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复仇之战(四)
    这两个多月来,为了一雪前耻,幽州水师上上下可是全都憋足了劲,玩命地操练,等的便是今日这等与曹军水师正面一战之机会,而今,终于到了可以好生发泄上一把之际,幽州水师将士们又怎会有甚客气可言,先导的第一、二两支分舰队顺水直下,一到了可以开火的距离上,立马便是一通子密集如蝗般的燃烧弹砸了过去,当即便炸得曹军水师好一派的大乱。

    开火,接着开火,幽州水师除了留在大营作为疑兵的第九分舰队之外,余下八支分舰队有若走马灯一般地围着曹军水师便是一通子狂轰乱炸,可怜曹军水师官兵尽管拼着老命地开火反击,打得个英勇顽强,却愣是没能给幽州水师的战舰造成丝毫的威胁,此无他,曹军水师战舰上装备的投石机射程不足,就算打得再狂猛,也奈何不了始终在射程之外游曳的幽州军水师舰队。

    按理来说,曹军不应该打得如此之被动,要知道曹军可是靠着幽州内应的活动,生生将幽州军的配重式投石机以及酒精之提纯方法全都搞到了手,更是凭此又搞出了火油柜这等水师近战之利器,哪怕水师官兵的训练水平以及能力上较之幽州军有些差距,可也不该打成目下这般状况才对,个中道理说穿了也简单,一是于禁的保守布阵有问题,可更关键的其实在于曹军的造船技术不过硬,造不出幽州水师那等大型楼船,战舰体量过小之下,根本没法安装大型配重式投石机,只能缩小型号来勉强应对,如此一来,射程不足的问题在这等两军直接对垒之际,自然也就暴露无疑了的。

    于禁之所以下令全舰队列圆阵,本是想着凭借圆阵的坚固防御,将此战拖到天黑,以便己方借夜幕之掩护逃回明津古渡,却不曾想幽州水师根本不曾发起强攻,只在外围可着劲地用燃烧弹招呼,直打得外围的曹军水师战舰大量起火,损失已然惨重得于禁肉疼不已。

    此时此刻,摆在于禁面前的路有三条,一是不管不顾地全军向下游逃窜,能逃出多少算多少,可鉴于幽州水师在船速上的优势,真就这么逃将下去,只怕还没等到天黑,曹军这大小四百余艘战舰也差不多就该损失殆尽了的,这一条路显然行不通,其二便是弃船保人,全军就此靠岸,丢下战船不管,只要保住了手下这批有经验的水师将士,将来自有翻盘之机会,至于其三么,那便是拼死一击,以求打乱幽州军的阵列,从而形成混战之格局,如此一来,曹军便有着发挥火油柜这等近战利器之机会,指不定还真就有着反败为胜之可能。

    “传令下去,着所有艨艟、赤马舟全力向河心处突击,务必冲乱敌阵列,其余各楼船分散成四路,紧随艨艟战舰之后,对敌发起强袭!”

    于禁并未迟疑太久,最终还是决定冒死一搏,道理很简单,第二条路虽是能保住水师再度崛起之元气,可如此一来,河内郡就再无可能得到水师之援助,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幽州十数万大军的围剿,这么个责任,于禁自觉背不起,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是咬紧牙关,冷声便下达了反击之将令。

    “报,禀都督,贼军艨艟等小船冲出来了!”

    曹军水师这才刚一变阵,幽州水师旗舰上,一名站在高大桅杆上的瞭望哨立马看得个正着,自是不敢稍有迁延,扯着嗓子便高呼了起来。

    “想玩命?嘿,来得好,传令下去:第一、二、三、四分舰队所属之艨艟、赤马舟冲上去拦截敌小船,各楼船注意保持距离,不给敌快速拉近之机会;着令第五、六两支分舰队即刻走切线,准备袭敌后路,第七、八两支分舰队降半帆,随中军旗舰行动,随时准备策应各方。”

    这一听曹军的小船纷纷杀出了圆阵,何崇第一时间便判断出了于禁的算计,不屑地冷笑之余,紧着便连下了数道针对性十足的命令,旋即便见高大桅杆上的传令兵飞速地摇动着手中的两面小旗子,将调整之命令下达到了各分舰队提督手中,很快,幽州水师舰队也开始了变向调整。

    曹军水师的众多艨艟战舰与赤马舟都冲得个极其之果敢,可惜幽州水师早已做好了准备,劈头盖脸便是一通子燃烧弹砸了过去,当即便炸得曹军水师的冲锋队形好一阵的大乱,没等曹军水师作出相应之调整,幽州军的艨艟舰队已是高速冲到了近前,有若刀切牛油般,只一下便将曹军水师的冲锋阵型劈成了两半,紧随在后的众多幽州水师赤马舟更是趁机蜂拥而上,在局部上瞬间便形成了以多打少之势,直杀得曹军将士有若下饺子般直往河水里掉。

    “各楼船全速冲刺,杀进战圈!”

    幽州军正面的二十四艘楼船在照顾了曹军艨艟舰队一把之后,很快便又将火力倾泻到了曹军后续的楼船战舰身上,只炸得移动缓慢的曹军楼船狼狈不堪,只一轮攻击而已,便有六艘曹军楼船上燃起了火头,纵使如此,于禁也自没打算退避,一声令下,指挥手下多达百余艘的楼船分成了四路,不管不顾地往战圈里突,试图借着两军混杂的局面,迫使幽州水师的楼船停止攻击。

    “哈哈……,抓住贼军尾巴了,儿郎们,加把劲,给老子将贼子的屁股轰烂了!”

    就在曹军楼船上的水手们拼命地划桨,试图加速冲进乱作一团的战场之际,幽州水师第五分舰队提督倪虎已然率部走切线赶到了曹军舰队的后方,这一见分成四路的曹军楼船浑然无备,倪虎登时便乐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当然了,笑归笑,于下令之际,他却是断然不会有甚含糊的。

    “嘭、嘭、嘭……”

    随着倪虎一声令下,幽州水师第五、六两支分舰队的十二艘楼船几乎同时开始了攻击,但听机簧声暴响不已间,大批的燃烧弹呼啸着划破长空,重重地砸进了曹军舰队的尾端,当即便炸得曹军楼船舰队好一派的大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