是追随陶谦攻伐黄巾军,又或是啸聚泰山为寇时,每逢战事,他都是打先锋的那一个,早习惯了与人单挑对冲,哪怕庞德刀法犀利无比,孙观也自不肯示弱半分,但听其一声怒吼之下,也自针锋相对地挥出了手中的大刀。

    “铛!”

    二将皆对自身的力量有着绝对的信心,都想着一刀便将对手彻底压垮,故而哪怕都已瞧清了对方的刀势,也自都不打算变招避让,两柄斩马大刀就这么毫无花俏地撞在了一起,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火花四溅中,二将的身体皆不由自主地向后一仰,各自座下的战马也因吃力过巨而骤然减速,所不同的是庞德身子晃了几下,便已稳住了身形,而孙观的后背却是重重地撞在了马背上,显见在力量的对比上,庞德明显要胜过一筹。

    “好贼子,再来!”

    尽管有些讶异于孙观那等瘦小的身躯居然能爆发出如此强的力量,然则庞德却并未因此而放缓了手脚,这才刚一稳住身形,便又是一刀劈杀了过去,刀势如虹般直取孙观的胸腹之间。

    “斩!”

    孙观的力量虽是稍逊了庞德一筹,可反应却是奇快,但见其腰腹用力一沉,刻意借力猛撞了下马背,趁势反弹而起,双臂一摆,也自劈出了手中的大刀,刀速之快甚至还在庞德之上。

    “铛!”

    庞德显然没料到孙观处于下风之际,居然还能借势攻杀,化不利为有利,眼瞅着孙观这一刀明显有着后发而先至之可能,庞德不由地便是一惊,哪敢原式不变地接着往前劈杀,仓促间一翻腕,强行将横劈之势化为了格挡之势,总算是险而又险地架住了孙观的攻杀,然则因着仓促变招之故,力量并未能使足,再度对碰之下,庞德当即便吃了个小亏,身子愣是被反震之力给震得歪斜不已,好在此时孙观也处在了前力已尽后力难继的窘境中,倒是没能再接再厉地给庞德补上一刀。

    “混蛋,给我死!”

    两招硬碰下来,居然被孙观给逼成了平手,这叫素来心高气傲的庞德如何能忍,心火一起,手下自是再不容情,手中一柄斩马大刀运转如飞,围着孙观便是一通子狂砍乱劈。

    庞德的刀法这么一施展开来,固是凶戾绝伦,可素来好勇斗狠的孙观也自同样不弱,哪怕武力值上较之庞德有着段不小的差距,可仗着一股血勇之狠劲,一时间也自不落下风,大呼酣斗之下,二十余招很快便过去了,饶是庞德咆哮连连,却也仅仅只能占得上风而已。

    “大哥快走,挡不住了!”

    孙观倒是能暂时挡住庞德的凶猛攻杀,可其手下三百余骑亲卫却明显不是千余幽州铁骑的对手,一番对搏下来,很快便被杀得个七零八落,眼瞅着事已不可为,孙观的亲卫队长亦即其堂弟孙逍登时便急了,不管不顾地策马冲上前去,一边出枪攻向庞德的左肋,一边声嘶力竭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唉!”

    被孙逍这么一打搅,孙观这才从嗜血状态里猛醒了过来,待得见手下将士非死即逃之下,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哪敢再战,爱听了一声,拨马便往斜刺里逃了开去。

    “狗贼,给我死!”

    庞德好不容易才将孙观压在了下风,本正寻思着慢慢磨死此獠,却不曾想因着孙逍的突然杀出,到了嘴边的鸭子居然就这么要飞走了,心火顿时暴起,咆哮如雷地连出三十余刀,密集的刀影有若狂风暴雨般向孙逍席卷而去,

    可怜孙逍虽也有点勇力,可在暴怒已极的庞德面前根本不够看,勉强接了十数刀下来,便已是手足酸软,待要避让,却又哪还来得及,当场便被庞德乱刀劈成了数截,只是到了此时,孙观却已是趁机混入了乱军之中,再也难觅踪影了,直气得庞德火冒三丈,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将怒火全都发泄在了那些溃兵们身上,手中一柄斩马大刀运转如飞,所过处,人马无不倒扑于地,直杀得曹军溃兵们死伤狼藉不已。

    “蟊贼,受死!”

    逃,赶紧逃,自知已无回天之力的情况下,孙观根本不敢回头张望上一眼,只顾着伏鞍拼命打马鼠窜不已,却不曾想正自惶惶间,张郃突然从斜刺里急冲而来,顺势一枪如虹般地便刺向了孙观的左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