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强取天井关(一)
    “报,禀主公,许都急信,请主公过目。”

    邺城城南军营的中军大帐中,公孙明与庞统正自就兵进河内郡一事做着最后的准备,冷不丁听得一阵仓促的脚步声响起中,就见公孙冷已是疾步从外头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呵,曹老儿输红了眼,竟将郭奉孝都派将出来了。”

    听得是许都急报,公孙明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赶忙伸手接过了公孙冷递交过来的小铜管,飞快地扭开其上的暗扣,从内里取出了一小卷纸来,摊开一看,不由地便哂笑了一声。

    “曹老贼也算是果决之辈,压箱底的本钱都掏出来了,可惜啊,若是郭嘉能早到几日,指不定还真能给我军造成些麻烦,至于而今么,来可以,回就由不得其了。”

    庞统将公孙明递交过来的密信飞快地扫了几眼,满是不屑地便给出了个论断。

    “郭奉孝其人确有经天纬地之大才,可惜大势之下,又岂是其能力挽狂澜的,明彦(公孙冷的字),即刻去信孙轻,着其不惜一切代价,速下天井关,打乱贼军之布防体系,另,着儁乂即刻回撤河东,以主力兵逼轵关。”

    公孙明本来就打算在近日内对河内郡动手的,而今听闻郭嘉正自率部往白马急赶,自是不会有甚迟疑,毫不犹豫地便将攻击的发动时间往前稍提了提,不给郭嘉留下调整之余裕……

    羊肠坂,太行陉的最险要路段,长八里,蜿蜒曲折,又有羊肠八百盘之称,辖晋豫之要道咽喉,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坡南口有城曰:羊肠关(唐初重建,改称碗子城),始建于西汉初年,全城横跨坡道,东北至西南朝向,北而倚山,南临深谷,全城皆为石造,城墙均厚两丈上下,高四丈,城设东、西二拱券门,另有赵长城为依,是为天井关前的最后一道屏障。

    羊肠关虽险峻,然因地处偏僻之故,往昔守军却是不多,定制也就只有五百之数而已,值此风闻幽州军将大举南下之敏感时分,为确保天井关之万全,河内郡太守孙观特意加派了一曲士兵增强羊肠关之守御,实有兵力已达七百之数,关城前后两门日夜紧闭,交通断绝,纵使是夜间,值守兵力也自不在少数,防的便是幽州军的夜袭之可能,当然了,严防的也就只是关城本身而已,至于关外的坡道乃至道旁的山林么,以守关之兵力却是万难有顾及之可能的。

    丑时末牌,夜已是极深了,天地间一派漆黑,唯有羊肠关上却依旧是灯火通明,大量的火把在呼啸的北风中明灭不定地燃着,为数不少的轮值士兵也依旧在岗位上坚守着,倦意虽是不小,可众士兵们依旧强打着精神,睁大着双眼,凝望着关城外的黑暗处,这等尽忠职守的态度无疑很是可嘉,只可惜众哨兵们关注的重点仅仅只在关城的正面,却是无人察觉到城北所依的山崖上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队黑衣蒙面人的身影。

    城北山崖虽谈不上是飞鸟难渡之险峻,可那高达六十余丈的陡峭山壁有若刀劈斧削一般,根本无路可通,绝对可堪称为天险,可就是这么座天险之地,那一队黑衣蒙面人却硬是靠着过人的身手,强登上了崖顶,随着一条条长绳从崖顶上垂下,一名名黑衣蒙面人有若神兵天降般顺绳而下,几无声息地便落在了城墙之上,这百余人的夜袭小队正是孙轻手下的斥候部队,皆是从原“黑山贼”中精选出来的强手,个个皆有着飞檐走壁之能,攀山越岭如走平地一般轻松。

    “敌袭、敌袭……”

    北城处乃是羊肠关的防御死角,加之天正黑,北风狂啸不已,城上的哨兵们竟是无一人察觉到幽州军夜袭小队的降临,直到夜袭小队发起了狂猛的攻击之后,东面城墙上的哨兵们这才猛醒了过来,刹那间,狂呼声与告急的号角声顿时便暴响成了一片,可惜已然来不及了,措不及防之下,城头上轮值的近百名曹军将士很快便被幽州军夜袭小队杀得个人头滚滚落地。

    “快,出击,拿下关城!”

    城头的骚动方才刚起,早已率部借着夜幕之掩护潜行到了离城墙不足三百步之距的孙轻便已是厉声狂吼了一嗓子,亲率突击队发足便往城墙处狂奔了过去。

    “嘭、嘭、嘭……”

    幽州军乃是有备而来的,早就做好了夜袭小队被敌提前察觉之准备,这一冲到了城下,当即便有八架云梯同时扬起,重重地靠上了城墙,大批的幽州军突击队将士飞速地顺着云梯往上攀爬。

    “咯吱吱……”

    骤然被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曹军将士毫无组织性可言,大部分将士别说着甲了,便是连兵刃都没能摸到一把,又哪能抵挡得住幽州军的狂野攻击,战事这才刚开打不到半炷香的时间,紧闭着的东城门便已被幽州军士兵们齐心协力地从内里推了开来。

    “进城,不降者,杀无赦!”

    这一见城门已然洞开,就站在城下指挥作战的孙轻登时便来了精神,一声大吼之下,挥刀便一马当先地率部顺着城门洞冲进了城中。

    “降了,我等降了!”

    “饶命啊,我等投降,投降了!”

    “别杀我,某降了,降了啊!”

    ……

    可怜守关的曹军将士本就只是战斗力一般的守备部队而已,先前便已被幽州军的先头部队杀得个狼奔豕突不已了,又哪经得起幽州军的大举杀来,很快,投降之声便已此起彼伏地响成了一片,从开战到全城沦陷,拢共也就只过去了一刻半钟而已。

    “留一曲人打扫战场,其余各部即刻穿城而过,尽速赶到天井关前!”

    夜袭之战虽是胜得个轻松无比,然则孙轻却并无太多的喜色,概因他很清楚最艰难的时刻尚未到来,目下显然不是庆功之时,在匆匆下了道将令之后,紧着便率全军以急行军之姿向二十里开外的天井关赶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