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横扫河内(一)
    “平家平凡,见过大都督。”

    对于司马懿其人,张郃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闻知其派人前来求见,心弦当即便紧绷了起来,但并未拒见,随着轮值校尉应诺而去后,不旋踵便见一名青年文士施施然地从帐外行了进来,不亢不卑地冲着张郃便是一礼。

    “免了,来人,看座。”

    见得来者气度明显不凡,张郃倒也没敢小觑了去,虚抬了下手,很是和煦地让了座。

    “多谢大都督抬爱,平某受司马大人之托前来,有信一封在此,请大都督先行过目,容后再叙。”

    平凡恭谨地谢了一声,却并未就坐,而是一抖手,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了封信,双手捧着,向前便是一递。

    “司马大人可还有甚旁的交待么?”

    这一听司马懿有信来,张郃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微微一皱,可也没甚多的言语,一挥手,自有一名亲卫紧着抢上了前去,从平凡处接过了信函,转身呈递到了张郃面前,旋即便见张郃用裁纸刀挑开了信封上的火漆,从内里取出了张纸,抖手摊将开来,只一看,张郃的本就皱着的眉头顿时便更皱紧了几分,略一沉吟之后,这才不动声色地发问了一句道。

    “我家大人所言尽在信中,再无旁的交待。”

    平凡摇了摇头,不假思索地便给出了答案。

    “嗯,某知晓了,平先生可先去后营暂歇,若某有了决断,自会与先生接洽。”

    既已知司马懿用兵狡诈,张郃又岂敢轻信其信中所言诸事,再不曾有所决断前,自是不愿在平凡面前露了破绽,这便一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吩咐了一声,自有身旁随侍的亲卫紧着抢上了前去,将平凡护送去了后营安置。

    “儁乂,那司马小儿又打算玩甚把戏来着?”

    庞德就端坐在侧旁的几子后头,这一见张郃神情有些不对,赶忙从旁发问了一句道。

    “那厮居然声称要请降,还说愿追随某一道去取怀县,更言自有妙策能全歼孙观所部。”

    张郃与庞德关系素佳,自是不会对其有甚隐瞒,随口便将书信里的内容简明扼要地道了出来。

    “竟有此事?呵,怕不会是那厮在耍诈降之策罢?”

    在东恒一战吃了个小亏的情况下,庞德也自不敢小觑了司马懿,下意识地便以为司马懿这又是要耍甚阴谋诡计了的。

    “若其真按信中所约定行事,倒是不至于有诈,然,却也不能不防,不管他,我军依旧按着预定行程开拔便是了,其若是真降,那也就罢了,于其一场富贵也自无妨,可若是其中有诈么,嘿,那某便叫其来得回不得!”

    张郃细细地将书信里的内容回想了几遍之后,心中已是有了决断,那便是一切以我为主,以稳为妥,不吝作最坏之打算,不给司马懿有辗转腾挪之余地……

    十一月三十日,午时将至,飘零了一个晌午的小雪已然停了下来,云开日出,气温正是宜人之时,然则轵关城头的守军将士们却都没心思去享受这等冬日里难得的舒爽,全都紧张万分地远眺着大道远端的山弯处。

    “大人快看,幽州军来了。”

    午时刚过,一阵隆隆的马蹄声隐隐随风传来,很快,山弯处便已扬起了一股烟尘,大批的骑军在一面火红大旗的引领下,顺着大道驰骋而来,一见及此,自有一名眼尖的士兵紧张地高呼了一嗓子。

    “打开城门,全军集结,出城列队!”

    见得幽州军果然按约定的时间进抵了城下,司马懿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微微一松,暗自出了口大气之余,一扬手,声线高亢地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大作间,轵关城紧闭着的北门已轰然洞开,一队队守军将士鱼贯而出,径直到了离城一里开外处,方才停了下来。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达达尔古在东恒一战中受了重伤,只经短短的数日调养根本没法恢复过来,不得已,身为大军副帅的庞德只能亲自充任先锋大将,大老远见得守关的曹军果然依约开城出营,似乎并无不妥之处,可庞德却是没敢掉以轻心了去,早早便勒住了战马,一声令下之后,八千幽州步骑便已是紧着以中军为基准,飞速地向两翼拉开,摆出了个严密的防御阵型,不久后,张郃便已亲率主力赶至。

    “在下司马懿,不知张大都督可在,还请出来一叙可好?”

    司马懿所部虽早早就已列阵完毕,却并无甚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直到张郃所部列好了阵型之后,这才见司马懿单人独骑地行出了本阵,空着手便到了离幽州军大阵不远处,扬声便高呼了一嗓子。

    “张郃在此。”

    张郃显然很是谨慎,哪怕司马懿空手而来,张郃也自不曾掉以轻心了去,持枪在手,纵马便来到了离司马懿两丈开外处,这才勒住了战马,昂然地自报了家门。

    “大都督请稍候。”

    这一见张郃对自己的戒备心如此之强,司马懿不由地便苦笑了一下,可也没甚太多的反应,拱手致意了一句之后,便即拧转了马首,冲着本阵便是一扬手,旋即便见众曹军将士们以营为单位,陆续将手中的武器堆在了一处,空着手退到了远端。

    “跟我来,进城!”

    待得曹军将士缴械已毕,张郃这才扬手打了个手势,旋即便听庞德一声大吼之下,率部便径直往关城方向冲了过去,顺遂无比地拿下了早已空无一人的轵关城,而后紧着派出了信使,向张郃禀明了实情。

    “仲达果信人也,好,此番献关乃大功一桩,张某自当具本为尔请功,以主公之英明,断不会亏待了尔,此一条,某可为担保。”

    在确定了关城已尽在掌控之中后,张郃始终肃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很是兴奋地便嘉许了司马懿一番。

    “多谢大都督抬爱,末将感激不尽。”

    这一见张郃并未卸磨杀驴,司马懿心中悬着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紧着便作出了副感激涕零状地逊谢了一句道。

    “嗯,传令下去:全军进关!”

    张郃显然很是满意司马懿这等恭谦的态度,可也没再多言啰唣,扬手便下了道将令,率部就此向关城处迤逦而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