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趋炎附势(二)
    “曹公确是雄才,论文论武,或许都在那公孙明之上,可有一条却是致命之所在啊,呵,夕阳虽好,又怎比得朝阳蓬勃,文恒不会视而不见罢?”

    司马懿同样是世家子弟,自然不会不清楚平保为何会不顾事实刻意贬低公孙明之根由,然则他却并未点破,而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点出了曹操与公孙明之间最大的区别之所在。

    “话虽如此,然曹公根基稳固,膝下诸子皆贤,又有大义名分在握,纵使百年之后,也未见得那公孙小儿便能制霸天下罢。”

    平保性子较急且直,在看公孙明不顺眼的情况下,自是不愿见到公孙明得势,哪怕明知司马懿所言不无道理,可口中却是依旧不肯服膺。

    “呵,文恒兄这话就矫情了,一帮未经风雨之二世祖而已,纵有些小聪明,也难登大雅之堂,更遑论与绝世雄主争锋,罢了,不说这个了,曹公之胜败如何还是将来之事,目下你我二族皆已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再不早作图谋,怕是举族死无地也。”

    这一见平保兀自在那儿死鸭子嘴硬着,司马懿不禁为之摇头失笑,也没再隐瞒自己的心思,面色一肃间,便已道出了句惊悸之言。

    “嗯?仲达之意是……”

    听得司马懿此言蹊跷,平保不由地便是一愣。

    “河内是断然无法守住的,不说‘朝廷’那头指望不上,孙使君怕也将大祸临头了,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张郃所部一进抵关前,天井关的幽州军便会大举杀出,其兵马当不下三万之数,就孙使君手中那七千余老弱病残,怕是给幽州军塞牙缝都不够,其部一败,我河内诸军首尾便已难顾,短则数日,长不过半个来月,河内必难逃沦陷之祸,你平家与我司马家此番为守河内可是没少出人出力,待得兵败之后,且看那公孙明会否饶过你我两家?”

    司马懿阴冷地笑了笑,紧着又道出了一番令平保寒毛倒竖之言。

    “嘶……,若真如此,事急矣,此处不可再留,你我须得紧着赶回族中,先将老少都送过了河去。”

    平保与司马懿乃是总角之交,一向莫逆,对司马懿之能自是信得过,此际听得司马懿如此判断,竟是丝毫不疑,倒吸了口凉气之余,这就起了赶紧逃之夭夭之心思。

    “文恒兄莫急,听某一言,姑且不说你平家诸般人等会否信了某之所言,就算信,你平家在河内尤是平家,可一旦过了河,平家可就不再是平家了,此一条,文恒兄可曾考虑清楚了?”

    司马懿一压手,示意平保稍安勿躁,话锋一转间,又点出了个令平保黯然无语之事实。

    “这,唉……”

    平家能成为郡望,靠的是众多的良田以及大量的子弟在郡中任事,若是举族撤过了黄河,那就等若没了根基之飘萍,寄人篱下之苦倒是其次,平家就此衰败方才是个要命的大问题,而这,显然不是平家所能接受之结果,平保对此心知肚明之余,也自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的。

    “今,河内尽归公孙明乃是大势,断无人可以力挽狂澜,某不行,孙使君也不行,朝廷更是没半点指望可言,既如此,那又何必为他人殉葬了去,趁着你我手中还有兵权,反戈一击,便是大功一桩,以公孙明其人之智,又岂会薄待了我等,有此根基,再凭你我兄弟之才,何愁没有将来,至于族中么,那些不愿留者,暗中送过河去也就是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文恒兄切莫自误方好。”

    司马懿素有大志,曹操几番诏令其入许都为官,他都装病不去,就是在等着一个可以掌握兵权之机会,可惜的是兵权到手之际,河内郡也到了必亡之时,在十数万幽州大军面前,这么点兵权根本派不上甚用场,为争取更大的利益,他自是不介意将手中的兵权卖上个好价钱的,至于将来之真实打算么,他却是断然不会跟平保细说了去的。

    “此事倒是可行,某对此并无异议,只是关中尚有孙使君之亲信在,若是走漏了风声,那……”

    世家子弟效忠的对象就只是自己的家族,至于曹操以及所谓的朝廷大义,于世家子弟而论,全都是可有可无的玩意儿,谁能给世家带来最大的利益,世家便偏向谁,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平保自然也不例外,此际被司马懿连哄带骗之下,还真就起了易帜之心思。

    “嘿,蝇营狗苟之辈,何足挂齿,敢逆大势而动,诛之便是了,何须顾忌那么许多,倒是如何取信张郃方才是关键中的关键,文恒兄手下若有得用之人,就紧着先去联络上一番,若待得张郃所部到了关城之下,就算有功,那也要薄了许多,不值当喽。”

    司马懿虽年轻,可心却是极狠,既是决意要拿手中的兵权去换取晋身之阶,又岂会担忧手中沾不沾血的,他担心的仅仅只是卖的价钱不够高而已。

    “好,那就这么定了,某有一族弟就在身旁跟着听用,为人最是机警,且就着其前去联络,定可大有所得。”

    平保倒是没司马懿那么大的野心,可若是能多捞点晋身资本,他自是乐得多捞上一把,至于大义啥的,他根本就懒得去理会那么许多。

    “善,某此处有手书一封,文恒兄且就紧着派人送去张郃军中,迟恐生变。”

    司马懿早就已做好了两手准备,若是平保执意不肯跟着起事的话,那司马懿也自不会心慈手软,好在平保倒是识趣,司马懿自是乐得提携平保一把,很是爽利地便将与张郃联络的功劳送给了平保……

    “报,禀大都督,营外来了一人,自言是奉了轵关守将司马懿以及副将平保之命前来,说是有要事要面见大都督。”

    自东恒一战后,张郃行军速度始终保持恒定,每日里只前进四十里左右,扎硬寨,打呆仗,不徐不速地在径中向南挺进,每到一地,皆派出大量的斥候,清扫周边可能之隐患,饶是如此,兵行四日下来,离着轵关也已就只剩下一日之脚程了,为此,张郃可是刻意着令全军先好生休整一日,而后再兵进轵关,却不料在大军休整之际,一名轮值校尉却是给他带来了条意外之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