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各显其能(四)
    “报,禀大都督,前方路断,大量木石阻断道路,更有沟壑十数条横亘路中,达达尔古将军不敢擅动,请大都督明示行止。”

    十一月二十五日,巳时末牌,一路扎硬寨缓行军的张郃所部先锋终于进抵了离东恒城不足十三里之处,却因道路阻塞,不得不停止了前进,先锋大将达达尔古紧急派人将此消息禀报到了张郃处。

    “哦,竟有此事?唔……,着令前军多派哨探,翻过路障,重点侦稽前方道路两旁,并查清东恒城中之敌情。”

    这一听报马如此说法,张郃的眉头当即便是微微一皱,好生思忖了片刻之后,这才谨慎地下了道将令。

    “儁乂可是以为贼军有埋伏么?”

    听得张郃如此下令,庞德的眼神瞬间便是一凛,紧着便出言探问了一句道。

    “嗯,埋伏是肯定有的,只是目下尚难断言蹊跷之所在,姑且先探明了贼军之虚实再作计较也不为迟,传令下去:中军就地敌休整,前军保持戒备,以防贼军之偷袭,不急着打通道路,后军即刻加派哨探,往来路细查一番。”

    张郃自不以为司马懿着人断路仅仅只是为了迁延己方之脚程,个中别有埋伏乃是必然之事,只是眼下线索过少,张郃也自无法猜到司马懿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来着,只能是本着谨慎之原则,作出些稳妥之安排……

    “报,禀大都督,我军后路十里内未见敌踪。”

    “报,禀大都督,自路断处到东恒城下皆未见敌伏兵之存在。”

    “报,禀大都督,东恒城四门紧闭,城上旌旗招展,往来巡视之贼军不少,戒备森严,难以靠近。”

    ……

    幽州军乃是训练有素之师,在执行命令上自是不会打甚折扣,末时前后,派出去侦查敌情的众多哨探纷纷归来,一条条消息尽皆汇总到了张郃处。

    “嗯……,传令下去,着前军派出一半人手,扫清路障,哨探依旧不减,继续侦查周边之可能敌情。”

    没能发现敌军之埋伏看起来似乎是好事,可张郃本就皱着的眉头却是因此更皱紧了几分,于下令之际,自不免便更谨慎了许多。

    谨慎固然是能确保己方不会遭到伏击,可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不,在张郃的周密安排下,清除路障的工作虽是顺遂无比,可所花费的时间却是不少,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大军方才顺利地通过了路断处,而待得先锋大军赶到离城四里处,天已是近了黄昏了的。

    “大人快看,贼军来了!”

    幽州军先头部队方才刚从山弯处转将出来,一名站在司马懿身旁的亲卫便已是激动不已地嚷嚷了一嗓子。

    “嘿,来得好,传令下去:各部即刻按计划撤出东恒城!”

    司马懿循声望将过去,入眼便见一面火红大旗正自飘扬而来,嘴角边立马便荡漾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可也不敢稍有迁延,紧着便下了道将令,不多会,便见大批的曹军将士匆匆撤下了城头,沿着长街一路往南城方向奔了去……

    “报,禀大都督,我军刚进抵城下,贼军便即从南城门逃走了,达达尔古将军已派出小股游骑进城搜索,未见有伏兵,亦无百姓在其中。”

    幽州军早早就派出了大批的游哨在东恒城周边游曳着,虽无力阻拦曹军的撤退,可侦知曹军之动向还是不难,很快便有一名报马将相关消息禀报到了张郃处。

    “哦?传令下去,全军在城外暂歇,某这就进城一探究竟。”

    听闻东恒已是空城一座,张郃心底里的不安感不单不曾消减,反倒是更浓了几分,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决定亲自进城去勘验一番再作定夺。

    哨探没说错,城确实是空了,整个城池中浑然不见半点人烟,哪怕幽州军的先头部队将全城都搜了个遍,也没见到一个活人,有鉴于此,张郃也就没再多犹豫,着令全军入城休整,而此时,天已是完全黑了下来。

    “奶奶个熊的,那司马小儿究竟耍的甚把戏来着,又是挖沟又是阻路的,害得爷们跟着瞎担心个没完,回头逮住了此獠,不将其点了天灯,某便誓不为人!”

    庞德的脾气一向不是太好,这一路折腾将下来,早憋足了一肚子的火气,这才刚在县衙中安顿下来,怒气便再也按捺不住了,忍不住便咒骂开了。

    “等等,点天灯?”

    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庞德也就只是顺嘴骂了一嗓子罢了,可听在张郃的耳中,却显然别有一番计较。

    “嗯?儁乂,这又怎么了?”

    庞德显然已有些受够了张郃的一惊一乍,没好气地便埋汰了其一句道。

    “来人,去,查一查各处民房,看是否有大量易燃之物存在,另,着各部仔细搜索城中能藏人之所在!”

    张郃并未急着解释缘由,而是声线冷冽地便下了道将令,自有随侍在侧的亲卫们轰然应诺而去,不多会,城中便已是好一派的兵荒马乱。

    “报,禀大都督,我部抓到了一名暗藏城中之奸细。”

    不查不知道,这一查之下,问题果然便暴露了出来——城中四面民房中有数处堆满了浇了油的柴禾,更抓到了一名藏在民房地窖中的曹军暗桩。

    “带上来!”

    尽管已然猜到了司马懿的险恶用心,然则为确认一下猜测,张郃还是决定提审一下那名俘虏。

    “跪下!”

    张郃一声令下,自有两名孔武有力的士兵押解着一名身着便装的消瘦汉子从堂下行了上来,不等那汉子站稳脚跟,就见两名士兵齐齐断喝了一嗓子,各出一脚,重重地踢在了其腿弯上,当即便令那名汉子惨嚎着趴到在了地上。

    “尔是何人,为何暗藏城中,嗯?”

    张郃根本没理睬那名汉子的凄厉嚎叫,面无表情地便喝问了一句道。

    “将军饶命啊,小人高旗,乃是城中百姓,贼军大军杀来,小人害怕,这才躲在暗处的啊,小人断不是曹贼奸细,将军您可要为小人做主啊……”

    听得张郃见问,那名汉子立马便叫起了撞天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真就像是被吓坏了的百姓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